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第一舰队”的全军覆没:北洋水师的病根究竟在哪儿?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 作者:许华 | 发布时间: 2019-01-03 | 973 次浏览 | 分享到:
1888年12月17日,北洋水师于山东威海卫的刘公岛正式成立。这支近代化海军舰队,是清朝建立的四支近代海军中实力最强、规模最大的一支。但不到十年的时间,就在中日甲午战争中全军覆没。

中日两国都是在西方国家坚船利炮的攻击或威胁下,被迫对外开放门户的。从19世纪60年代起,两国相继开始学习西方,大举建设和发展新式海军。但是,为什么在19世纪末的这场海战中,看似更为庞大的北洋海军会遭遇如此惨败呢?


1.保全军舰;

2.寻找战机袭击日军运兵船队;

3.保护己方海上运输线的安全。


在此,保全军舰仅用于保护己方的海上运兵线,这就必然使北洋海军本应具有的战略价值被大打折扣,使这支颇具规模的海上机动攻击力量充当运输护航队,最多也只能充当针对敌方运输船的突击队,而不能给敌方海军作战兵力以致命打击,自然难以在战争中获胜。


海军是在海洋上履行战略使命的军种,其最强大的生命力来源于积极进取的海上军事战略。作为一个军种,海军就是“海洋上的野战军”,其最大的特色和本质就是进攻;即使是在防御作战当中,也应该寻求或创造一切可能的战机,去大胆实施积极的攻势作战行动。而任何一支奉行消极防御战略的海军,在战争中必然是只能落得被动挨打甚至彻底覆败的结局,甲午战争中的北洋海军正难逃这种下场。


缺乏以舰队决战的方式争夺以制海权为核心的正确战略指导,终于铸成北洋海军的败局。与此完全相反的是,日军大本营非常明确地将通过舰队海上决战而歼灭北洋海军列为日本海军的首要作战任务,其作战指导思想是积极的。这也正是李鸿章和中国军政当局所亟缺的一条。仅此一点,就充分显露出中日两国在海军战略暨海权运用方面明显的高下之分,其在战场上的后果则是必然的。

 

“伤心问东亚海权”

 

19世纪末,帝国主义列强在华争夺势力范围,强租军港,构筑炮台,修建军事基地,控制了南起广州湾、北至旅大的众多沿海战略要地,并将炮舰驶入渤海湾内和长江之内的多处重要港口,从而形成了一个中国门户洞开,藩篱尽失,京畿腹地处于列强炮口之下的严重危机局面。


1911年秋,腐朽没落的大清王朝被推翻。1912年12月4日,中华民国第一任海军总长兼海军总司令黄钟瑛将军病逝。面对当时中国所处的严峻外部形势,孙中山先生写下了这样一副情真意切的挽联:“尽力民国最多,缔造艰难,回首思南都俦侣;屈指将才有几,老成凋谢,伤心问东亚海权!”


的确,恰如孙中山先生所发出的“伤心问东亚海权”的时代浩叹,中国在自鸦片战争后的百余年中,英、法、日、俄、美、德等列强,从海上入侵84次之多,入侵舰艇达1860多艘次,入侵兵力约达47万人。中国无海权则国家无兴盛,甲午战争就是最惨痛的历史教训。


在甲午战争前几年,美国海军学院院长艾尔弗雷德·塞耶·马汉以理性思维总结出海权理论而享誉世界。马汉的海权理论,将控制海洋提高到国家兴衰的最高战略层面。马汉后来又高度概括地指出:“海权包括凭借海洋或通过海洋能够使一个民族成为伟大民族的一切东西”;“无论平时还是战时,对海权的运用便是海军战略”。马汉的海权理论昭示世人:海权是一个战略范畴,是国家海洋战略与海军战略的核心与基础;海权的实质是国家通过运用优势的海上力量与正确的斗争策略,实现在全局上对海洋的控制权力。1890年,小罗斯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