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死人般作战:日军防御比进攻还疯狂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 作者: 白孟宸 | 发布时间: 2015-12-21 | 4284 次浏览 | 分享到:
野兽也好,死人也罢,在二战中,日军在防御中似乎比在进攻时更让人头疼,他们就像一群不要命的疯子,或者在自己的散兵坑里打完最后一颗子弹,或者是抱着上了刺刀的步枪号叫着冲向比自己兵力和火力强百倍的进攻者。

如果要评选抗日战争中日本侵略军最臭名昭著的防御作战,那么百团大战中的关家垴战役一定会榜上有名。这场历时两日,残酷艰苦到令彭德怀、刘伯承等八路军将帅们在多年后仍刻骨铭心的战役,在如今的年轻人中同样算得上家喻户晓,这要感谢一部电视连续剧——《亮剑》。

在《亮剑》中,李幼斌主演的八路军团长李云龙,曾在一场被称为李家坡的战斗最后,通过土工作业的方式,令我军接近到距日军几十米的位置上,一举投掷三千枚手榴弹,重创在八路军重围中顽抗多日的日军山崎大队。据说,李家坡战斗和山崎大队的原型,就是在关家垴战斗中被歼灭的冈崎支队。几乎所有观众,在看完《亮剑》后都会对李家坡上日军在困兽犹斗中表现出的顽固和疯狂印象深刻。但是,在现实中,被中国军民包围后日军的防御是否真如金城汤池一般?

必死则生,幸生则死

笔者曾听一位参加过百团大战的决死队第一纵队老兵讲,日本鬼子被围之后,就像野兽一样,完全是一副同归于尽的打法,比他们进攻时危险很多倍。而1939年在诺门罕战役中,苏军在对被围日军发动最后攻势时,伤亡人数竟然比战役前期日军进攻期间承受的更高。速来以风格凶悍著称的苏军,面对顽抗的日军,也不得不发出了“我们简直是在同死人作战”的叹息。在松山战场上,中国军队多次在夜间遭遇被围日军发动的夜袭,甚至为此丢失白天拼尽全力夺取的阵地。实际上,日军此时发动夜袭集中的兵力仅为几十人甚至十几人而已。

野兽也好,死人也罢,在二战中,日军在防御中似乎比在进攻时更让人头疼,他们就像一群不要命的疯子,或者在自己的散兵坑里打完最后一颗子弹,或者是抱着上了刺刀的步枪号叫着冲向比自己兵力和火力强百倍的进攻者。似乎日军在被围后,脑子中仅有的念头就是在被击毙前多拉上一些盟军士兵垫背。

当然,日军并不是由疯子组成的。或者说,日军在防御中表现出的疯狂并不单纯是没脑子的表现,相反,这是日军在冷酷的军事教育中对各级官兵反复灌输的结果。日本国内的学者曾试图通过研究旧日本陆军大学的战术教案,来总结二战中日军的战术教育成败。在大正和昭和年代,旧日本陆军大学针对尉官的战术科目开篇,就是通过“启发教育”的方式来向学员们阐明攻击和防御的关系。有趣的是,大正和昭和年代的日军,似乎特别害怕落入防御的状态。

日军通过研究一战后期的战场经验,判断从南北战争开始直到一战堑壕战初期为止,都是防御方占优的时代。但随着炮兵、装甲兵和航空兵的进步,进攻方终于有能力打破防御方的优势。在这种情况下,日军认为有必要在官兵中破除对堑壕战的迷信。更重要的是,日军从建军之初开始,就极少通过防御取得战果,而考虑到欧美与日本的国力差距,日军相信,如果不能通过速胜打败中国和欧美列强,那么日本必然会陷入被总体战拖垮的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