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侠肝义胆
他有武侠小说中侠士的人物风骨,侠肝义胆,乐善好施,极富同情心和爱心,路见不平敢于出手!
http://gjrwls.oss-cn-beijing.aliyuncs.com/cmsFiles/2021/4/24/20210424083245-1c9bd1dc-d81c-4300-953e-fc26f5f1cfff.png

(八)侠肝义胆

国家人文历史    2021-05-04

 

秦俊小说《奇侠樊钟秀》

秦俊没有“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的侠客形象。形不似,但神可以似。他有武侠小说中侠士的人物风骨,侠肝义胆,乐善好施,极富同情心和爱心,路见不平敢于出手!

前些年南阳师范学院组织家庭困难的学生春节留校勤工俭学,连续多年大年三十他都把这些孩子请出来吃年夜饭,并赠送礼物,让这些外地学生感受到家的温暖。

一次他在公交车上看到一位年轻人先给抱小孩的妇女让座,后又给老人让座,就主动和年轻人攀谈,当知道她正找工作后,就热情帮助她联系到满意的工作。后来这位年轻人还是在电视上看到秦俊,才知道帮自己的人是谁。

把儿子中奖的12·5万元奖金捐出来,成立基金会,资助贫困学生,其实他当时并不很富裕。

他热心公益,资助几个孩子,做代理妈妈。

他还向南阳师范学院和一些中小学校捐赠图书。

勿以善小而不为。赠人玫瑰,手留余香!

他性情耿直,畅述胸臆!

由于秦俊连续出版了几部小说,文学上也小有名气。1989年5月,市里任命他担任南阳地区(市)文联副主席,秦俊是到什么山上唱什么歌,且歌声震林樾,让你听后三月不知肉味!

1989年上级召开会议,贯彻中央精神,会议主题是各级文艺工作者要与党中央保持一致,加强党对文艺工作的领导。会议由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刘清惠主持。到了与会代表发言环节,有人发表异议,认为党在文艺方面管得太宽,会影响文艺界的繁荣。不少人也随声附和,眼看会议导向要发生偏移。

秦俊发言了:“毛主席说,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既然党领导一切,当然也包括文艺工作。作家们是一个特殊群体,更不能脱离党的领导。”说到这里,下面有人开始窃窃私语,认为他是在奉承领导,拍马屁。

谁知秦俊话锋一转:“党领导文艺工作,要突出个“善”字。南阳地委在这方面做得非常好。为什么南阳出了作家群,没有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想,没有精神污染,就因为南阳有个好地委,善于领导。大家目光一下子聚焦在他身上,等待他介绍南阳地委怎样个“善”法。

“第一,在政治上,每逢历史转折时期,或有重大政策出台,地委就把作家们集合起来,讲精神,通通风,避免政治上犯错误。那年,作家乔典运到我办公室沮丧地说:这次风声厉害得很,和反右派时一样,我写的那些作品,恐怕难过关,万一我有事,孩子和你嫂子就托付给你了。乔典运是南阳作家群的旗帜, 他从那个年代过来,吃过苦,一有风吹草动,就忐忑不安,这已到托孤的地步了。此时作家群里人心惶惶。在这关键时期,当年评选南阳地区政治思想先进工作者时,地委书记特地点名叫评选乔典运。这个先进典型给大家吃了颗定心丸。

“第二,生活上,关心作家,与作家交朋友,为作家排忧解难。一领导两口子把配给自己的、当时市场买不到的一套液化气灶具抬到二月河家,说让大师写作熬夜时,下碗面条当宵夜,方便,节省时间。

“第三,业务上关心栽培。为了培养作家,多出精品,地委让作家到基层挂职,或担任正副乡长,或担任正副厂长,深入一线,接近老百姓,写出接地气的好作品,避免作家言之无物,闭门造车。

“第四:南阳地区文联牵头,组织南阳地区文联、南阳市文联、南阳县文联三家成立一个作家茶座,定期聚会,轮流坐庄,一个季度一次,每次有主题。在这里,大家相互鼓励,谁有什么创作思路,说出来,大家帮助参谋,看写出来中不中,交流经验,提供参考意见,看写出的作品,适合哪家杂志,哪家给的稿费高都互通情报,大家相互鼓劲,以老带新,共同成长。

“有地委保驾护航,有二月河、乔典运、周同宾三竿旗帜,南阳作家群就蔚为壮观,且不会走错路!”

