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名气的美女?真正的名媛究竟该什么样?
拼包、拼酒店、拼丝袜……最近,全国人民都看到了“上海名媛群”的女孩们为打造名媛人设做出的努力,“名媛”一词也随之得到高强度曝光。既然假名媛引发了热议,那么“名媛”究竟为何意?历史上又有哪些女性是真正的“名媛”呢?
http://gjrwls.oss-cn-beijing.aliyuncs.com/cmsFiles/2021/1/28/20210128073706-c607e4f5-3a00-401c-97ff-9146d400e04b.png

有名气的美女?真正的名媛究竟该什么样?

北辰    2021-02-26

本文系“国家人文历史”独家稿件,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拼包、拼酒店、拼丝袜……最近,全国人民都看到了“上海名媛群”的女孩们为打造名媛人设做出的努力,“名媛”一词也随之得到高强度曝光。
大家听到这个词时,会感觉它散发着一丝古早味道,隐约透着华美精致的高贵气质,满含珠光宝气并且离我们有点遥远。

电影《小时代》海报

既然假名媛引发了热议,那么“名媛”究竟为何意?历史上又有哪些女性是真正的“名媛”呢?

何为“名媛”?

“名媛”这个词语的释义在各种官方词典里是找不到的,也正因如此,这个产生于不同社会与时代背景中的概念分外耐人寻味。

“媛”最早见于《诗经·尔雅》,为“美女”之意。“展如之人兮,邦之媛也!”意思是说,“像她这样的人,是倾国倾城的美女啊”。

“名媛”一词,最早见于明代小说《两晋秘史》之《汉王以沈婢为后》一回:“主承宗庙,母临天下,后土执馈,皇后必择世德名媛。幽娴淑善,副四海之望。”这里的“名媛”之“名”可理解为“有名望的”,加上“媛”的含义,我们可以将古代的“名媛”通俗理解为“有名的美女”。

但是在清代,如果仅凭名气和颜值,是不足以成为“名媛”的。晚清女诗人沈善宝编著的《名媛诗话》一书中,出现了“名媛”词义的演变。沈善宝认为,名媛可以没有家世和背景的局限,但是一定要“有才有品”。清代此类女性也因之有“才媛”之美称。

清代苏州闺阁才媛吴清蕙《写韵楼吟草》(由吴大澂题签)

民国时期,“名媛”才正式大行其道。彼时西学东渐正成潮,平等观念盛行,许多女子得以接受与男性同等的教育。她们凭借优渥的家世,在学堂中学习文化知识、接受先进观念,甚至可以出国留学。经此,这些女性有学识、有内涵,气质不凡的她们也成为了旁人争相交往的对象。所以,民国时期的“名媛”已不刻意强调外表,而重视身份、地位和才学。我们印象里的很多“标准名媛”形象也都来自于这一时期。

在离我们最近的二十世纪末,“名媛”的概念在社会变迁的激流中再次有了新的内涵。如果说过去的名媛出身不错、才学尚佳、气质脱俗便可引人注目,那么后来的名媛还需要对社会做出些许贡献方能“出圈”。

作家程乃珊在其著作《上海lady》中描述了“名媛”需具备的三个条件:

第一,出身名门。即使家道中落,也要有“世家”气质的熏陶。

第二,才貌双全。“貌”或许不惊艳,但“才”必是重中之重。

第三,对社会、女界有贡献。这个条件是“名媛”内涵转变的一个显著标志,意味着“利他”人格的加入。

这么看来,要想成为一个真正的名媛,门槛是相当高的。不过也不能说门槛高,毕竟就算进了这道门,还得有与之相配的品格才行啊!但名媛确实真实存在,可能大家都很好奇,拥有这些条件的女性,究竟是怎样的一些人呢?

