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功夫的女星才漂亮:古墓丽影跟她们比,简直弱爆了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 作者:刘心印 | 发布时间: 2018-03-22 | 19444 次浏览 | 分享到:
2018年3月16日,电影《古墓丽影:源起之战》上映,我们又一次见识到了十分能战斗的劳拉。但是,作为具有悠久历史的功夫大国,银幕上中国功夫女星的战斗力可能甩劳拉几条街, 不信国历君列给你们看。
2018年3月16日,电影《古墓丽影:源起之战》上映,我们又一次见识到了十分能战斗的劳拉。但是,作为具有悠久历史的功夫大国,银幕上中国功夫女星的战斗力可能甩劳拉几条街, 不信国历君列给你们看。


电影《古墓丽影:源起之战》剧照

放眼国际影坛,“打女”真是另类玫瑰。随着时代变迁、科技发展,打女们在银幕上的地位越来越高,除了功夫更好外,形象与性格也更加饱满。她们在动作片中不再是男性的陪衬,女权意识在一招一式中渐渐舒展,成为女性地位上升的象征。

“全香港的人都认识我”

年轻的郑佩佩,五官秀美,隐隐有英武之气,与后来的林青霞有几分相似。1963年,17岁的郑佩佩考入邵氏电影公司南国实验剧团第二期,毕业后成为邵氏力捧的“影城十二金钗”之一,潘迎紫与她同期,两年后进入“新十二金钗”行列。

当时的香港电影流行反串,郑佩佩的第一个银幕形象即是在《宝莲灯》中女扮男装。1964年的文艺片《情人石》,令郑佩佩一举成名,她在影片中青春活泼的形象迷倒众多观众,并因此获得国际独立制片人协会“金武士奖”,那是亚洲人第一次获得该奖。但郑佩佩真正在邵氏美女阵营中脱颖而出还要等到两年以后。

从小学习芭蕾舞的郑佩佩有“长腿姐姐”之称,胡金铨看中她的舞蹈功底,邀请她出演香港新武侠电影的开山之作《大醉侠》。舞蹈、武术,听起来差不多,演起来完全两码事。郑佩佩饰演的金燕子,在影片中使两柄短剑,武打动作干净漂亮,但明显有芭蕾舞的痕迹。武术讲究底盘稳,芭蕾舞则要向上伸展,在寺庙打斗的一场戏中,郑佩佩在一群悍匪中间微微扬起下巴,像一只孤独的小天鹅。在南国实验剧团时,公司曾找来武师教她们武打动作,很多女孩因为鼻子被打出血而大哭,这让好强的郑佩佩十分看不起,觉得丢了女孩子的脸,“能吃苦”是胡金铨选中她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1966年电影《大醉侠》剧照,郑佩佩饰演的金燕子在影片中使两柄短剑,武打运作干净漂亮,但明显有芭蕾舞痕迹

在《大醉侠》中与郑佩佩搭档的“大醉侠”岳华、“玉面虎”陈鸿烈是南国实验剧团的三期学员。两人入学时,正赶上二期学员排演毕业话剧《香妃》,郑佩佩演女主角香妃,他们俩站在乾隆身边跑龙套。潘迎紫在《大醉侠》中演金燕子手下的无名女兵,后来成为著名动作片导演的程小东当时才12岁,随父亲在片场玩,被拉去演一个没名字的小和尚,一出场就被射瞎了眼睛。

1966年,《大醉侠》上映后取得了空前的成功。这部戏的主角本应是“大醉侠”岳华,但却被“金燕子”郑佩佩抢去了风头,也一举奠定了她邵氏头号女打星的地位。邵氏乘胜追击,由张彻拍摄另一部武侠剧《金燕子》。郑佩佩对张彻一向喜欢拍摄以男性为主的电影早有耳闻,起初不肯接他的戏。张彻花了很多时间说服她,保证她才是真正的女主角。不过,当片子拍出来之后,戏还是放在男主角“银鹏”王羽身上。郑佩佩在这部戏中的武打动作并不多,感情戏却很出彩。

