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死人般作战:日军防御比进攻还疯狂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 作者: 白孟宸 | 发布时间: 2015-12-21 | 6387 次浏览 | 分享到:
野兽也好,死人也罢,在二战中,日军在防御中似乎比在进攻时更让人头疼,他们就像一群不要命的疯子,或者在自己的散兵坑里打完最后一颗子弹,或者是抱着上了刺刀的步枪号叫着冲向比自己兵力和火力强百倍的进攻者。



因此,日军高层开始有意识地在军队中培养对进攻的狂热,强调“在一切必要情况下发动进攻”,要求将领和基层官兵在作战中,必须做到“攻击精神充盈”。并且搬出克劳塞维茨的《战争论》,反复强调“进攻是最好的防御”。考虑到防御是处于劣势的一方必然的选择,日军在军事教育中反复强调防御分为消极防御和积极防御,只有积极地进行防守反击,才能够打乱攻击方的进攻节奏,进而夺回战场主动权。

但是,单单是强调,似乎很难说服所有人。为此,日军一方面规定,除了边境守备队以外的任何部队,在处于劣势时都必须通过不断的反击,进行积极防御。另一方面,日军在军事教育有意识地强调精神力量的作用,鼓吹防御会使“精神力萎缩”,会导致过分夸大进攻方优势。笔者在旧日本陆大的教案中,曾看到这样一段师生的对话:学生引用《孙子兵法》中“昔之善战者,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来论证防御的优势。老师则针锋相对地引用中国《吴子兵法》中“必死则生,幸生则死”。

当然,对于普通士兵而言,求生的欲望是极度强烈的。如何让士兵们抱着“必死之心”上战场,是一个很难解决的问题。在抗日战场上,中国军民时常是抱着誓与阵地共存亡的决心进行防御作战的,但日军作为侵略者,无法像中国军民那样用国仇家恨甚至是共产主义信仰来说服自己。日军选择的方式,就是把战败渲染成比死亡更可怕的状态。

众所周知,日本陆军的军纪和训练都是毫无人性,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惨无人道的。日军中对于曾经被俘官兵的虐待,远不是简单的死刑,而是在彻底凌辱后予以痛苦的处决。同时,日军军官也不断向普通士兵灌输中国军队会凌辱被俘日本兵的错误印象。再加上日本武士道中本来就有以死承担战败责任的传统,不少日本官兵认为在被围后,除非支撑到解围,否则唯有一死,丝毫不考虑被俘的结局。而且,日军在群体状态下,即便仅是三两成群,仍会互相用几乎催眠的方式来强调不胜即死的疯狂理论,这导致大批日本青年在同伴和上司的逼迫下无奈地选择战斗到死。
修筑工事,释放毒气

当然,光有一群抱定必死决心进行防御作战的基层官兵,还不算可怕。抗战中日军在防御作战中表现出惊人的强硬,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出色的战术布置以及中国军队自身的问题。在中国全面抗战爆发初期,日军的基层军官大多经过系统的军事教育,普通士兵也基本接受过两年的训练,技战术素养很高。具体到布置防御上,日军在确定防御任务后,会迅速开始修筑工事,同时派出人员对周边地形地物进行测绘和了解。虽然日军的野战工事主要通过土工作业完成,很多部队缺乏专用材料和装备,但是日军官兵大多来自于农村,善于利用地形地物对工事进行伪装。中日老兵都曾回忆,日军在防御中很喜欢挑选坟地作为主阵地,甚至掏出已经腐朽的棺材装土用来加固工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