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死人般作战:日军防御比进攻还疯狂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 作者: 白孟宸 | 发布时间: 2015-12-21 | 6388 次浏览 | 分享到:
野兽也好,死人也罢,在二战中,日军在防御中似乎比在进攻时更让人头疼,他们就像一群不要命的疯子,或者在自己的散兵坑里打完最后一颗子弹,或者是抱着上了刺刀的步枪号叫着冲向比自己兵力和火力强百倍的进攻者。



除了利用地形地物和筑城工事外,日军在防御中还有一大法宝,那就是毒气。日军当时装备的毒气主要有三种,分别被称为绿剂(催泪剂)、红剂(催吐剂)和黄剂(糜烂性毒剂,如芥子气、路易氏气)。这三种毒剂的威力由低到高,黄色剂伤害最大。1937年7月28日,日本陆军参谋总长向中国派遣军方面提出允许使用绿色剂;1938年4月,日本陆军确认中国军队不存在使用毒气进行反击的风险后,因此允许使用红色剂;1939年5月,日本陆军批准在中国战场使用黄色剂。在抗战期间,日军在每一次防御作战,尤其是遭到中国军队猛攻的情况下,几乎都会频繁地使用毒气。包括林彪、贺龙、刘伯承等八路军高级将领,都曾被日军的毒气所伤。在百团大战期间,日军在东团堡、榆社城等地困兽犹斗时,无一例外地使用了毒气罐,甚至依靠空军空投毒气弹。

主动出击,援兵在望

工事也好,毒气也罢,至多是延缓中国军民的进攻,并不能够让日军逃出生天。日军在防御作战中,特别强调部队要主动,一方面处于防御状态的部队,必须要主动地发动反击和突袭,另一方面,要求周边其他各股日军必须要迅速而主动地发起救援行动。在抗战中,日军很善于派出小股部队迂回渗透到中国防线侧后,突然占领关键节点,然后就地坚守,等待后续日军到达。而无论是正面战场还是敌后战场,日军在遭遇优势中国军队围困时,仍然会不断发起反冲击,李宗仁将军曾将日军这种习惯称为“毒蛇的天性”。在台儿庄战役中,日军在被中国军队重创后,撤往泽县。但到达之后,日军却没有消极固守,而是围绕泽县四处出击,先在双山潭山以南发起反攻,然后又在税廓方向出击,中国方面在日后的战术总结中也不得不称赞日军是以“战术之攻势,达到战略守势之目的”。

除了日军战略战术要求的防守反击外,在防御中,日军基层部队时常会自行决定发起反击。自西南战争开始,日军的小股部队在防御战中就表现出极大的主动性或叫“独走性”,讲究在精确射击与白刃突击配合中,连续发动自发的反冲击,大部分这类行动都不受上级指挥官的控制。实际上由之前的军事传统和基层日军指挥官天生的侵略性和兽性,无论是中国战场还是日后的太平洋岛屿防御作战,日军防御作战的底层形态几乎都体现为班排级别日军各自为战的主动防御。

我们都知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道理,是什么支撑了日军在防御中不断进行反冲击?答案就是援兵。在抗战中,日军对中国军队形成了绝对的机动性优势,一面是日军可以凭借骑兵、装甲兵和摩托化部队进行快速行军,另一方面是日军掌握制空权,可以对中国军队的行军序列和后勤补给线进行不断的袭击,最大限度地削弱中国军队的机动能力。而在机动性优势背后,其实还有日军的通讯优势。在中国战场上,日军凭借有线电话和无线电报,辅以信鸽、航空投信等手段,建立了一张庞大而高效的通讯网。当某一地的日军突然与周边失去联络时,周边日军可以在极短时间内判断失联的原因,进而派出庞大的援军迅速接近作战区域。在正面战场上,除第三次长沙会战等少有的几次战役,日军部队因为孤军深入而遭到中国军队围歼外,大部分情况下,中国军队既抓不住机动性占优的日军,又担心在包围日军后被云集而来的日本援军反包围。这种情况在敌后战场上同样存在。前面我们曾提到关家垴战斗我军没能全歼日军的主要原因,就是2000多日本援军不计损失拼命冲向关家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