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心爱的“头号军师”郭奉孝,是被谁神化的?
在阴谋论者眼中,郭嘉是一手策划了刺杀孙策的幕后大佬。在一些年轻男女幻想的世界里,郭奉孝秘书则是曹阿瞒总裁的“挚爱”。
http://gjrwls.oss-cn-beijing.aliyuncs.com/cmsFiles/2021/5/27/20210527031550-21434bd8-97c4-4f9f-a4f5-47be970b9448.png

曹操心爱的“头号军师”郭奉孝,是被谁神化的?

赵恺    2021-06-01

本文系“国家人文历史”独家稿件,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如果要评选各类文史类媒体最喜欢涉猎的领域,汉末三国必定可以跻身前三甲行列。以至于评点那个时代风云人物的文章如“雨后春笋、夺之不尽”。其中“中枪次数”最多,恐怕要数英年早逝的曹操谋士郭嘉了。

在阴谋论者眼中,郭嘉是一手策划了刺杀孙策的幕后大佬。在一些年轻男女幻想的世界里,郭奉孝秘书则是曹阿瞒总裁的“挚爱”。更有好事者替古人编出了一句“听着就特别有文化”的谶语,叫什么“郭嘉不死,卧龙不出”。

那么,历史的郭嘉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他又为曹操的霸业具体干了什么呢?

一粉敌十黑

郭嘉“私生粉”傅玄的人生

客观的说,郭嘉在汉末三国的“话题圈”中能有今时今日的“热度”,离不开一个名为“傅玄”的粉丝。正是傅玄在其著作《傅子》中对郭嘉从始至终的全力“吹捧”,成功让在《三国志》里中规中矩的谋士郭嘉一跃成为兼具豪侠浪子及病娇才子气质的完美天才。

《傅子》书影。图源/网络

在了解傅玄缘何要如此吹捧郭嘉之前,我们不妨看看这位“郭粉”的个人履历。傅玄祖籍凉州北地郡,先祖据说是与张骞齐名的西汉外交家傅子介。傅玄的爷爷傅燮早年师从太尉刘宽,参与过对黄巾军的战斗,据说还生擒过几名渠帅,被任命为凉州汉阳郡太守。

中平四年(187年)凉州刺史耿鄙出兵讨伐盘踞金城郡的韩遂、边章所部叛军,却不料中途遭遇兵士哗变而被杀。身为军司马的马腾趁势纠集哗变兵马大举反扑。不愿与叛军同流合污的傅燮,在将儿子傅干送走之后,最终战死沙场。
年仅十三岁的傅干后来的境遇如何,世人不得而知。但是他再次出场时,竟是与杀父仇人马腾谈笑风生。建安七年(202年),兵败官渡的袁绍集团为了打开局面,派出高干、郭援率部进入河东地区,试图与马腾、韩遂结盟。
值此关键时刻,傅干出面“教育”马腾说:“曹公奉天子诛暴乱,法明国治,上下用命,有义必赏,无义必罚,可谓顺道矣。袁氏背王命,驱胡虏以陵中国,宽而多忌,仁而无断,兵虽强,实失天下心,可谓逆德矣。”进而建议马腾“引兵讨(郭)援,内外击之”,以达到“断袁氏之臂,解一方之急”的目的。
虽然傅干的这些话语很有见地,但考虑到马腾匪帮向来不讲什么“江湖道义”,傅干能和马腾坐下来讲这么多大道理,即便不是他早年便“卖身从贼”,也至少和马腾有过多次的私下接触。
马腾最终听从了傅干的建议,派遣长子马超率领万余精兵突袭袁绍所部,并阵斩郭援,进而将自己绑在曹操的战车之上。建安十三年(208年),与韩遂龃龉不断的马腾离开了西凉,以卫尉的身份入居邺城。四年之后,由于留在西凉的马超与韩遂起兵谋逆,马腾阖家被曹操诛杀。在这个过程中,傅干究竟是跟随马腾进入了汉帝国的政治中枢,还是留在了马超军中,史料中同样没有记载。但从结果来看,傅干似乎用自己的方式实现了为父报仇的夙愿。
再次出现在史料中时,傅干已经是曹操丞相府的参军了。或许是为了争取表现的机会,傅干非常喜欢发表各类高见。比如建安十八年(213年),刘备与刘璋反目、全面火并的消息传到邺城,曾经托庇于刘表的名士赵戬为了表明立场,故意贬损刘备。傅干当即站出来免费为刘备打了一波广告。
次年,曹操南征孙权,傅干又跳出来阻止,他认为“吴有长江之险,蜀有崇山之阻,难以威服,易以德怀”,所以主张曹操“按甲寝兵,息军养士”,通过怀柔方式“全威养德,以道制胜”。当时的曹操正踌躇满志,对于傅干的建议完全不予理会,而是直接把他调任仓曹属,让他管仓库去了。
或许是因为父亲傅干的郁郁不得志,傅玄的童年过得也不开心。《晋书》中甚至称其“少孤贫”。再加上史书上记载傅玄“性刚劲亮直,不能容人之短”,直到曹操死后,傅干才得以外放,并逐步升迁,当上了扶风郡的太守。
凭借着父亲的荫庇,傅玄的仕途倒还算顺畅。成年之后便被征辟为著作郎,奉命参与撰集《魏书》。此后更借着司马氏篡魏的东风,外放为弘农太守并领典农校尉。司马炎正式登基后,傅玄被招到中枢,历任驸马都尉、御史中丞、太仆等职。
虽然在咸宁四年(278年)傅玄因为倚老卖老,当着百官之面痛骂尚书而丢了官。但作为司马氏的从龙之臣,傅玄死后还是被追封为了清泉侯。其作品集更是广为传播,那么这样的傅玄成为郭嘉的粉丝后,都为自己的偶像干了什么呢?