有理有据,人们点头称是。

数年后,在全省文艺界座谈会上,秦俊畅述胸臆,直言不讳,言无不尽,他又夸南阳,夸着夸着,居然让省委在关心人才善于领导文艺方面向南阳学习。

这秦俊要是生活在前朝古代,保不准就是一位朝堂上冒死进谏,以头戗地的铮臣,说不定刀笔之下青简之上还能留一笔呢!

谁知他话锋又一转: “本来那天是让作家研讨,谁会想到省领导也悄无声息地坐在那里,当时我也不认识人家,要是知道,估计也不会说那么多二百五的话。”

真是自己拔了自己的气门芯!

“不过咱有市里撑腰,我也不怕。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况且咱本来就是光脚来的。”这话听起来大有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之气概!

不过他还真不怕得罪上级领导,丢了这个小官。有一年,上级想派他到县里任职,他不去,说自己喜欢的是写作,去了恐怕是官当不好,作品也写不好。既对不起当地百姓,也对不起读者,还是让会当官的人去吧,人家去能给老百姓干好事。我也能给读者写好作品,两全其美。有人说他傻,他给人算一笔账:我把书写好了能传多少年?那可是千秋大业,再说,当官六十得退休,你说作家啥时候退休?

作家这账头算得还怪精能。看来他的偶像是司马迁,想谱一曲千古之绝唱,写一篇无韵之《离骚》。但人家司马光、苏轼不是做官作家双丰收?

再说他这番慷慨陈辞真起到了作用。人家上级领导虚怀若谷,把他的话整理汇报中宣部,中宣部让河南省在郑州以中宣部的名义召开南阳作家群现象研讨会,总结经验并推广,还组团到南阳考察学习呢!

南阳作家群影响更大了。

后来南阳市委书记李清彪听说这件事后,在一次南阳文艺界茶话会上说:“秦俊同志是伟大的文联主席。”

那年他被评为市优秀党员,南阳教育电视台对他做了长达18分钟的专访播出。

此后,南阳作家群更加团结。整个作家群阵容整齐、人数众多,新人辈出。已经走出南阳的全国知名作家有乔典运、周同宾、张一弓、周大新,田中禾、柳建伟、李天岑、赵大河、马新朝、张鲜明、寒川子、梁鸿、孔祥敬、廖华歌、行者、殷德杰、马本德、刁仁庆等等,南阳本土笔耕不辍的作家群体更是蔚为壮观,作品独特,题材广泛,形式多样,在中国当代文坛筑起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被誉为"中国当代最著名的地市级作家群"。它不仅是文学豫军的最主要力量,而且在中国文坛也产生了巨大影响。

南阳作家群大聚会

再看下面文弱书生侠客行!

前面说到淅川县为电视剧《别廷芳传奇》资助了2万元,通知秦俊去领。那时的2万元可不是小数目,在南阳能买套小房子。秦俊正好在西峡,距淅川仅二十多公里,便携妻将子去一起取回来。一家人怀揣巨款,小心翼翼地坐上返回南阳的大客车。

当车行驶到距南阳仅十几公里的王村时,上来两个年轻歹徒。一人脚踏引擎盖,拿出刀子对着司机,威逼司机继续开车。一人用刀逐个逼乘客,让乘客自己往外掏钱。坐在前两排的人不仅都乖乖地把兜里的钱掏出来,竟然还有人主动把衣兜都翻开让歹徒看。

一个一米八多的大个子上车就坐到售票员的位置上,售票员几次叫他起来,他傲慢地仰着头说:我就是不起,你能把我咋了?看着他虎背熊腰的样子,售票员默默地坐到后面。歹徒一上车此人首当其冲,面对歹徒的刀子,此人急忙掏出工作证双手递过去,歹徒看那人工作证时,坐在后面的秦俊也伸着脖子看了一眼,工作单位写的是某县司法局的某某某,歹徒见他是司法干部,很给面子,不让他掏钱了。

秦俊还记得这位干部的名字,但又特意交代别把人家名字写出来,难看!

