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敕勒川:见证东西魏的纷争往事
“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敕勒川在哪里?这令人心旷神怡、催人遐想的壮美画卷背后,曾发生过怎样的故事?这首脍炙人口的《敕勒歌》又是何人创作的?
http://gjrwls.oss-cn-beijing.aliyuncs.com/cmsFiles/2021/3/31/20210331085832-38cbb280-8da1-49bb-9bab-b734f30a97d5.jpg

这里是敕勒川:见证东西魏的纷争往事

徐飞    2021-04-15

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敕勒歌》

这首北方民歌,很多人小时候就听过。田野相接,阴山巍峨,草原辽阔,牛羊成群,牧民们悠然自得,浪漫祥和,由于画面感极强,人们几乎听一遍就能记住,不需要刻意背诵。

那么,敕勒川在哪里?这令人心旷神怡、催人遐想的壮美画卷背后,曾发生过怎样的故事?这首脍炙人口的《敕勒歌》又是何人创作的?

敕勒川在哪儿

据学者考证,敕勒川应位于今天内蒙古阴山山脉中段的大青山,东起呼和浩特大黑河上游谷地,西至包头昆都仑河,东西长240多公里,南北宽20-60公里。更具体一点,在呼和浩特、土默特左旗、土默特右旗一带,也就是汉代的“前套”地区,云中郡一带。

敕勒川所在位置示意图。底图来源/天地图

阴山是绵亘塞外的大山,草原以阴山为背景,给人以壮阔雄伟的印象。环顾四野,天空就像奇大无比的圆顶毡帐,将整个大草原笼罩起来。天空是青苍蔚蓝的颜色,草原无边无际,一片茫茫。最重要的是,这一带地势平坦,土地肥沃,水源丰富。在远古,曾经“草木繁茂、多禽兽”,很多游牧民族先后在这里生息繁衍。历史上,阴山“东西千余里,草木茂盛,多禽兽”,是匈奴人狩猎的最佳场所。有史料记载,匈奴人自汉代失掉阴山后,每过阴山都要流泪。为此还留下一首民歌“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此祁连山指的就是今天的阴山山脉。由此可以看出,阴山对匈奴的发展是至关重要的。

由于地处游牧民族与农耕民族交汇处,敕勒川地区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也是中国历代长城修筑最密集的地方。可以说,谁占领了敕勒川,谁就等于掌握了战争的主动权,就等于稳操胜券,清朝史学家曾说,要掌控天下,须掌控阴山以南。

战国时期,赵武灵王在敕勒川地区建立马苑,放牧军马,学习胡服骑射,称雄一时。后来,鲜卑拓跋部在这里起步,建立了北魏政权。史书记载,当时“自东山至西河二百里,北山至南山百里有馀,每岁孟秋,马常大集,略为满川”。这里的满川,不是满河的意思,而是整个平原充满了鲜卑族或北魏的人马。

正是因为鲜卑的强势,才导致敕勒族被迫迁徙到了敕勒川。

公元534年,北魏分裂为东魏和西魏。东魏的实权被丞相高欢掌控,西魏的政权则被权臣宇文泰掌控。

高欢画像。来源/网络

西魏的面积约为98万平方公里,东魏的面积约为71万平方公里,但西魏的综合国力远远不如东魏,这是为什么?

东魏、西魏地图。来源/谭其骧《中国历史地图集》

西魏的西北部是巴丹吉林沙漠,北部是鄂尔多斯高原,南有毛乌素沙地,只有被称为“八百里秦川”的关中平原与祁连山以北的河西走廊适宜耕作。相比之下,东魏拥有土地肥沃、地域广大的华北平原。耕地的面积直接决定了人口的数量;人口的数量,又决定了兵源的多少。因此,无论经济实力还是军事实力,东魏都远超西魏。

敕勒川故事:玉壁大战

由于东魏实力强,西魏采取了防御为主的战略。公元538年,西魏在地势险要的玉壁筑城,防备东魏的入侵。

玉壁城遗址在山西稷山县(今山西稷山县太阳乡一带) 。它的地势有多险要?它位居汾南高垣,北临汾河,城周回八里,四周都是深沟环临,唯有南面两沟夹峙的窄处筑有城墙,建有城门,可供出入。