疯狂打CALL

傅玄笔下的郭嘉与《三国志》中的郭嘉

由于年代久远,傅玄所著的惶惶几十万字的《傅子》,今天早已散佚,仅存有抄录的部分内容及其诗作的辑本,我们无法知晓裴松之大量引注于《三国志·魏书·郭嘉传》的《傅子》段落,其原文全貌究竟如何。

更令人玩味的是,作为曾经参与过《魏书》编撰的著作郎,傅玄为郭嘉所写下的文字,似乎并没有被官方史料所接受。那么,傅玄到底写了什么,以至于曾与他“商业互吹”的《魏书》主编王沈都看不下去了呢?

我们仔细对比《三国志·魏书·郭嘉传》和《傅子》中有关郭嘉生平的内容便不难发现,傅玄讲述郭嘉生平时实在加入了太多溢美之词,比如《三国志·魏书》对郭嘉早年的生平仅作“郭嘉字奉孝,颍川阳翟人也。”但是,傅玄却加上了“嘉少有远量。汉末天下将乱。自弱冠匿名迹,密交结英隽,不与俗接,故时人多莫知,惟识达者奇之。”

从傅玄与王沈对于郭嘉的两种描述中,很容易看出这两人对郭嘉的截然不同的认知——王沈对郭嘉的描述是一个普通的介绍;而傅玄不但夸奖了郭嘉的能力,又讲述了郭嘉的远见和性格。
从王沈的立场上来看,王沈出身于太原王氏,是当时著名的世家大族,显然对于出身寒门的郭嘉并没有什么好感。相反,傅玄虽然出身官宦之家,却是经历过人生的跌宕起伏。因此对于出身市井的郭嘉抱有相当的认同感。
而傅玄所说的“密交结英隽”这个论点,有点事后军师的意思了。傅玄显然是根据郭嘉加入曹操阵营之后的表现,想当然地做出了这样的描述。

郭嘉早年投奔袁绍,但因为不受重用而自行离去,建安元年(196年)才经荀彧推荐来到曹操帐下。对于这段历史,傅玄虽然没有发表声明异议,但很快却提出了一个“十胜十败”论。

按照傅玄的说法,郭嘉刚刚抵达曹操麾下,便为曹操分析了其在“道、义、治、度、谋、德、仁、明、文、武”这十个领域对袁绍的全面碾压。从现在人的角度看,跳槽之后狠踩前任领导、吹捧现在的老板是职场的“常规操作”。

