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兵器时代,武器越长越有优势,为什么罗马人却更喜欢用短剑?

巴里    2021-02-25

本文系“国家人文历史”独家稿件,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说到罗马军团,大部分人会联想到罗马士兵肩并肩,紧密地站在一起,将盾牌举起,排成龟甲阵,一步步向敌人走去的场景。

但是,在世人印象里,罗马士兵好像从未使用过长杆武器,标志性的短剑近乎成为罗马军团的符号。

游戏《荣耀战魂》里的角色-百夫长就是参照罗马士兵

难道罗马人不需要长矛吗?

在解答这个疑惑之前,先让我们来复习一下罗马军团的配置。

1

罗马军队在罗马共和国到罗马帝国的几个世纪里,实力一直碾压周边民族,虽然经历过类似条顿堡森林这样的惨败,但总体上,仍然保持着对周边国家的军事优势。

帮助罗马建立军事优势的,就是他们特有的“军团”(legion)制度,它是罗马军队的核心军制和战役编制。罗马军队正是依托着军团制,历经公民兵制到常备兵制的发展演变,成为古代军事体系的典范。

军团的概念,最早出现于公元前7世纪的罗马王政时代。当时的罗马国王塞尔维乌斯·图利乌斯废除血缘部落兵制,转而以居住区域和财产划分的等级兵制。新体系中公民兵被划分为5个等级,财产在10万阿斯以上的为第一等级,随后的各等级分别以75000、50000、25000阿斯为标准,他们担任重装步兵。而财产不少于11000阿斯的第五等级贫民则充当轻装步兵。至于更穷的公民,则被排除出兵役范围之外。当时的每个军团,包括60个百人队(其实不足100人)的重装步兵和一定数量的轻装步兵。

随着第二次布匿战争爆发,罗马军团的配置在这一时期又发生了变化。

现在的罗马人需要保卫一个庞大的帝国,旧的严格的征兵限制已经不合时宜,因此放宽了对军团的限制,譬如减低了公民财产的要求。

这个时候的罗马军团已经非常成熟了。每个军团的步兵人数约在4200人,第一线(被称为青年兵)和第二线(被称为成年兵)分别为10个120人制的重装步兵中队,第三线(被称为后备兵)为10个只有60人的重装步兵中队(三线阵战术),以及1200人的轻步兵(velites)。此外,每个军团还有300人的骑兵部队。另外,在必要时,军团可以对各个中队进行加强,即将第一线和第二线的每个中队下属的百人队扩充到100人左右,达到每线1800人,总步兵数量能达到5000甚至6000人。武器装备上,当时的罗马军团已经基本装备方形的凸面长盾(scutum)和重投枪(pilum),希腊式长矛(hasta)也正在被西班牙短剑(gladius)所取代。公元前210年,罗马人以第一线、第二线和第三线的各一个中队,组成一个步兵大队(cohort),而军团长(legatus)也成了固定军职。至此,罗马军团已经完成了中队、大队、军团的战术编制体系。军团是罗马军团的核心,而大队可以执行更加灵活机动的战斗任务。

一般罗马士兵装备

在著名的“马略改革”(公元前1世纪)后,罗马军团的编制出现了大变化,军团里原有的青年兵、成年兵、后备兵间的区分不复存在,各中队统一了装备和战术。军团理论上拥有10个步兵大队。其中,持有鹰旗的第一大队,拥有800名重步兵,其余9个步兵大队定额为480名。此外,还有大约1200名辅助兵团。而骑兵和轻步兵被从军团中剥离出来,被独立划分为军事单位。

的确,罗马军团士兵装备正如世人所熟知的,配备短剑,投枪,大盾牌。可是上文似乎也提到了罗马军团有装备过长矛(haste),那为什么罗马军团“放弃”了长矛重步兵呢?

2

从矛到剑的转变其实始于公元前3世纪。在第三次萨姆尼特战争时期(罗马共和国时期,也是前文提到的公元前3世纪时期),罗马军队吸取了第二次萨姆尼特战争的教训(因为缺乏军团机动性导致罗马军队在山中被合围),将缺乏灵活性的长枪/长矛渐渐换装为标志性的短剑,并开始采用著名的三线阵形,但这并不意味着在公元前3世纪罗马军团就彻底放弃了长杆武器。正如前面所说,马略改革之前,罗马军团分为青年兵,成年兵和后备兵。看到后备兵的名字可能有人觉得他们是炮灰,恰恰相反,他们都是拥有丰富战斗经验的老兵,而长矛就交给了他们,一方面是为了帮助前面的年轻人抵御敌人骑兵的进攻,另一方面,在战况紧急时也可以上去替代前面疲倦不堪的年轻士兵(这些后备兵也装备了短剑)。