“胡金铨会让你演100遍”

与郑佩佩同一时期的“打女”还有上官灵凤和徐枫。上官灵凤这名字,一看就是女侠,但其实并非她的本名。她出生于台湾,原名许治美,也是因为舞蹈基础被胡金铨选中,在1967年的电影《龙门客栈》中饰演女扮男装的侠女朱辉。这又是一部武侠片中的经典之作,二十多年后徐克导演的《新龙门客栈》同样获得巨大成功,林青霞扮演的邱莫言可以说是从朱辉发展而来。凭《龙门客栈》走红之后,上官灵凤开始拜师学武。跆拳道、空手道、太极剑均有涉猎,成为当时影坛少有的具备“真功夫”的影星。1973年,上官灵凤因主演时装武打片《马路小英雄》,成为金马奖的第一位“武侠影后”。1981年息影后,她在美国教授跆拳道。


1967年电影《龙门客栈》剧照,上官灵凤(左)饰朱辉

胡金铨对演员的表演非常苛刻,拍摄《龙门客栈》时经常在片场把上官灵凤骂得狗血淋头。徐枫在这部戏中扮演一个没有正脸的小角色,只需要跟在主角后面跑来跑去,心中暗自庆幸自己不是主演,不必挨骂。而主演的机会,很快就来了。徐枫童年吃了不少苦,父亲早亡,随母亲改嫁后,继父对她不好,造成了她忧郁内向的性格。胡金铨觉得她特别适合演身世凄凉的忠良之后,1970年让她在《侠女》中担任女主角,200分钟的影片中,她几乎没有笑过。“开机第一场戏是我和40多个武师打斗,结果他当着100多个记者的面骂我。那是很冷的冬天,我拍完戏后头发都滴着水。拍完胡导演的戏拍其他导演的简直太容易了,因为胡导演会让你演100遍,而其他导演一遍就过了。”多年以后,徐枫回忆说。

由于胡金铨对影片质量的执着追求,《侠女》拍了4年多。当时没有高科技,表现轻功主要靠弹簧床,演员要不停地练前后翻腾。除非特别危险的动作,一般的打戏,胡金铨都要求演员亲自上阵。《侠女》中的竹林大战成为武侠片中永恒的经典,也在此后的武侠片中频繁再现。该片后来赴法国戛纳参加影展,一举扬名国际。在拿到两届金马影后之后,徐枫转到幕后,成立汤臣电影公司,《滚滚红尘》《霸王别姬》等影片都是她担任监制。徐枫称胡金铨为启蒙恩师,出演“打女”成为她命运的转折点。

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香港,正处于经济腾飞期,一大批受过良好教育的女白领,在职场上展露锋芒。银幕上的“打女”们巾帼不让须眉,不仅功夫了得,而且侠肝义胆,某种程度上暗合了当时的社会心理,也因此获得成功。

后辈“打女”有机会出头,与郑佩佩早早息影有关。1971年,拍完《钟馗娘子》后,年仅24岁的郑佩佩“退出武林”,远嫁美国,过起了相夫教子的平常日子。对于那个时代的女影星,嫁人息影是很普遍的选择。1989年,郑佩佩婚姻失败,三年后重返香港。20年过去了,影坛已经完全是另一番模样,周星驰是最炙手可热的明星。郑佩佩经人介绍在周星驰的电影《唐伯虎点秋香》中出演华夫人,同样是“打女”,但这一次她负责搞笑。原本影片中的搞笑任务多数落在巩俐扮演的秋香身上,但是巩俐对周星驰的搞笑方式无法适应,郑佩佩却愿意放下身段,吃下“含笑半步癫”。李翰祥导演替她痛心:“华夫人这个角色,把郑佩佩给糟蹋了。”


郑佩佩在电影《卧虎藏龙》中饰演“碧眼狐狸”

