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泰姬陵,莫卧儿王朝的精神和魂魄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 作者:梅岱 | 发布时间: 2018-07-16 | 198910 次浏览 | 分享到:
印度泰姬陵,世界新七大奇迹之一,是莫卧儿王朝第五个皇帝沙贾汗为他的爱妻泰姬·玛哈尔修建的陵墓,从泰姬·玛哈尔去世的1631 年开始,历时22年,动用两万余人,终于在1653 年落成,它是莫卧儿建筑的精髓,莫卧儿王朝的精神和魂魄。


这确实是个有点凄楚悲凉而又缠绵悱恻的故事。一些文人们常把泰姬陵称作是永恒不朽的爱情象征,称之为爱情纪念碑,借颂扬泰姬陵来歌颂爱情。年轻的导游们则喜欢借用爱情这个话题,穿凿附会、添枝加叶编造出有滋有味的八卦故事,以满足游客们的兴味,自然也使这座冰冷坚硬的石头建筑多了几分亲近和温情,以至吸引了世界各地的少男少女们带着婚纱来拍照留念。

对于帝王们的爱情,我总以为是不必歌颂赞扬的。每当听到这类故事,本能地觉得浑身不舒服。在莫卧儿王朝的帝王中,沙贾汗本就是最为挥霍无度、奢靡荒淫的。作为权倾天下的一国之君,不惜耗费国家大量人力物力,穷奢极欲、劳民伤财,只为爱妻遗愿,这本该受到世人唾骂的,怎么可以冠以爱情的名义来赞颂呢?按此逻辑,周幽王为了博得褒姒的一笑,导演烽火戏诸侯的闹剧岂不是也可用爱情来粉饰了。前些天看到电视里一档文艺类访谈节目,嘉宾在解读传统文化时,把唐明皇李隆基和杨玉环的关系拔高为“伟大的音乐家和伟大的舞蹈家之间、心有灵犀一点通式的纯洁爱情”,就更感觉不是味道了。且不说唐玄宗强行夺走自己儿媳本身就有悖伦常,作为一国君王,沉湎女色、昏聩无道,整日里“芙蓉帐暖度春宵”“从此君王不早朝”,爱美人而不惜江山,本应千夫所指,大可不必夸赞颂扬。有讽刺意味的是,他们曾经的海誓山盟在马嵬坡都化为三尺白绫“此生休”的悲剧。文人们咏颂李、杨故事的诗词歌赋甚多,李白的《清平调》,白居易的《长恨歌》,李商隐的《马嵬》等,都从不同视角,或赞美,或同情,或嘲讽,皆而有之。我倒是推崇清代文人袁枚写的四句诗:莫唱当年长恨歌,人间亦自有银河。石壕村里夫妻别,泪比长生殿上多。袁枚对李、杨的爱情不屑一顾,他的同情之泪洒向百姓。

泰姬陵的价值在于建筑艺术,与爱情无关。它之所以受到来自世界各地人们的青睐,之所以能够入选世界新七大奇迹,主要在于其艺术之美征服了人们的魂魄,从而确立了它在世界建筑艺术史上独一无二的地位。我们可以随便翻开一本建筑艺术书籍,肯定不会没有泰姬陵的身影。


沙贾汗的纪念碑

有人说过,有时候一座建筑比一个王朝更重要。曾经盛极一时的莫卧儿王朝早已灰飞烟灭,可泰姬陵却依旧巍然屹立在那里,人们可以从泰姬陵了解莫卧儿、走进莫卧儿。人们对泰姬陵的景仰,自然也景仰那个缔造泰姬陵的时代;人们称颂泰姬陵的伟大,自然也会认可那个建造这一伟大建筑的王朝,泰姬陵成了莫卧儿的标志。人们说,建筑是凝固的音乐,其实建筑也是凝固的历史,是考量一个朝代文明的尺度。因此,不应该把泰姬陵仅仅看作是座建筑,它是莫卧儿的精神和魂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