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重八何时改名?明朝国号是否与明教有关?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 作者:罗山 | 发布时间: 2019-01-03 | 204530 次浏览 | 分享到:
朱元璋可谓是中国历史上出身最低的皇帝,复杂的人生经历造就了其复杂的个性

朱元璋的早年艰辛为人所共知,他也并不回避自己的艰辛往事,一字一句都镌刻在他为父母修建的皇陵碑上。洪武十一年(1378),朱元璋命江阴侯吴良视察督工在老家凤阳为父母修建皇陵。这一年朱元璋已经50岁了,到了知天命的年纪,一时思绪回到了几十年前,仿佛“见苍颜皓首,忽思往日之艰辛”。翰林侍讲危素奉命撰写了皇陵碑文,朱元璋读罢却并不满意,于是亲自动笔,写下《御制皇陵碑》文,揭露了自己的艰难往事。这一千余字至今仍镌刻在凤阳皇陵碑上,赵翼评价其文“粗枝大叶,通篇用韵,必非臣下代言也”。这是朱元璋亲自撰写的回忆录。


颠沛流离的家族迁徙史


朱元璋用很简短的文字记述了自己的家族史,只有16个字:昔我父皇,寓居是方,农业艰辛,朝夕旁徨。


朱元璋的出生地安徽凤阳,在明代称之为中都,政治地位尊崇,还修建了恢宏的城墙宫室,然而其所在的江淮内陆在今天也不是经济发达的区域。在元代,此处的命运则更加悲惨:这里曾是宋金、宋蒙交战的前线,残酷的拉锯战持续了数百年,一座座名城变成废墟(如姜夔笔下的扬州),百姓四散,土地荒芜,水利失修,灾害四起。而元代定都北方,仰仗南方的漕粮北运,为了维持南北漕运的命脉——京杭大运河不被黄河泥沙淤积,淮河下游成了牺牲品,经常泛滥,为了治水又不得不征发百姓服徭役,一年到头没有安生日子好过。


朱元璋的家族史就是这片无常土地的灾难史。


若问朱元璋的老家在哪里,大部分人会不假思索地回答凤阳。然而按今天的行政区划,朱元璋的大哥生于江苏盱眙,二哥三哥生于安徽五河,朱元璋是朱家第一个凤阳人,这显示了朱氏家族颠沛流离的迁徙史。在元代的江淮内陆连脱贫都很困难,更不要说致富了。勤劳的农民连勉强糊口也做不到,几代人奋斗攒下来的家业,一次灾害或是徭役就会消耗殆尽。


朱元璋就降生在这片多灾多难的土地上。按照家族的辈分,这个新生的男孩被人叫作朱重八。这个佃农的孩子从小干农活,在大伯和父亲教导下,他知道先祖们曾经靠勤奋耕耘过上了有房有地的温饱生活,也知道了在衙役逼迫下,被迫举家迁徙、家道中落的历史。若问此时朱重八的人生理想,无外乎做一个自给自足的自耕农而已,这就是他祖辈、父辈奋斗一生的目标。


从朱重八到朱元璋


在朱重八的17岁那年(元顺帝至正四年,1344),一场干旱席卷了江淮,随之而起的是遮天蔽日的蝗虫与横行的瘟疫。朱氏家族经历了那么多的起起落落,一家人都挨过来了,但这次的厄运来得猝不及防。


在这年的四月六日,父亲去世,3天后大哥去世,13天后母亲去世。朱家是外来户,在当地没有地,只能向地主刘继德向求一块坟地,却遭到了刘继德的辱骂。在“阖家守丧”的灾难性惨剧中,为富不仁者的冷漠与残酷深深刺痛了少年朱重八。最终好在刘继德的哥哥,退休官员刘继祖出了一块地让他安葬父母兄弟,50岁的皇帝朱元璋回忆当年,是“殡无棺椁,被体恶裳,浮掩三尺,奠何肴浆”,何其惨痛!