三面深沟,一面壁垒,地势突兀,险峻天成,玉璧城简直是函谷关的翻版,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玉璧城地图。来源/网络

玉璧城成为西魏可攻可守的桥头堡,且在地理位置上像一把插进东魏国土的锲子,因此,东魏将玉璧城视为心头之患,一定要想方设法摧毁。只要摧毁了它,东魏大军就可以长驱直入,占领长安。

公元542年初冬,东魏高欢第一次率领大军攻打玉壁。然而,选择初冬进攻,完全是有勇无谋。当时大雪纷飞,天寒地冻,东魏将士劳师远征,饥寒交加,还未攻城,死伤就已有很多。等到攻城,西魏守将王思政死守,高欢强攻九日不下,东魏军队士气低落,毫无斗志。

为了防止全军覆没,高欢只得下令撤兵。

四年后,高欢再次倾举国之兵,进攻玉璧。此次,西魏军队由晋州刺史韦孝宽担任。韦孝宽性格沉敏和正,极少暴躁,非常适合守城,能经受住对方的挑衅。高欢此次出征,凶多吉少。

高欢总结上次攻打玉璧失败的原因时,认为并非自己选择时间不对,而是对方城墙太高,我方无法攻入。所以,这次他采取在玉璧城南堆土山的策略,只要自己的土山比玉璧城墙高,就可以居高临下攻打玉壁。

玉璧城墙上有两座高楼,韦孝宽命令士兵用木头把两座高楼连接起来,并在高楼上增加防御器械。东魏士兵堆了半天的土山,结果根本没有对方高。高欢恼羞成怒,开始骂道:“纵尔缚楼至天,我会穿城取尔!”。

高欢的叫骂无意透露了自己的下一步行动——地道战。高欢命士兵挖地道,想让士兵从地底下穿过城墙,攻入城内。韦孝宽立刻下令士卒沿城挖堑壕,城外士兵一挖透地道就立马被杀,而且西魏军队又在堑壕外准备了柴草和风箱,如果有敌军藏在地道里,就向里面鼓烟,杀伤力极大,“吹气一冲,咸即灼烂”。

高欢又派人推来攻城车,“车之所及,莫不摧毁。虽有排楯,莫之能抗。”韦孝宽令军民缝制一种韧性很强的布幔来阻挡。攻城车虽无坚不摧 ,但无法摧毁这种软性物体。

高欢命令士兵将松香系在竹竿上,用火烧毁布缦,结果韦孝宽下令用长柄铁钩将竹竿全部割断;高欢又命士兵在城墙下挖壕沟,往沟里灌满油,用火烧塌城墙,结果城内立马推出来了木栅······

西魏军队作战图壁画。来源/网络

高欢没办法,只得派人向城里喊话,你们都没有救兵,干脆投降得了。

韦孝宽回复说,自己城池坚固,粮食充足,根本不担心救兵迟到。反倒是你们远道而来,打了这么长时间,现在一定心急了吧?

高欢用尽各种方法,结果韦孝宽兵来将挡。高欢只得派人往城中射入书信道:“能斩城主降者,拜太尉,封开国郡公,邑万户,赏帛万匹”,企图用高官厚禄来诱惑西魏军队造反。韦孝宽得到书信后,在背面写道:“若有斩高欢者,一依此赏”,以此回敬了高欢。

高欢见这招不行,就把韦孝宽留在东魏的侄子抓来,带到玉璧城门口,以此威胁韦孝宽。韦孝宽不为所动,“慷慨激扬,略无顾意。士卒莫不感励,人有死难之心”,反而加强了西魏守军的凝聚力。韦孝宽的侄子到底有没有被杀害,史书没有后续记载。

总之,韦孝宽软硬不吃,令高欢无可奈何。高欢苦战两个月,伤亡数高达一半,却毫无所得。加上天气转寒、气温骤降,高欢大军在外,给养已经严重不足。高欢愤恚成疾,一病不起,只得乘着夜色班师回朝。为了进一步动摇东魏的军心,韦孝宽便制造了高欢中箭身亡的谣言,一时间,东魏传言蜂起,军心震荡。