名媛的聚会

如果说拼团的假名媛和古代真名媛有什么共同点,那就是她们都喜欢聚会。只不过相比之下,后者的聚会颇有情调、内涵和趣味。

探春会

在唐代,每至“立春”与“雨水”两节气之间,官宦及富豪之家的年轻妇女们便相伴踏春,带着珍馐酒馔同车马而行。赏花散步、沐浴春阳,女子们在草长莺飞的野外与风同伴、与友同乐,时不时“斗花”一番,比比看谁头上的花更鲜丽、更名贵。行至适处,她们便支起竹竿,用裙子搭成帐篷(也称“裙幄宴”),在草地上摆起酒席,行品春令、猜春字谜,笑语连连,好不畅快,至薄暮时分方才尽兴。

这样清丽的“名媛聚会”,在清代更显出一些文学气息。据《名媛诗话》记载,道咸时期,京师满汉女性的文学性聚会十分多样,通常以赋诗作文为主,最常见的是在宴饮时喝酒唱和以助兴。

她们常在见面时互赠诗文以表钦慕,若已有作品结集,则一方赠与文集而另一方为之题诗,由此结下文字之缘。若逢盛夏,才媛们会如古代士人般举办消夏诗会;若至隆冬,她们则共赴消寒诗会。

《名媛诗话》的作者沈善宝赴京后 ,曾与女友太清、栋鄂少如分作消寒诗,《天游阁诗集》中便有《消寒九首与少如、湘佩同作》组诗,诗题分别为寒窗、寒砚、寒灯、寒月、寒云、寒山、寒江、寒鸦、寒林,每题均限韵。

1987版电视剧 《红楼梦》剧照

除了这些比较随性的交往与聚会,才媛们也有固定的结交方式。“结社”是满汉女性最为正式的文学交友活动,以诗社为主体,才媛们聚在一起,以某一事物为题进行诗歌创作。《红楼梦》中便有相关内容。在第三十七回中,探春倡议起一诗社,大观园众人欣然同意。由于急于结社,探春及众人便以贾芸当日所赠白海棠为题,并取“盆”“魂”“痕”“昏”四字作韵脚。此社以海棠为开端,因此便称“海棠社”了。

名媛可以什么样?

由此可见,我国古代名媛的文学素养可谓“文彩承殊渥,流传必绝伦”。不止于此,民国时期的名媛们除了有才气,还有英气和韧性。

“才”

“九如巷张家的四个才女,谁娶了他们都会幸福一辈子。”

这是叶圣陶对张家四姐妹的评价。

1906年,四姐妹的父亲张武龄与她们的母亲陆英在合肥举行了颇为盛大的“世纪婚礼”,不久后,大姐张元和便呱呱坠地。元和端庄文静,被称为当时上海大夏大学的“大夏皇后”。

与大姐一样,二姐张允和也爱好昆曲,且独爱红脸关公,因为关公讲义气。青年时期,张允和与同学的哥哥周有光相恋,两人到了谈婚论嫁时,周有光给允和写信说怕自己太穷,不能给她幸福,张允和遂回信十余页表达情意,鼓励周有光勇敢创造幸福。后来,张允和与俞平伯等组建了昆曲社,得以在自己热爱的领域里生活。

四姐妹中最为人所熟知的应该就是三妹张兆和了。面对沈从文的追求,作为全能冠军的她却手足无措地跑到校长胡适那里告状,而胡适却说:“社会上有了这样的天才,你应该帮助他!”后来,张兆和与沈从文结了婚,两人相伴走过了无数坎坷。张兆和于1941年开始发表作品,著有短篇小说集《湖畔》《从文家书》等。

四妹张充和“古文造诣比其他姐妹都高”,她擅诗词、通音律,能吹玉箫。“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这四句诗便是卞之琳为她所作。同姐姐们一样,张充和也热爱昆曲,她曾在重庆主演昆曲《游园惊梦》并令文化界为之轰动。

“杰”

与张家四姐妹的才气与优雅不同,何香凝有几分女中豪杰的英气。

1878年,何香凝生于中国香港的豪门大家。因为自小性格刚毅、厌恶缠足之俗,何香凝强烈反抗裹脚,一次又一地剪断了裹脚布。巧合的是,客家后代廖竹宾因自身经历而深知缠足之弊病,所以留下了“儿子必须娶个大脚妇做媳妇”的遗嘱。多年后,他的儿子廖仲恺与何香凝定下婚约。两人一个有改造中国的雄才抱负,一个有拯救世人的侠义豪情;一个能写出不落俗套的诗词歌赋,一个有可绘万水丹青的美术之才。