袁绍带兵讨伐董卓,自号车骑将军。图源/94版《三国演义》剧照

与傅玄所记录的郭嘉版“十胜十败”相比,《三国志·魏书》中同一时间也记录了荀彧为曹操描述与袁绍力量对比的“四胜四败”的分析。
荀彧为曹操分析其在“度、谋、武、德”四个领域的优势时,特意强调了曹操最大的政治资本是手中的汉献帝。只要紧握这张牌,那么袁绍就不敢轻举妄动。所谓“夫以四胜辅天子,扶义征伐,谁敢不从?绍之强其何能为!”
关于荀彧的“四胜四败”和郭嘉的“十胜十败”,究竟谁真谁伪?或谁抄袭谁的问题,貌似已经在史学界和三国爱好者中争论许久了。
笔者试着从荀彧与郭嘉如何看待曹操的角度,来尝试分析一下这件事。
荀彧与郭嘉两个人的身份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都曾为袁绍效力,也都对袁绍的政治表现感到失望后,转投到了曹操麾下。荀彧与郭嘉两个人的政治目标显然是一致的,都是要支持曹操去战胜袁绍。
两人的区别在于,荀彧是坚定的汉室派。起码在建安二年时,他还是站在曹操作为一名汉朝官僚的角度上来思考整个战略的。
郭嘉则不同,他看待问题可能更加深刻一点。或者说,作为寒门出身的他,已经把曹操看做能争夺天下的独立势力,于是郭嘉提出的论点,更多的是关于曹操本身具备的有利条件。
实际上,这时的曹操刚刚兵败宛城。而袁绍却升任了兼督冀、青、幽、并四州的大将军,处于绝对的上升期。此时曹操不仅没有与袁绍对抗的实力,更没有与之撕破脸的勇气。因此曹操面对袁绍提出的人质要求,显然有着巨大的心理压力。
相对于荀彧大而笼统的借势说,郭嘉更加强调的是曹操对于自身能力的信心。这对曹操这样有雄才大略的人而言,显然更具有针对性。
有趣的是,按照傅玄的说法,曹操听了郭嘉的十胜十败论后的确老脸一红讪笑“如卿所言,孤何德以堪之也!”很显然,曹操已经从失败的阴霾中走了出来。
坚定了信心的曹操,在接受了荀彧和郭嘉提出的先东征吕布,再与袁绍决一雌雄的战略部署。曹操再度踏上了赶赴徐州的征途。在将吕布围困于下邳之后,曹操因为担心与吕布同盟的袁术、张杨所部援军抵达,而一度想要撤军。关键时刻,荀彧的侄子荀攸与郭嘉一同向曹操进言,最终令曹老板下定决心“将战争进行到底”。

下邳古城概念图。图源/纪录片《解码下邳古城》

或许是为了突出郭嘉,傅玄在记录此事时并没有提到荀攸。但是《三国志·魏书》中提到,是荀攸和郭嘉共同说了“吕布勇而无谋,今三战皆北,其锐气衰矣。三军以将为主,主衰则军无奋意。夫陈宫有智而迟,今及布气之未复,宫谋之未定,进急攻之,布可拔也。”
而在傅玄的版本中,郭嘉所言话变成了“昔项籍七十馀战,未尝败北,一朝失势而身死国亡者,恃勇无谋故也。今布每战辄破,气衰力尽,内外失守。布之威力不及项籍,而困败过之,若乘胜攻之,此成禽也。”
这两番话的意思表面上来看没有什么区别,都是要曹操坚持继续进攻,一鼓作气消灭吕布。但是在傅玄的版本里,郭嘉是把曹操比做汉高祖刘邦的。楚汉之战的最后,是陈平在双方已经议和的情况下,提议刘邦主动叛盟,依靠着偷袭击败了项羽。曹操最后为了曹氏专权,确实也选择了这条路。
随着吕布的败亡,曹操将与之并肩作战的刘备带回了许昌。并试图将之笼络为自己的部下。而在曹操是否该收留刘备这个问题上,傅玄对郭嘉的描述,又给后世添上富有争议的一笔。

