(十)魅力无边
谈笑有鸿儒,往来有白丁。可以登上北大讲坛指点江山,谈经论道,也可以蹲在马路边观赏关公战秦琼、插科打诨与民同乐,可雅室品茗,亦能大碗酒肉。
http://gjrwls.oss-cn-beijing.aliyuncs.com/cmsFiles/2021/4/24/20210424085218-f80ae8f1-ad6e-4b50-a04b-13a02bd7f7fa.png

(十)魅力无边

国家人文历史    2021-05-04

秦俊长篇历史小说《汉武大帝》

看到这个小标题,秦俊说有点夸张,土里土气的,何来魅力?旁边的记者说:“魅力不是帅哥的专属,内在的魅力更持久!”

成功路上,秦俊得到很多的关注。乡亲的厚爱、恩师的教诲、领导的关怀、家人的付出、朋友的帮助等等,这一切成就了今日的秦俊。这么多人不求回报的帮他,也是他的魅力使然。

想到一路走来,秦俊就心存太多的感激,常怀感恩之心。

吃水不忘挖井人,成名不忘众乡亲,点滴之情涌泉相报。他常念叨使他离开农村的老支书老会计。回老家时,听到乡亲们闲谈时说,道路坑洼不平,特别是一下雨更无法通行,农作物不能及时运出,许多烂在地里。秦俊就上下奔波筹资35万元,修一条从村子到镇上的两公里的柏油路。老家谁有事找来,热情招待,尽力帮忙。乡下来亲戚了,说村里人没看过南阳的戏,很想看。秦俊就联系南阳市说唱团,请他们送戏下乡,一天两场,连演三天,所有费用秦俊自掏腰包。为了支持家乡白牛镇的教育文化建设,他三次出资共计3万元。为了扩大白牛镇学子的视野,他让镇教办室选了十几位优秀学生,并包车把他们接到南阳,参观南阳的名胜古迹。邓州修复花洲书院,他出资6000元。这样的事不胜枚举。

要问他为家乡具体做过多少好事,秦俊记不起来,但乡亲们记得他的好,为表达对他的感谢,乡亲们花了18000元,买了一块大石头,要在镇上给他立块碑,他听说后,找到镇党委书记说:“我只是做了一些应该做的事,论年纪资历声望都不能立。”坚决不让立。

我问他:那块石头后来呢?

秦俊挺遗憾地说:“给卖石头的退回去了,这个石头。若是放到现在能值20万。”

我也感觉可惜,开玩笑道:当初要是立了多好!最起码给乡里又攒笔钱,又做件好事!

他急了:“真把碑立了,会被人捣脊梁骨的!”

是的,他怕被人捣脊梁骨,他就直不起腰了!

始建于宋代的邓州花洲书院

一日为师,终身铭记

“感谢我的引路人毛先生!”河南大学恩师毛建予老教授的教诲更使他永生难忘。最初切入对宛西地方自治课题的研究,就是在毛老师的指导下,秦俊对地方史产生了兴趣,找准了方向,定下来目标,矢志不渝地投入到南阳地方志的研究。

毛老师语重心长地说:“有的国家把我国的地方志资料收藏到县志,咱国家这方面还很欠缺,知名大学图书馆也少有收藏。宛西自治当时在世界上都有影响。”

新西兰共产党员、教育家、作家、中国十大国际友人之一的路易艾黎(Rewi Alley),研究宛西自治,亲自到南阳了解情况,陪同的领导认为别廷芳杀了很多人,是反动的。路易艾黎说:别廷芳抗日,是民族英雄;他是杀了人,但也为百姓做了很多好事。他说新西兰有很多像别廷芳一样的土皇帝,没为百姓做过一件好事,他就是想通过介绍宛西自治,以此诱导新西兰的土皇帝们学学。结果双方发生争执,不欢而散。

后来秦俊的好朋友、美国芝加哥大学终身教授艾恺,也来南阳了解研究宛西自治,遭遇和艾黎差不多。

毛老师叹息:“南阳的人和事,南阳人不研究,河南人不研究,中国人不研究,却让外国人来研究,这是我们耻辱。我从那个时代过来,那一段历史很值得研究,古人讲以史为鉴,宛西自治应该好好研究,深入挖掘。现在我没精力了,希望你能把这件事做下去,会很难。努力做好了,为南阳争光,为咱河南争光,为咱中国争光。”

假期骑着自行车考察,就是秦俊谨记老师的教诲所为。遇到困难时,他知道,不能辜负了老师的信任和重托,感恩化作了动力,最终也成就了自己的事业!他成了研究宛西自治方面的专家。

粉丝们成立的《秦俊研究》发布会

一次友好相聚,和台胞结为知音好友。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台湾著名学者,台湾《中原文献》、《南阳文献》主编丁华永,以文化学者的身份回南阳寻亲。他的心中,大陆吃得差得很,特别是南阳一带一天到晚吃红薯,把胃都吃坏了。他夫人是安徽人,他怕回到大陆夫人受不了,回来时就带些盐、方便面等生活必须品。

回到南阳来后,和他的中学同学、时任南阳行署办机关党委副书记的曹嘉信联系上。临走的那天中午,曹嘉信给秦俊打电话说: “台湾丁华永先生也是搞历史的,你来陪陪客,和他谈谈。”秦俊放下电话立马到南都宾馆和客人共进午餐。两人一见如故,相见恨晚、谈中原文化,谈南阳文化,忘了时间,结果误了火车,他们赶快用小车把客人送到南召,追上这趟火车。多亏不是高铁!

