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子兵法》VS《战争论》:如果按照两种兵书打仗,哪个更厉害?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 作者: 白孟宸 | 发布时间: 2019-01-07 | 1395 次浏览 | 分享到:
很难简单地判断何者更优秀更先进,只有适应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公元103年,一位长期在罗马不列颠、多瑙河防区军团中服役的罗马将领弗龙蒂努斯去世。他是图密善皇帝时期优秀的指挥官,同时也是罗马最重要的兵法家。


为了能够让后世的军事家在不需要大量阅读军事纪录作品的情况下了解以往古希腊和古罗马时期将领的谋略和妙计,弗龙蒂努斯完成了一部四卷本的资料集《谋略》。


这部兵法收集了超过500个古代西方世界的谋略故事,虽然部分战例真实性值得怀疑,但总体上仍具有相当巨大的借鉴意义。可以称得上是古罗马时代军事纪实类兵书的集大成之作。

语录体兵书存在的问题

那么,为什么古希腊和古罗马的将领会将军事纪实类作品作为最主要的兵法形式呢?主要原因在于这样的形式利于传播,也便于刚刚接触兵书,尚未获得军事经验的青年阅读和学习。


古希腊和罗马共和国长期采用全民皆兵的征兵制。古罗马共和国甚至将在军团中积累足够的服役年限作为进入元老院的先决条件之一。


这就迫使上层青年子弟都必须加入军队服役。他们中许多人对军事和征战缺乏兴趣,但拥有较好地阅读理解能力。军事纪实类的兵书为指挥员提供了一个按图索骥、照猫画虎的捷径。


事实上,在我国兵书体系中将军事纪实类兵书称为“戎事笔录”。


日本、蒙古包括我国历代的指挥员都有仿造《春秋》《左传》等历史著作中记录的战例制定作战计划的例子。到明末包括李自成和努尔哈赤等人都在参考《三国演义》等小说来学习战略战术。


这主要是因为中国史家推崇“春秋笔法”,像宋代张预的《百将传》虽然记录了大批名将的战例,但对战例细节记述仍然不够详细。


而同样创作于宋代的《何博士备论》评论战国以来历代军事家的得失成败,更多是从政治和大战略角度,对具体战例和实战指导论述有限。


这就导致对汉语言文字了解有限的将领无法直接去阅读专业军事纪录作品,而演义小说虽然是文人创作,但至少是部分基于战场战例,仍有一定的参考意义。


近代以来,我国引入西方军事学术体系之后开始重视收集整理战例集、资料集,也从侧面证明军事纪实作品在西方兵学体系中的地位和作用。


相比之下,我国传统兵法体系中比照《论语》等儒家经典,创造了一大批语录体兵书,主要记录军事人员围绕战争各个方面发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