随后,何香凝与其夫在日本结识了孙中山并加入了中国同盟会。1909年,廖仲恺毕业回国,次年反清斗争形势愈发激烈,何香凝因忧心和思念廖仲恺,作《征妇怨》和《谒金门》诗二首,勉励丈夫。她还绘制了《虎》图赠与黄兴,以黎明前猛虎咆哮的姿态来隐喻当时社会之状,振奋士气。

十三年后,一个夏天的清晨,粤军首领陈炯明的部署发动兵变,将廖仲恺诱关在了广州西郊石井兵工厂。10天后,何香凝借法见到了廖仲恺,他被捆着、呼吸不能自如、满身泥水。第二次探望时,何香凝从背后剪下了丈夫身上的衣服,并为他穿上了干净的衣衫。

因过度操劳,何香凝患上了痢疾,但是事态紧张,她不得不如婴儿般裹着尿布前后奔走。随后,在朋友的带领下,何香凝得以与陈炯明见面。因当日下暴雨,她满身泥水地闯进了陈炯明的会议室,当面痛斥:“仲恺有什么地方对你不起,你要把他关起来?仲恺为孙先生筹款,你就要把他锁起来,可是民国9年仲恺也为你们筹过款啊。帮你就对,帮孙先生就不对吗?”陈炯明无言以对。最终,被囚禁了62天的廖仲恺得以释放,可3年后,他不幸遇刺身亡。何香凝曾感慨说:“我只给他抢回了3年的命。”

在随后的生命里,何香凝一直在为革命斗争事业而奔波。她被选为国民政府妇女部部长,主持广东妇女工作,并在一次纪念三八国际妇女节的活动中提出了“打倒帝国主义”和“保护妇女儿童”的口号。她还创建了“仲恺农工学校”,任校长达15年之久,并以出国义卖自己画作的方式为学校筹款。她不仅成功扩建了实验楼,还建成了当时华南地区最大的蚕种冷藏库。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何香凝继续积极参与妇女工作,并任第二、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第二、三届全国政协副主席。

在艺术方面,何香凝也造诣颇深。1960年,继齐白石之后,何香凝被推举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她曾与经亨颐和陈树人共同组织“寒之友社”,以岁寒三友共勉。在所有画作类型中,何香凝最擅长山水与花鸟画。李济深收到何香凝赠给他的《霜菊寒梅》一作后,在画上题诗:“丹青正可征胸涛,霜菊寒梅节更高,不让南楼称独步,画师还是女中豪。”

所以说,何为名媛?

或许不是身材与颜值俱佳,但一定有不凡的气质与精致的内在。或许不必出身显赫或家财万贯,但一定有足够的学识滋养与独立的精神品格。

自古以来,回看每一帧历史影像,名媛总是才情翩翩、优雅含蓄。她们在世俗漫步,于觥筹交错中阅人生百味,于激流变革中持自身姿态;她们向世人走去,在殿堂街市中留下丽影芳名,在历史脉搏中注入清雅生命。

名媛,之所以名,是在于媛,却不止于媛。

参考文献:

[1] 时影编著.名媛[M].北京:团结出版社.2005.

[2] [清]沈善宝.名媛诗话[M]//续修四库全书: 第1706册. 上海: 上海估计出版社, 1995.

[3] 程乃珊. 上海Lady[M].上海:文汇出版社, 2003.

[4] 王莎莎.“名媛”的词义及其流变[J].文教资料,2016(26):17-18.

[5] 詹颂. 道咸时期京师满汉女性的文学交游与创作——以沈善宝《名媛诗话》为主要考察线索[J].民族文学研究, 2009(04): 123-128.

[6] 虞蓉.沈善宝《名媛诗话》[J].苏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9,30(02):51-53.

[7] 晚综.张家四姐妹:独属一个时代的奇迹[J].晚晴,2019(03):22-24.

[8] “成成”的新浪博客. 唐代“探春宴”与“裙幄宴”[EB/OL].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193bcb010005u6.html

[9] 陈洁. 郭婉莹:被遗忘的“上海公主[EB/OL].

https://mp.weixin.qq.com/ssrc=11×tamp=1603246120&ver=2657&signature=g65Tl2edvoRTfzZPW8StW*p9ft8SZSgaKn4lHwM3qGLpxPedtXBnN*M8I3-Z6ioDost8t1dBj3ozoUSGHjI*cikphHFNBhUqRhhTwqzyBwtBr2vdp0YupJuqimiN-Opb&ne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