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国“追逐”战:蒙古打西夏、西夏打金、金打南宋
13世纪初的中国,从北向南,呈现出一个十分奇特的画面。蒙古人攻打西夏,西夏打金,金打南宋,南宋忙着抵抗。即便蒙古大军已经近在眼前,他们之间依旧斗得不亦乐乎,徒然加快了各自王朝灭亡的速度。
http://gjrwls.oss-cn-beijing.aliyuncs.com/cmsFiles/2021/2/18/20210218043356-da8e0547-f10e-4be7-8f21-93120c3d5027.jpg

四国“追逐”战:蒙古打西夏、西夏打金、金打南宋

番茄汁    2021-02-25

本文系“国家人文历史”独家稿件,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13世纪初的中国,从北向南,呈现出一个十分奇特的画面。

蒙古人攻打西夏,西夏打金,金打南宋,南宋忙着抵抗。

四国中,除了蒙古,其余三家都已进入王朝末期。但无论是金国、西夏还是南宋,似乎都没意识到形势的严峻性,即便蒙古大军已经近在眼前,他们之间依旧斗得不亦乐乎,徒然加快了各自王朝灭亡的速度。

蒙军攻打襄阳

争斗,由来已久

论建国时间,宋最早,西夏次之,金最晚。那时的宋,还是北宋。

战争首先在北宋与西夏之间展开,起因是李元昊称帝、建国号为“夏”。在此之前,西夏虽割据西北一角,但在政治上还是对宋称臣,用的是大宋年号。

李元昊的父亲李德明去世前,曾对李元昊说:“我们经常打仗,已经精疲力尽,况且我族三十年来能够穿上锦绮绸缎,这都是宋朝的恩惠,不能负恩!”结果,李元昊即位后,下的第一道命令就是秃发令,即推行党项族的传统发式,禁止用汉人风俗结发,违者杀头。

李元昊画像

宋仁宗得知这一消息后,非常生气,决定出兵讨伐。但他对西夏的军事实力并不了解,也高估了宋军的战斗力,结果宋军损兵折将,丢城失地。宰相吕夷简悲叹道:“一战不及一战,可骇也。”最终,北宋采用一贯的外交思路,每年给予西夏一定数目的银、茶和绢帛,西夏则去掉国号,恢复尊宋为主的旧例。

12世纪初,女真完颜阿骨打在东北建国,国号金。金国最初与北宋并无瓜葛,主要精力放在对抗辽国上面。1125年,金国先是忽悠宋朝联合出兵,灭了辽国,接着一翻脸,又灭了北宋,把宋康王赵构一路赶向南走。

金灭辽和北宋后,在疆域上与西夏直接相邻,由于西夏曾经出兵援辽抗金,辽亡后,还曾经收留前来避难的辽天祚帝。金人对此自然不能容忍,屡屡出兵敲打。西夏人对金不服气,互不相让。

而南宋刚立国时,还一直惦记收复中原,所以常常联合西夏攻打金国;金国有一统天下的愿景,但奈何自身底子薄,打着打着发现能力有限,于是面对现实降低心气。

而在他们争斗期间,北方高原的蒙古人在铁木真的带领下崛起了。

蒙古攻西夏

蒙古崛起于12世纪末13世纪初,最早还向金称臣。铁木真曾率部参与过金国军队平定蒙古塔塔尔部的叛乱,被金章宗完颜璟封为札兀惕忽里(“忽里”为官名,意为“统领”)。

1206年,44岁的铁木真建立大蒙古国,被尊称为成吉思汗,之后,开始南下。在攻掠对象上,成吉思汗首先选择实力稍逊的西夏,一来,在铁木真的西征路线上,西夏是一个绕不开的存在,必须拿下;二来,为将来的伐金行动解决侧翼隐患。1209年,铁木真亲率大军攻夏,一直打到西夏都城中兴府城下。

成吉思汗画像

西夏不得已,只能派使臣前往金国求援。金国群臣主张与西夏首尾呼应,夹攻蒙古。但金国主卫绍王完颜永济却说:“敌人相攻,吾国之福,何患焉?”拒不发兵。

眼见外援无望,西夏只能固守苦撑。当时连日大雨,城外湖塘皆满,蒙古军在中兴府周围筑起堤坝,引水灌向地势低洼的中兴府。城内水深数尺。到了年底,由于长期被水浸泡,中兴府城墙和蒙古军所筑的堤坝都有溃塌的危险。最终上天眷顾西夏人,蒙古军的堤坝先溃决,蒙古军营内一片汪洋。但西夏人也已无力反击,双方议和,西夏向成吉思汗称臣。

对蒙古而言,此战虽未灭掉西夏,但迫使西夏称臣,且西夏元气大伤,已经不足为患。对西夏而言,尽管争取了一段生存期,但自主权已然丧失。他们在成吉思汗面前的“愿为君之右手而效力”的表态,也成为他们此后沉重的负担。在随后进行的蒙古伐金战争中,他们作为藩属国,被迫出人出物配合,苦不堪言。

金国被灭,南宋神助攻

成吉思汗的下一个目标——金。

初次征伐西夏的第二年,蒙古就兵分两路,进攻金国。主力部队由成吉思汗亲自带队,从抚州、宣德府、居庸关一路,向中都方向前进,以哲别为先锋;另一路由术赤、察合台等率领,攻打西京(今山西大同)。这次进攻,蒙古人并不以一城一池为得失,在掠得大量战马及战备物资后,胜利北还。失去战马的金国军队,此后在面对蒙古骑兵的冲击时,再也无力反击,大部分时间只能固守城池。

