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东坡黄州《浣溪沙五首》墨迹沉浮记
来源: | 作者:王琳祥 | 发布时间: 2018-03-12 | 13267 次浏览 | 分享到:
古人不可见,所可见者,纸上之遗文耳,故诵其诗者,如闻其言;观其书法者,如对其人。苏长公为百世文章,翰墨千古一人。
苏东坡黄州《浣溪沙五首》墨迹手卷

北宋元丰四年(1081)十二月二日,雨后微雪,苏东坡因夜来饮酒醉睡未起,童仆来告,太守徐公君猷携酒前来看望。

苏东坡急忙穿衣下床,连声感谢太守在大寒中乘车前来看望自己,并命家人到废圃挑选翠绿色的寒菜以待太守。主客对饮,无话不谈,苏东坡乘着酒兴,作《浣溪沙》三首寄怀:

其一
覆块青青麦未苏,江南云叶暗随车。临皋烟景世间无。 雨脚半收檐断线,雪床初下瓦跳珠(京师俚语,谓霰为雪床),归时冰颗乱粘须。

其二
醉梦昏昏晓未苏,门前轣辘使君车(公见访时,方醉睡未起)。扶头一盏怎生无。 废圃寒蔬挑翠羽,小槽春酒冻真珠。清香细细嚼梅须。

其三
雪里餐毡例姓苏,使君载酒为回车。天寒酒色转头无。 荐士已曾飞鹗表(公近荐仆于朝),报恩应不用蛇珠。醉中还许揽桓须。

三首词表达的意思不尽相同,词一言宾主相会在临皋亭,时在雨后微雪中。词二写徐太守乘车到临皋亭时,自己醉睡未醒。词三写古来姓苏的人都是贫穷者。因徐君猷在此之前举荐苏轼还朝,故东坡在词中表示谢意。

第二天,苏东坡从醉卧中醒来,见漫天飞雪,诗兴大起,又作《浣溪沙》二首寄怀。
 
其一
半夜银山上积苏,朝来九陌带随车。涛江烟渚一时无。 空腹有诗衣有结,湿薪如桂米如珠。冻吟谁伴撚髭须。

其二
万顷风潮不记苏(轼有田在苏州,今岁风潮荡尽),雪晴江上麦千车。但令人饱我愁无。 翠袖倚风萦柳絮,绛唇得酒烂樱珠。樽前诃手镊霜须。

为了答谢徐君猷的深情厚谊,苏东坡将五首词合在一起,认真地书写一遍,并附小序一则说:“十二月二日,雨后微雪,太守徐公君猷携酒见过,坐上作《浣溪沙》三首。明日酒醒,雪大作,复作两首。”其落款为“东坡居士轼”。

作品写就,苏东坡在卷首钤盖了“赵郡苏氏”阳文印,又在“东坡居士轼”字下钤盖了“东坡居士”印一枚。徐君猷获得苏东坡的书法新作,自然是兴奋不已,他的儿子十三郎最喜欢收藏苏东坡的字画,这件难得的佳作他打算装裱后珍藏。

光阴似箭。元代延祐六年(1319),奎章阁侍讲学士揭傒斯主修国史,管理经筵事务,为皇帝拟写制表。一日,在内府得见苏东坡《浣溪沙五首》墨迹,遵文宗图帖睦耳之命用小楷题跋其上说:

古人不可见,所可见者,纸上之遗文耳,故诵其诗者,如闻其言;观其书法者,如对其人。苏长公为百世文章,翰墨千古一人。此卷为太守徐公雪天见访作,《浣溪沙五首》,诗既高古,书复神妙,与平日酬应者不同,想见其挥毫时眼空四海,神游八极。翰林学士揭傒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