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泰姬陵,莫卧儿王朝的精神和魂魄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 作者:梅岱 | 发布时间: 2018-07-16 | 198923 次浏览 | 分享到:
印度泰姬陵,世界新七大奇迹之一,是莫卧儿王朝第五个皇帝沙贾汗为他的爱妻泰姬·玛哈尔修建的陵墓,从泰姬·玛哈尔去世的1631 年开始,历时22年,动用两万余人,终于在1653 年落成,它是莫卧儿建筑的精髓,莫卧儿王朝的精神和魂魄。



沙贾汗像,1628-1658 年间莫卧儿王朝皇帝,他在建筑艺术方面有很高的造诣,被后人称作“印度历史上的建筑狂”。阿格拉堡的扩建,德里红堡的兴建,还有大清真寺、珍珠清真寺,都出自他的手笔,泰姬陵则是他的登峰造极之作

这倒使我想到中国历史上也有这样几个皇帝:唐玄宗李隆基、南唐后主李煜、宋徽宗赵佶、明熹宗朱由校。他们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本职工作”不怎么样,业余爱好却风生水起。李隆基曾有过励精图治、“开元盛世”的光鲜,但后来怠于政事、耽于所溺,陶醉梨园粉墨、霓裳乐舞,被后人奉为梨园鼻祖,却差点丢了江山。李煜开创了一代词风,可算得上词赋大家,却成了亡国之君。赵佶书法绘画自成一体,成就斐然,却做了金朝的俘虏而客死他乡。朱由校热衷鲁班事业,喜欢和桌椅板凳打交道,开明式家具先河,国家大权却落在奸臣魏忠贤手里。

当然从历史的远处看,他们不过是中国历史上众多昏庸皇帝中的几个罢了。帝王们的主业是治国,不务正业必然误国误民,从江山社稷、百姓安危讲,他们都落了个千古骂名。可不同的是,他们在文化艺术某一领域发展的历史长河中的地位和贡献又是他人不可替代的。如果没有李隆基,便没有后来梨园一行的弟子传承。如果没有李煜,便没有词的自成高格,登上大雅之堂。如果没有赵佶,便没有书界“瘦金体”和画界“院体”。如果没有朱由校,便没有明式家具的独领风骚。所以,从文化意义上讲,他们应该得到尊重,中华文化史上应该有他们的位置。只不过,历史常会开玩笑,是历史把他们的椅子放错了位置,金銮殿的龙椅本不应该是他们坐的。


阿格拉堡,位于印度阿格拉,距离泰姬陵西北约2.5 公里,全部采用红砂岩建造而成,故又称红堡,与德里红堡齐名,沙贾汗晚年被儿子奥朗泽布囚禁于阿格拉堡的一座塔楼里,隔着窗户眺望泰姬陵度过了8 年余生

泰姬陵的出现,还与莫卧儿作为外来统治者奉行的开明宗教文化政策有关。莫卧儿的帝王们主张不同教派相互宽容,不同文化和谐共生,这使得包括建筑在内的所有艺术都得到发展。前不久在电视里看到故宫举办印度珠宝艺术珍品展,令人惊叹的成就、艺术巅峰的展品都出自莫卧儿王朝。研究泰姬陵艺术的专家们说,泰姬陵是多元艺术的结合体,是当时艺术的创新之作。它像印度建筑又不像印度建筑,像波斯建筑又不像波斯建筑,具有伊斯兰风格又不完全是伊斯兰建筑,甚至有欧洲学者从建筑风格的角度考证,设计师竟是意大利人。也有蒙古艺术家说,泰姬陵那浑圆的穹顶,灵感一定来自“天似穹庐”的蒙古包。这“像与不像”,俨然像齐白石“似与不似”之说。太似为媚俗,不似为欺世,既似又不似自然就精彩了。其实就艺术来说,泰姬陵既有印度艺术雄浑大气的底蕴,又有伊斯兰阿拉伯艺术精柔别致的特色,还有波斯艺术空灵简洁的气韵。应该说,它是多种艺术风格融合、创新的综合体,是多元文化碰撞结出的硕果。是融合和创新造就了最令印度骄傲的建筑,造就了世界建筑史上的一座丰碑,使之名垂千古。生物界提倡远缘杂交、提纯复壮,其实艺术也一样。多元的结合才能创造出更新奇、更有生命力的作品,近亲繁殖的结果是停滞和退化。泰姬陵的伟大,就在于它融合了多种传统。泰姬陵属于莫卧儿,属于印度,也属于全世界、全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