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知瓶隐庐中客,别有江湖浩荡天。这是翁同龢晚年心境的写照,也是他跌宕一生的缩影。

百岁以后,她接待客人依然盛妆,戴着精心搭配的首饰,发髻一丝不乱,有人说,这么多年来,她在打扮上唯一改变的只有高跟鞋的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