在歹徒抢第二排乘客时,坐在第三排的秦俊把头扭到后面,面对乘客,做手势示意大家起来反抗。可车上的人似乎都睡着了,没一人回应。歹徒见秦俊在做小动作,用刀指着他。面对明晃晃的刀子,秦俊对高他半头的歹徒说:“小伙子,你知道不知道这是犯法?”一边说一边站起来走到过道上,挡住歹徒往后面的路,和歹徒讲理。歹徒见这个身材单薄的小个子竟敢和他作对,恼羞成怒,用刀朝他胸膛上点了几下,大喝道:“你找死,快掏钱!”

这才真叫秀才遇见兵,还不如兵呢!

一旁的嫂夫人急忙说:“他是作家,没钱。”那歹徒竟然问他写的什么书,嫂夫人说写的别廷芳。歹徒居然说这书我看过,好看。接着把刀移开说:”不让你掏钱,你闪开路。“

此歹徒也是瞎看了这部小说。他这行为若是让别廷芳看到,保准二话没有直接枪毙。他都没看那时代内乡县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大好局面是咋来的。

 秦俊站在过道上不动,挡住歹徒往后面抢劫,继续劝说歹徒。威逼司机的那个歹徒见状蹿过来,把刀抵住秦俊前胸,大声喝道:”闪开,再不闪开,就捅你。”秦俊依然不动。

且说在这关键时刻,更出人意料的一幕发生了。司机看控制他的歹徒到后面了,突然打开车门跳车了,售票员见状拉开车窗也跳车了,因司机慌乱逃跑时没刹住车,车在继续往前行。一车人这一下全惊了,歹徒也害怕了,撞开车门下车跑了。

车还在继续“前行”。

危急时刻,坐在车引擎盖上的那个小伙试着刹车,情急之中手都弄出了血,终于在距离王村桥十几米的地方把车停了下来,再晚一会车就窜河里了。直到约二十分钟后,司机和售票员才追了上来。

当车子开到南阳车站时,秦俊叫司机报案,司机不想报,秦俊就自己去报。车上有几个旧麻袋鼓鼓的不知装的什么东西。临下车时,他再次交代车上的乘客不要走,做个见证。有的乘客不愿意,说:我们都急着有事,你自己去吧。秦俊既想报案,又怕乘客们溜走,情急之下,把麻袋拉过来堵住车门,又交代嫂夫人拦住乘客不要走。可他哪知道,嫂夫人管得住大作家,管不住一车乘客,任嫂夫人怎么劝说甚至央求,也没一个人听她的 ,眼睁睁地看着乘客们趁秦俊报案之机,各自拿起行李走了。秦俊带着警察回来看到一个人也没有了,气得破口大骂。此时的秦俊简直是气急败坏、斯文扫地,哪顾及到读书人的脸面和领导干部的身份!

光天化日之下,歹徒竟如此猖獗,若都明哲保身,听之任之,真是国将不国了!是可忍孰不可忍?秦俊立马去找政法委的领导反映此事。

三天后,有民警打电话说要找他了解这个案子,秦俊约上南阳地区作协秘书长孙有才一块到车站旅社见民警。两个民警醉醺醺地拿出三本有案底人的照片让他辨认,秦俊看后说:“不是这些人。”一位民警竟然斥责他:“你这人啥记性,人都认不清,还报什么案?”

这真是气上加气,秦俊这下非要死磕到底不可,要求公安方面查当班的司机和售票员。这性质太恶劣太可怕,司乘人员不仅不制止歹徒,关键时自顾逃命,车都不刹好,置一车人性命于不顾,这是极大的犯罪。

秦俊又去找当时的南阳地委书记反映情况。正好碰到政法委的领导,这位领导说:“兄弟,咋恁不高兴?”秦俊讲了情况,领导说:“你可别去找书记,最近不少人向他反映车匪路霸猖狂,书记正为这事生气,我们也正在制定治理方案, 你去是火上浇油,要处理人的。再说了这个事你也有责任。”秦俊问我有啥责任,领导说:“你咋不擒住歹徒哩!“

这句话把秦俊气得七窍冒烟。正要发火,这位领导笑着说:”老弟,我和你开个玩笑,你回去吧,我会妥善处理的。”

你看大作家此时情商这么低,连句玩笑话都听不出来!