从此以后,每隔一年左右,蒙古就南下袭扰,虽没再取得突出战果,但对金国统治阶层的信心打击很有成效。1213年,金国内部发生政变,卫绍王被杀,丰王完颜珣上位,是为金宣宗。蒙古落井下石,趁势发动攻击。宣宗决定把国都从中都迁到汴京,以躲避蒙古军队的兵锋。另外一层意思是,既然北面被挤压,那就向南方拓展。用当时一个大臣的话说,“吾国兵较北(蒙古)诚不如,较南(宋)则制之有余力。”

但金国高估了自己的实力,实际上,除了蒙古,夏、金、宋三国此时均是守则有余、攻则不足。金国南下攻宋遭到顽强抵抗,并没有讨得什么便宜,弃北图南战略宣告失败,反而再次把南宋得罪了。

在蒙古军进攻的同时,西夏人一方面根据蒙古的征调,派兵随蒙军一起出征,同时,还趁势在金国边境袭扰,大概是要弥补在蒙古那边遭受的损失。金军打不过蒙军,对付来袭的西夏军队则颇有心得。双方在陕北地区展开争夺,一直打到1225年,才猛然醒悟,达成和议,以“兄弟之国”相称。

但十余年的军事冲突,让双方付出了很大代价,《金史》中评论道:“搆难十年不解,一胜一负,精锐皆尽,而两国俱弊。”

 1226年,蒙古眼见时机成熟,兵分两路,夹击西夏。这一次,他们的目的很明显,就是要灭掉西夏。一年后,中兴府陷落,西夏亡。西夏被围攻时,与前次不想出兵不同,这回金国已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自身同样面临蒙古强大军事压力,眼睁睁看着盟友被灭而无力救援。

几乎与西夏被灭同时,成吉思汗病逝。临终前,他留下亡金策略:“金精兵在潼关,南据连山,北限大河,难以遽破。若假道于宋,宋、金世仇,必能许我,则下兵唐、邓,直捣大梁。金急,必征兵潼关。然以数万之众,千里赴援,人马疲弊,虽至弗能战,破之必矣。”

后面的战事走向,基本与成吉思汗判断一致。

1229年,蒙古伐金,在潼关一带受阻。继任大汗窝阔台遣使到南宋,提议联合灭金。南宋朝廷赞成与蒙古联兵,认为“可遂复仇之举”。宋理宗派使臣前往蒙古军营,双方达成协议,灭金后将河南归南宋。

1233年,金哀宗被围蔡州城。南宋派江海、孟珙率军到蔡州,并运粮30万石援助蒙古军。次年正月,蔡州城破,金亡。

灭金后,蒙古北还。将河南留给宋军。南宋军队收复东京开封、西京洛阳和南京归德,一时朝臣们“动色相贺”。没想到,蒙古人在洛阳城外设伏,重创宋军。开封的宋军见势不妙,马上南撤。不到半年时间,开封、洛阳重新丢失。蒙、宋由此进入战争状态。近半个世纪后,南宋在崖山之战失败,宋亡。

西夏在蒙金冲突时本可向西重回党项族起源地,避开日后蒙古军队的冲击,但偏偏要卷入纠纷,做蒙古的跟班;金国在最应联盟的时候选择与西夏、南宋对抗,导致自己腹背受敌;南宋本来离蒙古最远,如果好好经营与金国、西夏的关系,也可为自己争取大片的战略缓冲空间。然而,他们都反其道而行之。

丰满的理想,骨感的现实

就像北宋一直执着于从辽国手里收复燕云十六州一样,南宋收复故土的念头也从未停止过。这种执念,甚至影响了对形势的判断,有的是对自己,有的是对敌人。

13世纪初,宋、金经过几十年的和平相处之后,战火重燃。首先挑起战端的是南宋。

金国此时的皇帝是金章宗,南宋是宋宁宗。章宗对之前与宋朝的稳定关系比较满意,遵守着双方签订的议和条款。他经常告诫大臣,要保持与南宋和平相处的局面,在派使者去南宋前,他往往亲自召见,叮嘱这些人要谨慎从事,不要在宋人面前流露出以势压人的神态,以免刺激到南宋。

宁宗则不同,他对祖辈签订的和约很不满意,认为南宋应该可以争取更高的地位。在主战将领韩侂胄支持下,南宋开始积极备战。

1206年5月,宁宗正式下诏讨金。宋军全线出击。金朝调兵遣将,予以迎击。结果,不到半年时间,金军转守为攻,九路大军全部取得胜利。

这次战事的结果,宋、金再次议和,在金国的要求下,韩侂胄作为发动战争的主谋被杀;宋继续对金称侄,岁币增加到30万,同时赔偿金国军费300万两白银。

事后,宋宁宗曾说过:“恢复岂非美事,但不量力尔。”事实上,这的确是一次既不知己、也不知彼的军事行动。

所谓大势已去,大事难成。这段纷争往事中,终究是军事实力最强者成了赢家。

参考文献:

《中国军事通史》第13卷《南宋金军事史》,军事科学出版社1998年;

《中国军事通史》第14卷《元代军事史》,军事科学出版社1998年;

陈振:中国断代史系列《宋史》,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年;

王天顺:《西夏战史》,宁夏人民出版社1993年;

粟品孝等:《南宋军事史》,上海古籍出版社200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