马略改革解决了对罗马专业军队的需求。为了规范军队,所有士兵都配备了相同的装备。旧的haste长矛以及装备haste长矛的后备兵在罗马军团中消失。

不过取而代之的则是“辅助部队”,这些辅助部队大多来自同盟城邦/国家,而这些辅助部队则会接替罗马军团预备兵的职能,拿起长矛帮助罗马军团抵御敌人骑兵。

至于为什么让这些战斗力不如正规军的辅助部队去抵挡敌人凶猛的骑兵,那是因为在公元3世纪马镫出现之前,骑兵的威胁并不太大,加上罗马帝国作战环境限制,多山的地形导致骑兵可发挥的作用太过有限,所以克制骑兵这类任务难度其实并不高,交给“辅助部队”绰绰有余。

需要注意的是,罗马军团一般会有600人的骑兵部队,并且“辅助部队”也有数量更加庞大的骑兵部队。反制敌方骑兵的任务其实大多交给己方的骑兵。当然这些骑兵的武器就是长矛。

接着前文所说,萨姆尼特战争也促使罗马人开发了一种新的战斗方式:防御性盾墙被用于更猛烈地冲进敌方士兵,拉近战斗距离并在极近距离使用短剑。在这种战术的要求下,长矛就肯定不如短剑有效了。

虽然长矛可以让你远距离攻击敌人,方阵长矛也有着很强的防御力(看起来),但事实上,在罗马应对北方蛮族的战场上,多山的地形并不适合大长矛方阵的施展与机动(萨姆尼特战役就证明了这点),而这些蛮族也没有对罗马军团造成致命威胁的骑兵部队。罗马士兵的单兵素质远高于蛮族士兵,他们的力量,格斗技巧都在蛮族之上,长矛方阵事实上并不利于发挥单兵素质。

说到罗马士兵的单兵素质,罗马军队的训练非常硬核。

历史学家Vegetius指出,对于罗马军队来说,最重要的是,它可以在保持队形时快速机动。因为在行军途中的军队是最脆弱的军队,保持良好的机动力就显得非常必要。所以,士兵体能训练就是重中之重,他们不仅要在5个小时内行进20英里,还必须奔跑,跳远,跳高甚至游泳。

当士兵完成了基础的体能训练,剩下的就是战斗教学。罗马军团在训练他们的士兵时,会用特别的训练武器,这种武器的重量是士兵在战斗中使用的武器的两倍。如果士兵可以有效地使用这些重型武器,那么可以说实战中这些士兵的表现绝对不会亚于平时。所以武器训练对于保持罗马军队战斗力是至关重要的,甚至一些未达到标准的士兵只能获得低一等口粮,直到他们达到标准为止。

这种地狱魔鬼式的训练使得罗马士兵在当时堪称超级战士,再加上本身就精良的装备,对付蛮族可谓绰绰有余。

罗马帝国在后期疆域广阔,敌人也从最开始的高卢蛮族步兵变成了来自东欧和波斯的强大骑兵部队。这就要求军队必须更机动,更灵活。最重要的是,意大利人口在逐渐减少,兵源愈发不足,所以越来越多的日耳曼移民被征召,为了发挥他们最大战斗力,这些移民也被允许使用自己的传统武器。

不过,马镫的出现使得情况再次变化,骑兵作战效率陡增,使用长矛的冲击骑兵对罗马重步兵方阵构成了巨大威胁。

因此,到了公元4世纪(虽然4世纪末期罗马分裂了),罗马军队又进行了一次改革。盾牌更轻更圆。剑也更长,攻击距离得以增加。同时矛又回归罗马军队。有了长矛,罗马人现在可以在没有辅助军团(其实那时候已经没多少仆从国了)的情况下面对敌人越来越精良的骑兵。这些敌人和最早的高卢蛮族日耳曼蛮族不同,他们可是来自东欧以及波斯更加精锐的骑兵。

东罗马帝国士兵装备

矛的回归也意味着罗马士兵的训练不必那么魔鬼,在某种程度上也适应了罗马分裂后,军团兵源愈来愈匮乏的情况。

总而言之,罗马军团不管是马略改革之前还是之后,共和国时期、帝国时期还是分裂后,长矛都未被完全放弃,只是根据情况需要不断调整定位(就算到了火器时代依旧有许多军队使用长矛,比如著名的西班牙方阵,莫里斯方阵)。究其本质还是军事科技与战术的不断发展使得长矛的用法也在不断进化,并不能说矛一定比短剑好用,反之亦然。

 

参考资料:

原廓 、张娟娟,《“瓦鲁斯!还我军团!” 条顿堡森林之战:罗马帝国扩张的终结》

David M. Prus,《Why did the Romans use swords not spears?》

Adrian Goldsworthy,Complete Roman Army

James Lloyd, 《Roman Army》

Walter Emil. Byzantine Military Un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