后来车站方面包括司机、公安方面的两位干警都找秦俊承认错误,且托人说情,本就慈悲为怀的秦俊就退而求其次,要他们找到救了一车人的那个小伙子,表彰一下总可以吧。在车上听小伙子说自己是方城人,以前开过拖拉机,关键的时候能站出来担当,救了一车人性命,自己还受了伤,难能可贵,精神可嘉。结果是石沉大海,再无后话。

到现在谈起这件事秦俊还耿耿于怀,感叹:那个司机和售票员身体真结实,也没摔坏。那个小伙子现在也不知道在哪里?

没想到文弱书生还有这英雄壮举,作家单薄的身板顿时高大起来了!

我问他面对刀子哪来那么大的勇气,他说:“当时南阳刚发生一件事,一位县级领导坐车时遇到歹徒,不仅不反抗,还动员车上的人给歹徒掏钱,被撤职通报。咱当时已经是副处级干部,不能犯同样的错。再一个说,我身上还带着那两万块钱呢!”

这解释也太实诚了吧!

    不过他还没修炼到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境界,他体质瘦弱,手无缚鸡之力,路见不平时还得犹豫一下,这点他底气不足,徒然心有余!

这次事件中值得点赞的还有秦俊的儿子秦伟,当时年仅五岁,面对歹徒明晃晃的大刀,居然没哭。不但没被吓哭,还把头低了下去,小眼珠咕噜噜地转,秦俊生怕他此时又想出什么歪点子。整个过程中,儿子是他的软肋,秦俊最担心的是儿子,若是儿子一哭,或者有什么不当的举动,引起歹徒注意。秦俊说:“整住娃可咋整”,那样估计他的身板恐怕挺不起来了!

如果说这次勇斗歹徒的原因之一是为了怀里揣的那2万元钱,那么下面这件事可就是秦俊讲义气种下的蛊。

电视剧《光武帝刘秀》宣传画

长篇历史小说《光武帝刘秀》出版后,一位在电影《高山下花环》中饰演一个配角的南阳老乡找到他,说自己在八一电影制片厂工作,厂里想把《光武帝刘秀》拍成电视连续剧,让他回来联系秦俊洽谈有关事宜。那时小地方的秦俊一看电影上都露面的人亲自找来,还是老乡,曲里拐弯的都认识,那还有什么疑问?也不懂得签订合同,仅仅是双方口头协议。在得到秦俊同意后,此人就开始成立个影视中心,到处拉赞助,找演员,等秦俊知道真相时,此人已经投入三十多万,把家底都赌上了。

也是这段时间,屏幕上到处充斥着韩剧,年轻人中“韩气”逼人。河南省委决定根据秦俊的《光武帝刘秀》打造一部高水平正能量的电视剧,并派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王凌群到南阳通过市长何东成和秦俊联系。

此时的秦俊真是进退两难。如果让河南省委来拍,那从各方面来说都肯定是高水平的,也不愁发行问题,当然也能够保证个人的利益,那时拍一部连续剧哪一个不是赚得盆满钵满,明摆着肯定是名利双收的事。

况且这时秦俊还没有和任何一方签订书面合同,他有随意选择的权利。

可是,那个老乡已经投入全部家当,花出去了三十多万元,这在那时候对普通百姓来说是天文数字,如果不让他拍,那此人就倾家荡产了。秦俊说:那样人家的钱就打水漂了,太不仗义了,良心上过不去的。

真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秦俊就舍弃利益而选择了义气,婉言谢绝了河南省委。

经历艰难曲折二十八集电视剧《光武帝刘秀》终于杀青,央视八套已经排好了档期,可关键时候,由于出资方与剧组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出资方宁愿投资颗粒不收,也坚决要求央视撤挡,使该剧无法在央视与全国观众见面,最后沦落民间,只在一些地方台播过,现在网上还可以搜到这部电视连续剧,就是张光北和归亚蕾主演的那部。

这次能人秦俊算是彻底跳坑里了。“鱼”和“熊掌”都没得到,最后双方还诉诸法律,说好对方赔他5.6万(一集2000元),并在报纸上向他赔礼道歉,其结果只给他4万元,也没道歉,还把他原著的名字从屏幕上抠下来了。

谈起这件事秦俊很沮丧,他说:吐口唾沫是个钉。开始时心里老不美气,你嫂子没少劝我。

上次关键时智斗歹徒,这次又如此善解人意的的嫂夫人,那可是秦俊永远的骄傲。

在电视剧《光武帝刘秀》中,张光北、归亚蕾饰演的刘秀和皇太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