李安的《卧虎藏龙》中,郑佩佩的形象再次被颠覆,她扮演了心狠手辣的“碧眼狐狸”。影片中,碧眼狐狸有一句经典台词“他瞧不起女人,因此活该死”,让不少男观众心中一凛,这一次女人要的不是爱情,是尊重。香港的老影迷仍对她曾经俏丽灵秀的脸念念不忘,内地的新观众只惊叹于她眼中的凌厉与决绝。从金燕子到碧眼狐狸,美人老去,功夫还在。

比漂亮不如比身手

杨紫琼无疑是迄今为止最成功的“打女”,从香港一路打到好莱坞,成为国际间华裔第一女星。她出生于一个富裕的马来西亚华人家庭,父亲是大律师,母亲年轻时曾参加选美是“霹雳州小姐”。杨紫琼4岁多开始学习芭蕾舞,15岁到英国学习舞蹈和艺术,后因脊柱受伤不得不终止了舞蹈生涯。1983年,母亲为她报名参加选美,她成功当选“马来西亚小姐”。按说选美出身,顺理成章地会嫁入豪门或者在电影中成为“花瓶”,但杨紫琼没有。

1984年,杨紫琼经朋友介绍来到香港与成龙一起拍摄广告。随后,她与洪金宝和林子祥合作出演动作喜剧《猫头鹰与小飞象》,在这部看名字不知所云的电影中,杨紫琼扮演一个只会喊“救我啊,救我啊”的弱女子。在后来的采访中,杨紫琼笑谈:“喊救命有一次就够了,我不想整天要人家来救我。”

在第二部影片《皇家师姐》中,她正式成为“打女”。开拍前,导演请元彪和狄威训练她,连续8个月,举重、打沙包、跑步,每天操练五六个小时。后来她加入武师健身俱乐部,成为跆拳道黑带高手。杨紫琼刚出道时曾说:“女明星比漂亮是比不完的,但是比身手,立马就可以分出高下。”从《皇家师姐》开始,她成为香港首席“打女”,保险公司甚至拒绝给她投保。1988年,杨紫琼与香港德宝电影公司老板潘迪生结婚,告别影坛。谈到结婚,杨紫琼曾说:“刺激过拍戏,刺激过穿玻璃,这是一生一世的事,不能错。”但可惜还是错了,3年后,婚姻破裂。杨紫琼却始终和潘迪生与前妻的女儿保持良好关系,把继女收为“干女儿”。


1992年,杨紫琼重返影坛,与成龙合作《警察故事III》,全部武打动作不用替身、亲自上阵,令成龙大为赞赏。此后,成龙经常对合作的武师说,“这种动作,这有一个女人可以做,就是杨紫琼”。《警察故事III》公映后,杨紫琼成为亚洲最富知名度和片酬最高的女影星。90年代初,正是动作片的第二轮高峰期,杨紫琼随后又拍摄了《武侠七公主》《东方三侠》《阿金》等动作片。

杨紫琼一定是受伤最多也最严重的“打女”。拍摄《阿金》时,她从30多米高的桥上跳下,脊柱受伤还摔断了三根肋骨,把导演许鞍华吓得满脸眼泪。影片播出时,她在该段落特意打出字幕向杨紫琼致歉。1997年,杨紫琼与皮尔斯·布鲁斯南合作《007之明日帝国》,成为第一位东方面孔的“邦女郎”。与以往金发碧眼、性感甜美的“邦女郎”不同,杨紫琼身手矫健频频上演美人救英雄的戏码,相比之下皮尔斯·布鲁斯南既笨拙又狼狈。西方动作片的武打动作通常都由替身完成,但杨紫琼却带着十几位自家班底的武师,全部动作亲自完成,让导演大为惊叹。

在《007之明日帝国》中,杨紫琼扮演秘密协助调查的中国籍探员林惠,她在片中亲自完成了所有特技

接受媒体采访时,杨紫琼经常被问道:“明明有恐高症,为什么要那么拼?”她通常笑着回答:“因为喜欢啊。越是怕的东西越是要去克服。”让人觉得她不是在演侠女,她其实就是侠女。

