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的恩怨从何说起?
近日,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因争议地区纳戈尔诺-卡拉巴赫(以下称“纳卡”)问题开火。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历史上到底有什么恩怨?
http://gjrwls.oss-cn-beijing.aliyuncs.com/cmsFiles/2021/2/04/20210204100041-7f3cf1c3-0de8-4410-85ad-f95df443cf37.png

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的恩怨从何说起?

柏舟    2021-02-25

本文系“国家人文历史”独家稿件,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近日,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因争议地区纳戈尔诺-卡拉巴赫(以下称“纳卡”)问题开火。双方已经报告互有伤亡,至少有两架阿塞拜疆军用直升飞机被击落。

纳卡由阿塞拜疆拥有主权,但多由亚美尼亚人居民占据,并宣告分离。亚美尼亚将纳戈尔诺-卡拉巴赫视为领土,针对阿塞拜疆在纳戈尔诺-卡拉巴赫(以下简称纳卡)的干预镇压,亚美尼亚宣称坚决保卫领土与同胞,为此不惜一战。

那么,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历史上到底有什么恩怨?

一、世界火药库

高加索,人称“世界火药库”。

高加索地区位于欧洲和亚洲两大陆的联结处,是山脉地区,分为南高加索和北高加索两部分,面积约为44万平方公里。北高加索又称内高加索,属俄罗斯,范围包括,俄罗斯,达吉斯坦,车臣,印古什,北奥塞梯等。格鲁吉亚、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则属于外高加索,即南高加索。人口不足三千万的高加索,因为地形复杂,故形成许多不同语言的民族,约五十多个。北高加索主要信仰基督教,而南高加索则信奉伊斯兰教。长期以来,这块地方的民族矛盾、宗教矛盾剪不断,理还乱。

而且,高加索是连贯欧亚两地的通路,所以一直是周边大国的必争之地,使得该地区的矛盾更加错综复杂。

早在十六世纪沙皇向外扩张时,就先后与奥斯曼帝国在高加索地区发生冲突;沙俄历时三百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直到十九世纪才完全控制了高加索。

在高加索地区,亚美尼亚人信奉基督教,受到沙俄政府的偏爱,而阿塞拜疆人由于信奉伊斯兰教,一直不受沙俄待见,被视为二等公民。但阿塞拜疆人却受到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支持。

这次的争议地区——纳卡是位于南高加索的一个内陆地区,介于下卡拉巴赫与赞格祖尔之间,包含小高加索山脉的东南支脉。该地区多属山地与森林,水草丰美,长期以来都有阿塞拜疆人和亚美尼亚人混合居住。但是,由于阿塞拜疆人不堪忍受沙俄政府歧视,纷纷离开纳卡,迁移到奥斯曼土耳其和伊朗。这就是为什么现在纳卡的主体居民是亚美尼亚人的缘故,可以说,祸根早在一百多年前就已经埋下。

纳卡地区位置粗线条示意图。制图:韦星云

一战期间,沙俄与奥斯曼土耳其开战。奥斯曼认为,本国境内的亚美尼亚人,肯定会与沙俄里应外合,发动叛乱。所以,在奥斯曼的煽动下,帝国境内展开了对亚美尼亚人的大屠杀,据估计,有150万亚美尼亚人被杀害。

1919年4月,在纳卡美尼亚人第五次大会上,土耳其人被认定对这场大屠杀负有责任,而阿塞拜疆人,则是直接的帮凶,他们的手上沾满血污。

1920年,亚美尼亚人对阿塞拜疆要塞发起进攻,无奈势单力薄,不但没有取得预想的战绩,反而招致对方毁灭性的报复。纳卡的数个城镇被毁,数千亚美尼亚平民被杀害。

至此,两个民族已经结下了血海深仇。

二、90年代的纳卡战争

十月革命后,民族自决成为建立新国家的指导原则。格鲁吉亚、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先后宣布独立。

1921年,苏联要求高加索地区的三个国家成为苏联的加盟共和国。而纳戈尔诺-卡拉巴赫自治州则成立于1923年,隶属于阿塞拜疆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苏联时期,高加索地区内部矛盾暂时被掩盖,总算过了一段风平浪静的日子。直到20世纪80年代,戈尔巴乔夫推进了政治改革,使得长期潜伏着的民族矛盾逐步表面化,高加索地区又开始折腾起来。

1988年2月,主要由亚美尼亚人组成的纳卡州苏维埃通过决议,要求把该州划归亚美尼亚共和国管辖。亚美尼亚加盟共和国苏维埃积极响应,而阿塞拜疆当局则坚决反对。与此同时,在阿塞拜疆的苏姆盖特市,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两族居民因 “自决” 问题发生流血冲突,导致30多人死亡,200人受伤。其后又发生了两国相互驱赶对方在本国的居民的事件。

