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的美少女该是什么样?穆夏给出了答案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 作者:张佳伟 | 发布时间: 2019-01-03 | 9192 次浏览 | 分享到:
我很怀疑许多日本少女漫画家抽屉里,都藏着一本阿尔丰斯·穆夏的画册:海报史上开天辟地的人物,史上最卓越的美少女画者,新艺术的领导人之一——虽然他很讨厌这个词,“艺术哪有新与旧?艺术就是艺术。”

我很怀疑许多日本少女漫画家抽屉里,都藏着一本阿尔丰斯·穆夏的画册:海报史上开天辟地的人物,史上最卓越的美少女画者,新艺术的领导人之一——虽然他很讨厌这个词,“艺术哪有新与旧?艺术就是艺术。”


27岁的1887年,他到巴黎学画时,已经做了6年装饰画与人物画家。他在巴黎进修,也给杂志提供插图。1894年12月26日,他在出版商莫里斯·德·布伦霍夫那儿,亲眼看布伦霍夫接了个电话,话筒那头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女演员”“圣女贞德之后最有名的法国女人”“神选的莎拉·伯恩哈特”:


“我要1月1日之前,给我的《吉斯蒙达》来个大海报!”


“不可能啊,现在圣诞假期,我手头没一个画家有空的——而且时间那么短!”


生死之际,穆夏搭茬了:“我画过莎拉——还画过不少呢。”


1895年新年到来时,巴黎街头出现了这幅传奇海报。穆夏用寥寥几天时间,制造了比真人还大的海报:莎拉在画中自然高贵美丽,而画面中的拜占庭风花纹与植物花束,从此成为穆夏的招牌典型。莎拉很是满意,订购了4000张海报,又给了穆夏6年的合同。


从此穆夏一举成名,1896年,传奇的《四季》四联画出来了。再2年后,1900年巴黎世博会,穆夏的作品大放异彩,成为奥地利的骄傲。又2年后,他开始设计珠宝。此后便是各色平面设计等等。


按20世纪初巴黎人的观点,穆夏的艺术特色是优雅华美:拜占庭风的雕纹,与姑娘长发相得益彰的花叶,美丽到让人目不暇接,是所谓给美丽做加法。但穆夏的故乡布拉格,以收藏穆夏其他设计作品为主的馆藏,却留了一句美国演员莱斯利·卡特的话:“他简化了许多东西。”


为什么呢?回到1895年莎拉那幅传奇的海报。这幅画固然美丽,但那年莎拉·伯恩哈特年过五十。根据流传下来的照片,51岁的她已有了许多这个年岁女演员无法避免的东西:黑眼圈、皱纹、为了保持身材而出现的面颊阴影,诸如此类。但穆夏巧妙地将莎拉的形象理想化了,仿佛给人的照片加了美图滤镜;与此同时,加上各色花束与花纹,使之美丽。即同时做了减法与加法,将莎拉的形象抽象化、简化之后,又加上了自己的新构思。


穆夏后来承认过,虽然已经靠插图与海报大发其财,但他还是喜欢从珠宝与平面图案设计里找灵感,喜欢拍照,喜欢看舞蹈。说他是个跨艺术门类爱好者,大概不算错。


非常有趣的一点:众所周知,在穆夏之前,欧洲最擅长描述理想人体美的画者,是米开朗基罗和安格尔。米开朗基罗主业是雕塑家,安格尔秉持的新古典主义审美则被学者阿纳森归结为“雕塑式审美”。比起色彩、情感、光影与写实,他们更在意和谐理想的美。而文艺复兴——古典——新古典这条线最后延伸的方向,正是抽象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