这块小小的坟地在25年后成了凤阳皇陵,这位好心的刘继祖被朱元璋封为义惠侯,赏赐良田30顷报答恩情。然而在当时,17岁的朱重八并不知道明天在哪里,与幸存的兄弟痛哭一场,“兄为我哭,我为兄伤。皇天白日,泣断心肠”。


终于,邻居汪大娘让儿子领着朱重八,带着礼物投奔了凤阳城南凤阳山上的皇觉寺。


这灾荒年月,地主家也没有余粮,更别提寺庙了。朱重八在皇觉寺总共待了50多天,寺院的地也打不上粮食,就遣散僧众外出托钵乞食。此后3年,朱重八作为游僧走遍了淮河中游的“光、固、汝、颍之间”,也就是今天的河南南部、安徽北部。这里生活着数以百万计的困苦民众。朱重八的这3年游僧生涯,实际上就是在一片困苦的土地上乞讨求生。


在毫无希望的现实面前,幸存的百姓将希望寄托给民间秘密教派。始创于南宋的白莲教,在江淮等地大量聚众收徒,形成庞大的地下势力。这一教派认为信仰末世时,弥勒佛会降临世间,带领教众脱离苦海。这些民间秘密宗教采取了扁平化、去中心化的组织模式,尽量在官府视线以外举办法事,各个分支之间没有密切联系。即使破获其中一支,你也没法顺藤摸瓜端掉他们的老巢,因为人家根本就没有老巢,擒贼先擒王的策略对白莲教而言是无效的。


随着独眼石人如期而至地出现在黄河工地上,“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的民谣终于应验,白莲教徒韩山童、刘福通迅速起事,起义者头戴象征赵宋火德的红巾。


朱重八很快也加入了白莲教徒云集的红巾军,并改名朱元璋。白莲教主韩山童不久阵亡,其子韩林儿继位,号称小明王。朱元璋在起义军中很快崭露头角。主动前来投奔的书生李善长曾建议朱元璋效法汉高祖刘邦,如此一来“天下不足定也”。


朱元璋其实对白莲教的装神弄鬼看得很透——在发动起义的时候,没有这种超自然力量的支持,是很难号召成千上万人的。但宗教结社是松散而去中心化的,如果要想建立一个强有力的政治组织,进而统一中国,还是得靠儒家士大夫那套。既然如此,朱元璋也就言听计从,四处延揽知识分子,希望能有张良那样的贤臣辅佐。


与儒家学者的交往


朱元璋受的教育有限,无非是在庙里跟着念经和尚学着认了几个字,后人评价他是“以游丐起事,目不知书”,但朱元璋并不以此为耻。明朝建立后,朱元璋写下了《御制资世通训》这本小册子,从中不难看出他对自己文化程度的认识。


朱元璋承认自己小时候家里没钱读书,“圣人、贤人之道一概无知”,但当时年幼单纯的他又很喜欢听劝人向善的“善人之言”,这构成了朱元璋心目中理想社会的基础。随后经过元末的群雄并起,戎马倥偬间更加顾不上文化学习,直到数年之后,朱元璋逐渐闯出名堂,才“乃寻儒问道,微知其理”。


朱元璋在《御制资世通训》中写道:父母既不贤明也算不得愚蠢,孩子没人教导,结果这孩子又孝顺又友爱,谁都没他优秀,这是为啥?(有父母不贤而不愚,子无师而乃仁,于六亲和,父母孝,悌于兄,朋友信,睦四邻,农者勤于农,士者勤于士,博精于人事,其源何如?)


朱元璋认为,这是因为这样的父母都是“淳心之人”,祖上积德,父母自己知识水平不高,孩子只能向周围人学习,博采众家之长,比那种跟着一个教书先生读死书的孩子不知高到哪里去了。毕竟“一师之学,一人之见而已”。不难发现,朱元璋这说的就是他自己。个人奋斗固然重要,但也要考虑历史的行程。


他起兵不久后打下滁州,老儒生范常拄着拐杖来到军营门口,朱元璋和这位老乡聊得很投机,就把他留下。打下太平,当地的易学专家陶安又来归附,朱元璋问他,我想打金陵,你看如何?陶安说我当然支持啦,金陵是帝王之都,“抚形胜以临四方”,打下这里就可以平天下啦。易学专家都这么预测了,朱元璋自然很开心,下令把陶安也留下。打下金陵后又延揽名儒数十人,随后就向徽州和浙东进军,这两处固然是战略要地,但同时也是文教重镇,书生云集,在这两个地方,朱元璋认识了让他“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的朱升、“开国文臣之首”宋濂、“吾之子房(张良)”刘基。


这两个地区以徽州和金华盆地为主,实际上是连为一体的,遍布着丘陵和溪涧,离政治重镇很远,所以在宋元之际反倒比较安全,很少受到战争的打击。虽说在丘陵之间,沟谷纵横,但毕竟江南水乡,河流纵横,坐上一只船也可以航行四方,在当时的条件下,区域内部的交流很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