苏联解体后,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重新获得国家独立。与此同时,1991年9月,纳卡州也宣布从阿塞拜疆独立,并与亚美尼亚建立联系。阿塞拜疆拒绝纳卡州的分离,并立即采取行动,开始对亚美尼亚共和国实施经济封锁。随着苏联解体后民族主义的进一步膨胀,这场延续数年的族际冲突很快升级为大规模的流血厮杀,多达23万阿塞拜疆的亚美尼亚人和80万亚美尼亚和卡拉巴赫的阿塞拜疆人由于冲突流离失所。

在这场大规模的流血厮杀的背后,依然是两个大国的暗中操作。亚美尼亚独立以后,得到俄罗斯的支持,取得了在纳卡地区的军事优势。但是,由于亚美尼亚不仅占领了纳卡地区,还占领了纳卡周边的阿塞拜疆部分领土,被国际社会视为违反国际法的行为;土耳其基于宗教和文化的因素,同情阿塞拜疆的领土要求,因此配合阿塞拜疆,对亚美尼亚实行了外交孤立和经济封锁。 

1994年5月,在俄罗斯的调解下,阿塞拜疆、纳卡和亚美尼亚签署了停火协定。至战争结束为止,亚美尼亚全面控制着该地大部分地区,还占领着阿塞拜疆约9%的领土。尽管亚美尼亚最后赢得了纳卡战争,但是经济封锁也给这个国家带来严重的能源危机和经济衰退,许多居民被迫靠烧和砍柴来取暖。在1991 ~ 1993 年期间,亚美尼亚经济下降达 41%,虽然在战争结束后有所恢复,但是通货膨胀率在 1994 年达到5273%的空前水平,一半以上的人口生活在贫困中。 而自那时以来,阿塞拜疆当局一直希望在必要时通过武力重新占领纳卡地区。

自此,纳卡地区经常发生武装冲突甚至战争,欧洲委员会会议2006年2月6日发表的关于该地区迁徙、难民和人口的报告中指出,“在停火线沿线和边界经常发生事件,对难民和流离失所者很不利”。  

2007年8月间,阿塞拜疆部队在戈兰博伊和阿格达姆等七个地区的阵地被炮轰165次。在纳卡地区附近的战斗中,三名亚美尼亚士兵和两名阿塞拜疆士兵被打死,法新社的一篇报道说,“亚美尼亚部队和阿塞拜疆部队在纳卡及其周边地区沿停火线部署,经常短兵相接,相互射击是常事”。

2008年3月4日,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军方在纳卡地区再次发生武装交火事件,枪战持续了整整一天,互有伤亡。  

2016年,严重的武装冲突几乎演变成卡拉巴赫战争,而不久前2020年7月亚美尼亚人和阿塞拜疆人已经在边境发生严重的武装冲突,眼看大战即将一触即发。

在两国背后的支持者之间,也是恩怨已久的俄罗斯与土耳其。亚美尼亚,一个地域狭小、资源贫乏的内陆国家,目前在原材料、能源、食品供应等方面主要依靠俄罗斯。为了得到俄罗斯长期支持,亚美尼亚签署了独联体所有的经济和军事协议,允许俄罗斯在其领土上驻军,甚至放弃了对苏联财产权利的全部要求。

阿塞拜疆的支持者主要是土耳其,运送了大量军事援助和军事顾问。土耳其总统发言人说:“我们强烈谴责亚美尼亚对阿塞拜疆的袭击。”并向阿塞拜疆保证“土耳其将全力支持”。阿塞拜疆政府发言人甚至直言不讳,声称阿塞拜疆有土耳其军事支持。

因此,这实际上也是多重历史恩怨下发生的冲突。高加索地区各民族长期以来不断融合,有着密不可分的交流史,许多历史矛盾、宗教矛盾和领土纠纷都难以通过战争或者国际诉讼分辨出是非曲直。苏联解体后,高加索地区由于地理和黑海的石油产量,成为世界列强和产油国的目标。内部矛盾冲突加上外来势力的影响,高加索的复杂不言而明。

直到现在,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的冲突仍在发生。正如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9月28日记者发布会上所讲:“中方认为维护地区的和平稳定,符合包括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在内的各方的利益,我们希望有关各方保持冷静和克制,采取措施,避免局势进一步的升级,通过政治对话化解矛盾分歧。”

 

参考资料:

1、张弘《民族主义与政治转型的相互影响-以亚美尼亚为案例的研究》,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 2018年第3期

2、左凤荣《戈尔巴乔夫民族政策的失误与苏联解体》,《探索与争鸣》,2015年第1期

3、吴强、任剑涛《全球化时代的新民族主义浪潮》,东方历史沙龙,第124期

4、卡拉佩特·卡连强《世界新秩序和亚美尼亚安全》,俄罗斯中亚东欧研究,2009年第3期

5、滕仁《影响纳—卡问题解决的因素分析》,俄语语言文学研究,2010年第2期  

6、孙壮志主编《列国志—阿塞拜疆卷》,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5年

7、陆齐华《美国地缘战略中的亚美尼亚》,俄罗斯中亚东欧研究,第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