罗生门

傅玄笔下郭嘉对刘备的迥异态度及深层原因

其实在《三国志·魏书》中并没有提及郭嘉对曹操收留刘备的具体意见,但是由王沈编撰的《魏书》和傅玄的《傅子》中却出现了两段据说都出自郭嘉之口的说辞。虽然听着都很有道理,但出自同一人口中,还是有着自己打自己脸的尴尬。

《魏书》中的版本是,曹操准备向朝廷申请刘备为豫州牧时,曾有人提醒他:“(刘)备有英雄志,今不早图,后必为患。”曹操询问郭嘉的意见,郭嘉回答:“公提剑起义兵,为百姓除暴,推诚仗信以招俊杰,犹惧其未也。今(刘)备有英雄名,以穷归己而害之,是以害贤为名,则智士将自疑,回心择主,公谁与定天下?夫除一人之患,以沮四海之望,安危之机,不可不察!”

在《傅子》中,提醒曹操“(刘)备有雄才而甚得众心。张飞、关羽者,皆万人之敌也,为之死用。嘉观之,备终不为人下,其谋未可测也”的人变成了郭嘉自己。反倒是曹操因为要“招怀英雄以明大信”,而最终没有采纳郭嘉“宜早为之所”的建议。

如果说,这样的矛盾只是不同作者对同一历史事件的不同理解倒也还好,可偏偏傅玄曾参与修撰《魏书》,傅玄写完《傅子》还让王沈评价了一番。两人既是同僚又是好友,在许多历史问题上或许都有过交流,为何还能出现完全相反的说法呢?

如果排除郭嘉真的是自己前后矛盾,这个问题唯一的解释,恐怕是傅玄有意借郭嘉之口为自己的父亲傅干正名。毕竟傅干在与赵戬争论时,曾经说过:“刘备宽仁有度,能得人死力。诸葛亮达治知变,正而有谋,而为之相;张飞、关羽勇而有义,皆万人之敌,而为之将;此三人者,皆人杰也。以备之略,三杰佐之,何为不济也?”

根据这个论断,对刘备的警惕反而更加符合郭嘉以往的表现。
有趣的是,对于今天诸多“郭(嘉)粉”都津津乐道的郭嘉预判孙策死亡一事,傅玄并没有在《三国志·魏书》的基础上作什么锦上添花的处理。当然也可能是傅玄的说法过于玄乎而最终没有被出身江南的裴松之采纳而已。在这件事情上,裴松之较为少见地直接在批注中写道:“(郭)嘉料孙策轻佻,必死於匹夫之手,诚为明於见事。然自非上智,无以知其死在何年也。今正以袭许年死,此盖事之偶合。”
孙策之死这件事上,郭嘉表现出的判断力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以至于后世将郭嘉比喻为“乌鸦嘴”。
但是从当时的事态来看,作为曹操阵营首席谋士的郭嘉清楚分析了孙策的性格,能做到这一点,说明了郭嘉掌握孙策这个人的详细的情报。
这主要是孙策在平定江东地区的过程中,采取高压政策使得并不心服的江东豪门,通过徐州这条线,源源不断将各种情报传送给了郭嘉。
更有可能的事实是,郭嘉通过这些情报,经过精密的分析,根据孙策的性格,联系江东势力,以许贡门客的名义发动了一次暗杀计划,成功地使孙氏集团不得不开始进入内部调整期,停止了北上的计划。

官渡之战后,郭嘉步入人生中的高光时刻。他先是准确分析了袁谭、袁尚两兄弟之间的矛盾,让曹操暂缓进军河北,以待袁氏兄弟反目。接着又力劝曹操远征乌丸,并采取抛弃辎重、轻骑突击的方式从卢龙出塞,打蹋顿单于一个措手不及。傅玄对此仍嫌不够,还刻意强调了曹操征辟青、冀、幽、并知名之士的做法也出自郭嘉的谋略。

官渡之战共分为两个阶段。图源/网络

这一系列的成功,直到郭嘉病逝。给后世塑造了一个算无遗策的高智商军师形象。傅玄为什么要这样不遗余力地吹捧郭嘉呢?这一点或许要从《傅子》中郭嘉身后事的记述中寻找答案。

