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泰姬陵,莫卧儿王朝的精神和魂魄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 作者:梅岱 | 发布时间: 2018-07-16 | 409472 次浏览 | 分享到:
印度泰姬陵,世界新七大奇迹之一,是莫卧儿王朝第五个皇帝沙贾汗为他的爱妻泰姬·玛哈尔修建的陵墓,从泰姬·玛哈尔去世的1631 年开始,历时22年,动用两万余人,终于在1653 年落成,它是莫卧儿建筑的精髓,莫卧儿王朝的精神和魂魄。
人的记忆是有选择性的。在你经历的人、事、物中,有些过不了几天便从你记忆的屏幕中消失得无影无踪,有些则无论过了多少年都清晰可辨、依然如初。

那是在2005年,我到印度访问,大约三、四天的时间里,走了几个城市,参观了不少地方,没过多久大都模糊淡忘,但唯有泰姬陵却永远地定格在我的记忆中。以至这些年,一提到印度,便想到泰姬陵。仿佛在我的意识中,泰姬陵就是印度,印度就是泰姬陵。


印度泰姬陵,世界新七大奇迹之一,是莫卧儿王朝第五个皇帝沙贾汗为他的爱妻泰姬·玛哈尔修建的陵墓,从泰姬·玛哈尔去世的1631 年开始,历时22年,动用两万余人,终于在1653 年落成,它是莫卧儿建筑的精髓,莫卧儿王朝的精神和魂魄

先前对泰姬陵的了解,都是从媒体报道和旅游手册的简略介绍中得到的,想象中的泰姬陵也没有离开曾经见到过的陵园墓塚的景象。还是使馆同志一番诚恳的劝导,才下了决心去参观的。他们说,到印度来不去泰姬陵,一定会遗憾的,就像到了中国,不看看长城怎么可以呢?这是一个最简单的理由,也是最能打动人、说服人的理由。和长城挂上钩,这对于中国人来说,自然就有了格外的吸引力。

记得那一天,我们一大早乘汽车从新德里出发,公路坑坑洼洼、坎坷难行,常有不守规矩的大卡车和横冲直撞的摩托车挤占在道路中间。也就200多公里的路程,整整走了大半天。等我们从汽车下来,一个个灰头土脸、疲惫不堪,出发前的兴致荡然全无。


新德里俯瞰

人们常说,看景不如听景,这也是许多人的经验之谈。大凡人们要介绍一个地方的名胜,不免要有点儿夸张和渲染,包括一些文章对泰姬陵“无与伦比”“空前绝后”之类的赞颂,我总觉得未必如此,心里难免要打一点折扣。文人们写文章,往往会虚张一点、过头一点,不然怎么可以招徕读者呢?

可这一次看到泰姬陵,倒是应验了那么一句话:百闻不如一见。亲眼所见、身临其境的那种感受和体味,是任何人的描述和介绍都无法代替的。看到泰姬陵的一刹那,只觉得惊艳叫绝,神情为之一振。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座宏伟壮美、富丽堂皇的宫殿,雄宏的中央穹顶在四座精巧亭阁的烘托下,高高升向天空,映衬在湛蓝的天际里,仿佛是天堂里的琼楼玉宇。通体乳白色的大理石,使主殿、宣礼塔和宽阔的台基浑然一体,有一种童话般超凡脱俗的气韵。下意识地感到,这不就是一件充满美的旋律、美的意蕴,精美绝伦的艺术杰作吗?似乎应该放置在一个晶莹剔透的玻璃柜来陈设。人们常用“夺目”来描述人物和景致的美妙,可泰姬陵不光“夺目”,而且“夺心”——夺人心魄。

做过美国总统的克林顿看完泰姬陵后曾说,世界上只有两种人,一种是见过泰姬陵的,一种是没有见过泰姬陵的。其实最早说这话的是19世纪英国的水彩画家李尔。一位政治家,一位艺术家,他们有不同的价值观,看来在艺术面前是有共同语言的,他们在以一种特别的表述赞美泰姬陵,实际是赋予了泰姬陵在人类文明史上的特殊地位。是啊,全世界70多亿人,见过泰姬陵的毕竟是少数。在克林顿和李尔看来,这部分人不光是饱了眼福,重要的是他们多了一份人生的幸运,也因此多了一份经历,“见过泰姬陵”从而成为一种身份的标志。


克林顿(中)参观泰姬陵


泰姬陵的价值与爱情无关

泰姬陵带来心灵的震撼,自然让我对它的“今生前世”产生了兴趣。泰姬陵是莫卧儿王朝的第五个皇帝沙贾汗为他的皇后泰姬·玛哈尔修建的。泰姬·玛哈尔是莫卧儿王朝一个波斯官员的女儿,由于她生性聪颖、多才多艺、貌美如仙,深得沙贾汗的宠幸。印度的史学家说,“她集三千宠爱于一身,以致对待其他妻妾不及对她的千分之一。”他们一日不可分开,即便是征战沙场或外出巡视,也要把泰姬·玛哈尔带在身边。就是在一次南征途中,泰姬·玛哈尔为沙贾汗生下第十四个孩子后不久,便在布尔汉普尔的军帐中香消玉殒,年仅38岁。临终时泰姬·玛哈尔要沙贾汗为自己修一座最美的陵墓,以使人们能够永远地记住她。


泰姬·玛哈尔像,她是莫卧儿王朝一个波斯官员的女儿,由于她生性聪颖、多才多艺、貌美如仙,深得沙贾汗的宠幸

失去爱妻的沙贾汗哀痛欲绝,几乎不理朝政,整日郁郁寡欢、以泪洗面,据说没有多久便须发花白。唯一可以使他聊以宽慰的是,他已下定决心,要以一言九鼎的权威,不惜一切全力建造一座天下最美的陵墓,以满足爱妻的遗愿。他亲自勘察,在亚穆纳河畔选定地址,请来当时著名的土耳其、波斯建筑师。当然,沙贾汗本人就热衷于大兴土木,沉迷于豪华宫殿建设。因此,泰姬陵的建造,使他对爱妻的深情厚谊和对建筑的痴迷融为一体,自然他要倾其毕生的智慧和心血。从泰姬·玛哈尔去世的1631年开始,历时22年,动用两万余人,终于在1653年落成。从此,沙贾汗每隔几天都要身穿白色礼服到泰姬陵来看望亡妻的棺椁。本来,沙贾汗还要在亚穆纳河对岸给自己造一座和泰姬陵一模一样的陵墓,区别在于泰姬陵用的是白色大理石,他的陵墓用黑色大理石,中间架一座银色的桥梁连通,以表他和爱妻生死相依、连理不分,生在一起,死后有“鹊桥”相连。这是多么浪漫美妙的构想!可悲的是,就在他的陵墓将要动工的时候,他的4个儿子趁着老子萎靡不振、懒于问政之机,为争夺王位打开了内战。1658年,三儿子奥朗泽布胜利,在德里称帝,废黜了父王,并把沙贾汗幽禁在泰姬陵不远处阿格拉堡的一座塔楼里。这狠心的三儿子可能看在父亲对母亲的一往情深上,把他关在了一处可以从一扇小窗户看到远处泰姬陵的房间。整整8年,已是风烛残年的沙贾汗每天都是在这扇小窗里望着孤寂的泰姬陵度过的,直到1666年郁郁而终。奥朗泽布总算良心还没有完全泯灭,答应了父亲临终前的请求,把沙贾汗的灵柩安放在泰姬陵里他母亲的棺椁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