1999年,李安拍摄《卧虎藏龙》时集齐了郑佩佩、杨紫琼、章子怡,老中青三代“打女”,男主角周润发彻底沦为陪衬。电影中杨紫琼扮演隐忍的俞秀莲,而现实中没有人真的能读懂她的内心世界。李宗盛曾为她写过一首《爱似流星》,歌中唱道:“好多事情总是后来才看清楚,然而我已经找不到来时的路,好多事情当时一点也不觉得苦,就算是苦我想我也不会在乎⋯⋯”猜中几分心事,外人不得而知。

有灯就有人

20世纪90年代后期,由徐克、程小东等导演缔造的香港武侠片热潮逐渐退去。林青霞、胡慧中、张曼玉、王祖贤等明星都曾在武侠片热潮中以“打女”的形象出现,但都只是客串而已。林青霞在拍摄《新龙门客栈》时曾经眼部受伤,被迫返港,后面的戏份由替身施懿完成。“台湾第一打女”杨丽菁带着一身伤病退出影坛,脊柱侧弯、椎间盘突出、十字韧带断裂,一度甚至不能弯腰。李小龙之女李香凝和邵逸夫力捧的梁铮都曾经尝试做新一代“打女”,可是武侠片这个“江湖”已经没有了,“打女”无以立足。


《卧虎藏龙》中,两代“打女”——杨紫琼与章子怡终于正面交锋

谁也没想到以清纯少女形象出道的章子怡会接过棒,成为新一代“打女”。在《卧虎藏龙》中章子怡成功地塑造了玉娇龙这个角色。李安在自传《十年一觉电影梦》中写到:她头一次吊钢丝时把我们吓坏了,她的反应跟别人不同,一般人快要撞墙时,都会本能的先以手保护自己,她不是,她是拿脸往墙上撞。脸,是她吃饭的家伙,怎么会毫无防卫能力,还好没撞上⋯⋯个性还能吃苦,长得上相,是祖师爷赏饭吃。这也是机缘,她可以把玉娇龙在公元两千龙年时给吃下来。大伙努力,章子怡是被塑造出来了,将来红不红就看她的造化了。

章子怡当然是红了,并且随着《卧虎藏龙》在国际上的成功,红出了国门。玉娇龙,展现在世界面前的是全新的东方女性形象。礼教、爱情都不能束缚她内心那股完全不受管制的欲望。在李安心中,她最后的纵身一跃不是赎罪,而是解脱升华。

章子怡出演宫二姑娘宫若梅,光师傅就有北京的戈春燕、东北的关宝平和广东的韩燕武三位,以及李秀芝、李秀仁两名八卦掌顾问。在纪录片《宗师之路》中,章子怡练功时被师傅压腿,惨叫连连。后来,在采访中,章子怡说:“练功过程中,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那么残酷地折磨我们,里面没有一个镜头需要下一字马,但是师傅每天都是这么训练我们。”

《一代宗师》拍摄历时4年,那段时间正好是章子怡人生、事业的低谷。2013年初,《一代宗师》上映,凭借此片,章子怡重新夺回了江湖地位。金鸡奖、金马奖、金像奖、华表奖、亚太电影大奖、亚洲电影大奖,章子怡包揽了同期所有华语电影奖项成为影后。其演技之精湛甚至盖过了梁朝伟,更有人戏言《一代宗师》应改名为《宫二传》。

在电影《一代宗师》中,章子怡从任性的玉娇龙转变成倔强的宫二,从无法控制欲望的不羁少女成长为可以决定自己命运的独立女性。影片中,宫二对叶问说:“我心里有过你,我把这话告诉你也没什么,喜欢人不犯法。”简直可以作为新一代“打女”的爱情宣言。

《一代宗师》中有句被反复提起的台词:凭一口气点一盏灯,有灯就有人。此刻,章子怡站在灯下,后继“打女”不知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