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审判下的南京大屠杀:日本陆军恶行最重,铁证如山仍不认罪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 作者:周渝 | 发布时间: 2018-03-12 | 65335 次浏览 | 分享到:
这场审判从侧面反映了一个事实:在那场席卷整个亚洲的战争灾难中,日本陆军是罪魁祸首。
2018年3月4日,一男子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内录制滋事视频并上传至网络,引发公众强烈谴责。3月8日警方依法对违法行为人孟某某给予行政拘留8日的处罚。这名男子之前就曾在400人微信群内发布“南京杀三十万太少”等言论,被群友举报,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于2月23日依法对其处以行政拘留5日的处罚。

1946年4月29日,法庭接受了盟军最高统帅部国际检察处对东条英机、土肥原贤二、板垣征四郎等28名被告的起诉。这28名甲级战犯中,有一半人皆为日本陆军高级将领。最终判处绞刑的7名战犯中除广田弘毅之外,全是陆军出身。而判处终身监禁的16人中陆军将领占了9个名额(含军转政者)。但被判处有期徒刑的2人却无一是陆军。这场审判从侧面反映了一个事实:在那场席卷整个亚洲的战争灾难中,日本陆军是罪魁祸首。

南京大屠杀罪魁受审

根据远东法庭最后做出的判决来看,松井石根是受审的25名战犯中最特殊的一位。因为其他24名战犯均被认定触犯了破坏和平罪(三大类罪行中的第一类,主要指对各国发动侵略战争的阴谋策划),而松井是唯一的例外,他的罪名中没有破坏和平罪。当然,这并不能证明松井没有参与到发动侵略战争的决策层中,因为他与土肥原贤二、板垣征四郎一样,都是20世纪30年代在华兴风作浪的“中国通”。

松井石根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9期,于同年进入陆军大学,与荒木贞夫、真崎甚三郎、本庄繁、阿部信行等皇道派主将是同期同学,松井本人也是皇道派军人。1915年,松井调任驻上海武官,开始他十几年的“中国通”生涯。七七事变后,他又出任上海派遣军司令,率部侵略中国上海,后又改任日军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担任主攻南京的任务。日军占领上海、南京后,松井也干了件与土肥原、板垣同样的事——建立傀儡政权。

日本学者户部良一在其著作《日本陆军与中国》一书中记载:“军司令官松井石根认为应该在华北建立中央政府,对以建立地方占领政权为目标的特务部的行动很不满。为此,松井大将让军司令部参谋长勇和南京特务机关长臼田宽三另外实施了建立政权活动⋯⋯”只是松井在推行该政策时,与其他日军高层将领产生纠纷,“结果是,华中的新政权在1938年3月脱去了中央政府的装扮,作为‘中华民国维新政府’成立了”。这足以证明松井石根在为侵略阴谋积极活动这一方面与其他战犯并无不同。1938年3月5日,松井被召回日本,并于同年7月20日出任内阁参议,至1940年辞职。这经历使他无法参与到后来日本发动太平洋战争的阴谋中,也应该是其没有被认定犯有“破坏和平罪”的主要原因。

远东法庭对松井石根的审判焦点全聚集到南京屠城的问题上。南京大屠杀、巴丹死亡行军、修筑泰缅“死亡铁路”并称日军在二战中的三大暴行,这其中发生最早,情节最为恶劣的当属1937年12月13日开始的南京大屠杀。

南京沦陷后,整个城市完全置于松井石根指挥的日本军队的控制下,日军从进城起就对城中平民进行屠杀、强奸和掠夺,对战俘实施集体处决,残酷而血腥的杀戮持续了40多天。根据当年远东法庭的估算,“在日军占领后最初的6个星期内,南京及附近被屠杀的平民和俘虏,总数达二十万人以上”,有两万以上的妇女遭日军强奸后杀害,“这个数字还没有将被日军所烧弃了的尸体,投入到长江或以其他方法处分的人们计算在内”。这场惨绝人寰的大屠杀的直接责任人正是松井石根。

法庭的举证过程中,南京大屠杀可谓铁证如山:屠杀中的幸存者南京居民尚德义、伍长德现身法庭亲自叙述自己如何在日军大规模处决平民的杀戮中死里逃生;美国医生罗伯特·威尔逊证明其在大屠杀期间亲眼看见医院被送来无数被刺刀戳伤的伤员和很多被日军强奸的妇女;国际红十字会南京分会主席约翰·马基在南京屠城期间目睹日军烧杀淫虐的暴行后,冒着生命危险用16mm电影摄影机拍摄的一段长达105分钟的真实影像资料。当时在金陵历史大学担任外教的麦纳·希尔·贝茨作证说:“南京失陷后在两个礼拜半到三个礼拜的期间恐怖达于极点,从第六个礼拜到第七个礼拜期间恐怖是严重的。”

在南京屠杀的举证过程中,有一项特殊的证据来自于日本的盟友纳粹德国。这是当时纳粹德国驻南京大使陶德曼发给德国外交部的一份电报,陶德曼在电文中描述了日军在南京城屠杀、强奸、劫掠、放火等一系列暴行,电报的结尾说:“犯罪的不是这个日本人,或是那个日本人,而是整个日本皇军⋯⋯它是一副正在开动的野兽机器。”这份电报让法庭高度重视,在最终给松井的定罪问题上起到关键作用。

尽管证据确凿,但罪魁松井石根及其帮凶武藤章竟试图推卸责任。武藤章曾在1937年12月14日至25日作为参谋长的副官在南京待过十天左右,据1946年4月20日对他的讯问记录中载,武藤章对南京发生的大规模屠杀、强奸事件矢口否认。松井石根则以自己当时生病为由,将屠杀责任推脱得干干净净。

他说:“⋯⋯当南京陷落时,我正卧病苏州,至12月17日始入南京城。当接宪兵队长报告后,即下令将肇事者从严惩罚。检查过所述大规模屠杀暴行,我从未获得此项报告⋯⋯”实际上就在松井以胜利者姿态举行进城仪式的12月17日,“南京几个主要的街道有十四处被日军燃起冲天大火”,在之后的一个多月里,屠杀愈演愈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