为了稳定军心,高欢不得不带病接见部下。他让手下斛律金作《敕勒歌》,当歌声响起之时,他也跟着唱起来,“哀感流涕”。

这就是《敕勒歌》产生的历史背景,它愉快的歌词背后,沾染着英雄末路和暮途思归的悲壮色彩。

谁写下了“敕勒歌”

关于《敕勒歌》的第一作者,一直存在许多争议。有人认为《敕勒歌》本就是北方牧民传唱的民歌,斛律金不过是一个翻唱者。但《资治通鉴》和《北齐书》都认为,斛律金就是原创作者,宋朝诗人黄庭坚也认为作者是斛律金,并以“仓卒之间,语奇如此,盖率意道事实耳”,来称赞斛律金在词曲创作方面的天才。

斛律金,字阿六敦,朔州敕勒部人。敕勒族是中国北方的一支游牧民族,最初在贝加尔湖一带驻牧。秦汉时期,他们被称为丁零。后来,敕勒族南下到漠南。北魏时,鲜卑领袖拓跋焘将敕勒族彻底击败,并将他们强行迁徙于漠南千里之地,其中就包括现在的土默川,即南北朝时朔州治下的敕勒川。

斛律金就出生在敕勒川,并在这片草原长大。斛律金的祖父、父亲曾在北魏政府中任很高的官职,屡立战功。斛律金擅长骑射,精通兵法,“行兵用匈奴法,望尘知马步多少,嗅地知军度远近”。更难得的是,他还精通音律,擅长填词作曲,堪称文艺系将领。因为能征善战,他曾被北魏政府任命为”第二领民酋长”,秋天到京城朝见,春天又回到部落,号称“雁臣”。

北魏分裂后,斛律金成为高欢的亲信部将,继续在东魏效力。他跟着高欢从戎沙场,远征千里之外。但是他始终难忘家乡的一草一木,总是梦回故土——苍茫辽阔的敕勒川平原上,水草丰美、碧草连天、香气袭人,片片白云在无尽的蓝天中飘游,牧人策马、牛羊游动,再加上蒙古包缕缕的炊烟与缓缓行驶的勒勒车,简直是与世无争的世外桃源。

当高欢兵败,想让斛律金写下《敕勒川》时,高欢或许没想到,这首歌也成了一代枭雄最后的挽歌。

一个月后的某日,天上出现日食。日食在古代是不吉利的象征,52岁的高欢发出“日蚀其为我耶,死亦何恨”的感慨后,与世长辞。临死前,他叮嘱儿子高澄,一定要信任斛律金。

高澄继承父亲的权力掌控朝政,后来,他被家里的厨子刺杀,弟弟高洋趁机控制东魏局势,并在次年篡权自立。至此,东魏灭亡,北齐建立,高欢被尊为神武帝。

北齐建立后,斛律金被封为咸阳郡王,加封太师。柔然进攻北齐,斛律金亲自领兵抵御,取得胜利。天统三年(567年),斛律金去世,享年八十岁,谥号“武”,其子斛律光亦是北齐名将。

另一边,西魏以少胜多,国力大盛。此后,宇文家族在西魏基础上建立北周,并灭了高氏北齐,北周隋国公杨坚又在北周基础上建立隋朝,灭掉南陈。至此,南北朝时代结束,中国再次开启了大一统的时代。

敕勒川作为游牧、农耕两大文明的交汇点,在历史中成为各民族文化融合的大平台。敕勒川文化,敕勒川的历史,实际上是中华民族多元一体历史进程的一个浓缩,一个结晶。

如今的敕勒川草原,经过多年建设,不仅拥有万亩草场,也拥有全国最大的蒙古包会议中心。这里以种植天然牧草为主,进行生态修复建设,打造了一个体现草原文化、距离城区最近的自然草原观光区。

曾经民歌中的美景已经恢复,敕勒川也走向了新生。

参考文献:
李百药《北齐书》
令狐德棻《周书》
王仲荤《魏晋南北朝史》
(明)张大龄《晋五胡指掌》
虞世南《帝王略论》
祝总斌《两汉魏晋南北朝宰相制度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