客人走时感叹道:”没想到共产党还有做学问的人。”

这一趟大陆行,使他改变了很多对大陆的误解和偏见。

之后两人也成了好朋友。丁华永回去后写了两篇报道秦俊的文章发表在他主编的两个刊物上。他后来有不少爱国之举,受到国家领导人的接见。二十多年来两人交往不断,他每次回南阳都要来看秦俊。

台湾大诗人痖弦1932年生于南阳,17岁去了台湾。九年前,台湾方面来南阳拍他的专题片。秦俊和他不认识,只因为周同宾的一个电话,秦俊便鞍前马后不辞辛劳,五六天时间里,从拍片场地到车辆安排,从南阳市区到几个县城,他各方面全力协调,整个过程周到顺利,达到了对方预想不到的效果。八十多岁的痖弦非常满意,也非常感动,拉着秦俊的手连说:“你真是一个少见的好人!”

友谊之手伸越了海峡,使台胞深切地感受到两岸一家亲。你说这魅力有多大!

秦俊和台湾诗人痖弦在一起

勿以善小而不为!

南阳副食品公司有一位老红军,三十年代参加革命,是宛西地下党,后来挨过整。秦俊第一次采访他,吃了闭门羹。再来,人家说,叫组织上开个介绍信。秦俊不气馁,多次找他,感动了他,采访结束,两人也成了忘年之交。为他孩子工作的事情,秦俊找到了地委书记宋国臣,宋国臣说:“不能亏了老革命”,不但办成了此事,还是一个国有企业的全民工。

“有困难找俊哥。”俊哥在圈里是及时雨,关键是他这个圈很大。一次秦俊从办公室送我们出来,看到保洁大姐做手势找他。原来是他为保洁大姐的孩子联系学校,开学了,人家给他回个话,让他放心,并送上几句感谢的话!

在北大讲学时,又与一位博士生、北大河南校友会会长结为忘年交。博士毕业了,被省直一机关作为人才引进。是否去应聘,小伙子征求秦俊意见。秦俊指着手机说:“这个小伙子,刚刚还发来信息,说下周要携新婚妻子到南阳看我。”几天后通电话时特意提到,小伙子前天到南阳来看他了,对这位博士赞不绝口。

端午时节我随访古寻踪团队去淅川,考察战国时秦楚古战场及屈原名篇《离骚》的创作地,大家在车上对这个议题各述己见,观点相左,车上一淅川小伙说: “我们家俊哥要是来了很多问题就能弄明白了!”那神态、那语气,骄傲得如一只高歌的雄鸡。后面说的啥没听清楚,也没顾得上问这位淅川土著和他邓州的俊哥到底什么关系,反正“俊哥”在圈内是官称!

他不端官架子,常把自己混同于一般老百姓。一次电视台采访他,正录像他要人家把机器关了,先拍一会儿话再录。下班路上,看到人家下棋,他也伸着脖子想支一招!也不分是象棋还是几粒石子战方。有人认出了处级干部蹲在路边玩石子,就给他拍了张写真。     

街头即景

好客的秦俊还有不少忘形交,车笠交,贫贱交。总之,来的都是客,有朋友来,不亦悦乎!

一朋友看到前面的几集开玩笑说:“是不是叫秦俊把你迷住了,看你把秦俊夸哩!”

我笑道:“他迷住了几百万粉丝呢!你要有九百多万字的作品,我也成你的粉丝,也夸夸你!”:

几年前粉丝们为秦俊的前16部长篇小说,取首字组成诗句“楚风汉浪乱花奇,大秦混越伤春光。” 如今,秦俊出版的长篇小说已达23部,期待粉丝们将这句诗改一改。

高山流水呀!秦俊听到后泪眼婆娑。真是多情应笑我!

如今的秦俊已经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形成秦俊现象,秦俊热。粉丝们先后组成“秦俊研究”、 “秦俊文学研究会”、“作家秦俊粉丝群”、“十八子仰望青云群(青云是秦俊的笔名)”,特别是“秦军文学研究”,人员已达430多人,某大学想建一个秦俊文学研究会,秦俊不同意。

是呀,秦俊的好人缘连二月河老师都羡慕。

一次记者采访二月河,他为了推秦俊,说:“你们也采访采访秦俊,秦俊比我强。”记者惊讶地睁大眼睛反问:“秦俊还比你强?”他郑重的点了点头。记者追问:“他哪点比你强?”二月河说:“我三不如秦俊。”记者又问:“哪三不如?”他说:“第一我没他官大。第二,我的孩子没他的孩子有福气,他的孩子才七八岁摸奖,一抓就抓个一二十万元的汽车。我的稿费千字十五块,得我写几部书。第三,他的粉丝多。”记者不解道:“他还比你粉丝多?”二月河又郑重点点头。记者摇摇头说:“我不相信。”二月河怪笑道:“我是说的女粉丝,他天天坐在花丛中,所以他身体好、心情好、出东西快。”

“帝王”开起玩笑也弥漫着了人间烟火。

谈笑有鸿儒,往来有白丁。可以登上北大讲坛指点江山,谈经论道,也可以蹲在马路边观赏关公战秦琼、插科打诨与民同乐,可雅室品茗,亦能大碗酒肉。其貌不扬的秦俊,性格开朗,乐观向上,与人为善,仗义行侠,博古通今,使自己极具亲和力,他以独特的人格魅力,在朋友圈中获得信任,获得友谊,朋友遍天下,海内存知己!

秦俊和二月河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