正确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

郭嘉塑造成功人设背后的推手

建安十二年(207年)秋,本就体弱多病的郭嘉病逝于追击袁尚的途中,曹操对此深感痛惜,上表朝廷为其请功。这一点上《三国志·魏书》和《魏书》的记载虽主题相似,但行文大有出入。

《三国志·魏书》对郭嘉功绩的表述是:“每有大议,临敌制变。臣策未决,嘉辄成之。平定天下,谋功为高。”《魏书》的记载则是:“每有大议,发言盈庭,执中处理,动无遗策。”虽然都是溢美之词,但《魏书》版本显然认为郭嘉并没有达到“平定天下”的作用。

郭嘉重病交代后事。图源/电视剧《军师联盟》截图

从能力角度而言,郭嘉对于曹操来说并不是不可或缺的。这从郭嘉死后曹操相继任命了董昭、袁涣、杜袭等人接任“军师祭酒”一职就能看出来。

而真正让曹操感到惋惜的,是郭嘉一直以来将曹操视为将会取代汉朝的领袖。

这一点从攻取南皮、斩杀袁谭之后,曹操也“作鼓吹,自称万岁,于马上舞”就很说明了曹操本人在激烈的政治环境中对于自己定位的变化。

等曹操再次公开提及郭嘉时,已是赤壁大败之后的事情了。有趣的是,傅玄在曹操的那句“郭奉孝在,不使孤至此”后面,还加上了“哀哉奉孝!痛哉奉孝!惜哉奉孝!”三叹。傅玄又根据曹操写给荀彧的私人信件中有郭嘉早就知道南方疫病流行,曾建议曹操应该先征服荆州。这些文字都显现出郭嘉在曹氏阵营中的重要地位。

那么曹操为什么要这么重视郭嘉呢?这就要回到开头郭嘉投奔曹操说起。最初引荐郭嘉的是荀彧,曹操在最初接待时认为郭嘉与荀彧应该是一路人。但是接下来的发展,超出了曹操的想象。在《三国志·魏书》中,“召见,论天下事。太祖曰:‘使孤成大业者,必此人也。’嘉出,亦喜曰:‘真吾主也。’”这两人的相互认知,显然达到了如鱼得水的地步。

曹操应该不难看出郭嘉性格中存在着恃才放旷、不修边幅的缺陷。但是他依旧这么着急将郭嘉任命为重要的军师祭酒,原因可能有几方面,首先是大批加入曹操麾下的颍川士人,已经影响到了曹操阵营中政治力量的平衡。

尽管郭嘉出自颍川,却是寒门人才。曹操很快就意识到自己完全可以扶植起一股完全依附在自己身上的寒门政治力量来平衡日渐强大颍川士人。郭嘉的表现也相当不俗,多次在曹操犹豫的时候给出了最佳答案。每一次都是站在曹操的角度和利益上来做出判断。这

直到曹操在之后更加重要的辅佐继承人的问题上,都给荀彧写信道:“欲以后事属之。”显然,曹操认为郭嘉的才能和忠诚是足以托付自己后事的人。而能做到这一点的,也只有另一位名军师诸葛亮了。

只是,曹操和郭嘉两个人唯一没有料到的是,郭嘉会中年早逝。这让曹操原本扶植寒门的计划遭遇了重大挫折。曹操之后选择了同样年轻、具有才华的杨修。但是杨修显然并没有理解曹操的本意,依旧固执地为自己身后的世家——弘农杨氏争取利益,插手曹操的继承人问题。这就触犯了曹操逆鳞,导致了杀身之祸。

与此同时,随着曹操总揽朝政的“霸府”体制的形成。为曹操总领府事的“丞相主簿”的政治影响力不断提升,之后加入的腹黑沉稳的司马朗、司马懿兄弟皆经由这一岗位飞黄腾达。

假如郭嘉不那么早病逝,在以他为首的魏国朝堂的寒门力量下,陈群的九品中正制可能就不会那么顺利实施。司马兄弟也没有那么顺利地接近权力中心,轻易被世家豪门颠覆的曹魏政权也可能是另外一种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