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年代的工科生有多厉害:文能设计飞机,武能开战斗机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 作者: 郭晔旻 | 发布时间: 2018-04-13 | 167611 次浏览 | 分享到:
据杨振宁回忆,“教室是铁皮屋顶的房子,下雨的时候,叮当之声不停。地面是泥土压成的,几年之后,满是泥坑。窗户没有玻璃,风吹时必须用东西把纸张压住,否则就会被吹掉”。
“今日之胜利,于我国家有旋乾转坤之功,而联合大学之使命,与抗战相终始。”——冯友兰

清华工学院的“马甲”

西迁昆明之初,西南联合大学先租得蒙自海关、昆明大西门外昆华农业学校、拓东路迤西会馆等处为校舍,总办公处设在城内崇仁街46号,但仍不敷应用。1938年7月,学校以昆明市西北角城外荒地124亩为校址,修建新校舍。1939年4月,西南联大新校舍落成,除了图书馆和两个大食堂是瓦房外,所有的教室都是土坯墙铁皮顶,据杨振宁回忆,“教室是铁皮屋顶的房子,下雨的时候,叮当之声不停。地面是泥土压成的,几年之后,满是泥坑。窗户没有玻璃,风吹时必须用东西把纸张压住,否则就会被吹掉”。至于学生宿舍和各类办公室就很寒酸了,统统是土墙茅草屋。


1939年,西南联大校舍在昆明建成,教室全为铁皮屋顶土坯墙,据杨振宁回忆,“下雨的时候,叮当之声不停”

这当然不是设计问题。西南联大新校区的设计出自著名建筑师梁思成和林徽因的手笔。迫于校方的资金捉襟见肘,梁氏夫妇的设计方案只得一改再改:高楼变成了矮楼,矮楼变成了平房,砖墙变成了土墙……最终留下的,可以说是他们的设计生涯中最不美观的“陋室”。其实,感到无可奈何的又岂只梁思成和林徽因二人!即使以西南联大工学院自身之实力,在正常情况下也断不会设计出如此简陋的校舍。


1944年,因经费不足,陷入财政危机的西南联大校方不得不将原本教室的铁皮顶卖掉,改茅草顶

联大的工学院,在很大程度上是以原先清华大学工学院的班底组成的。其中的土木工程系基本保持了清华大学土木系的原建制,事实上就是战时的清华大学土木系,包括了现在的土木、水利、铁路、公路、市政、建筑等方面的专业,是一个综合性的土木工程系。系主任先后由蔡方荫、陶葆楷担任,师资力量比战前充实。比起其他院系幸运的一点是,在抗战烽火刚刚在卢沟桥燃起的时候,1937年暑假,清华大学土木系1938、1939届学生在施嘉炀、吴柳生、覃修典等教授率领下正携带全部测量仪器到山东济宁进行测量实习,因此在北平(今北京)沦陷时,测量仪器得以全部保存下来,后来运到昆明。这样一来,西南联大土木系测量实习时,可以做到每两人有一台经纬仪和一台水平仪;在大地测量和天文测量的实习中,有蔡司精密经纬仪、精密水平仪和标准钢尺可资使用,这在当时其他大学中是不易做到的。工程材料实验室的设备也较多,万能试验机的荷载能力为当时各大学之冠。

联大的机械系主要也渊源于清华大学机械系。迁校伊始,百废待兴,校舍和教学设备均尚短缺。机械系任务尤为繁重。不但要解决本系和外系的讲课任务,还要于短期内从无到有建起金工实习工厂和热工实验室。幸而早在七七事变前一两年,清华大学机械系便已在作南迁准备,将实习工厂的几十台机床和热工实验室的热机拆迁南运,不仅满足了学生实习要求,后来竟还能生产手摇钻、台钻、简易车床、水管阀门、木工车床、水泵等产品,实在是难能可贵。机械系的著名老教授刘仙洲,当时年龄已超过50,他以其多年从事机械工程教育工作的经验,对于机械系的课程设置、师资人选、充实教学设备等方面提出许多宝贵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