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明末遗民逃至日本,竟成了明治维新的启蒙者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 作者:樱雪丸 | 发布时间: 2018-01-03 | 73512 次浏览 | 分享到:
因为实在不愿意仕官大清,隐居山林也又未必能得个清静,所以有那么一批人,选择了出国——毕竟祖师爷有圣训在先:道不行,浮桍于海上。
公元1644年,大明朝完了。

崇祯皇帝挂在煤山老歪脖子树上随风飘荡的尸体,如同钟摆一般敲响了三百年基业的丧钟。之后,八旗军自山海关长驱直入,席卷中原大地,对于当时的读书人而言,这当然是一个很绝望的事情。尽管此时南明势力还看似挺壮大,各种王爷上蹿下跳地自称正朔,但其实大伙都明白,老朱家没可能东山再起了。

因为实在不愿意仕官大清,隐居山林也又未必能得个清静,所以有那么一批人,选择了出国——毕竟祖师爷有圣训在先:道不行,浮桍于海上。

大洋彼岸,是日本。


明遗民与副将军的笔谈

1665年,一艘从长崎出发的船在江户(东京都)靠了岸,一位老人从船上走了下来。

此时船下早已恭候了数十人,领头的,是一个看上去40岁不到的中年人。眼瞅着老人踏上了陆地,中年人疾步上前,稳稳地扶住了他的双手,恭恭敬敬地行了弟子之礼,然后用虽然生涩但却练了很久的吴语说道:“学生不敢直呼尊师名讳,还请先生取一字号。”

老人想了想:“老夫余姚人,和舜帝同乡,就叫舜水吧。”

他便是朱舜水。而那位中年人,叫德川光圀,时任水户藩第二代藩主。

在日本江户历史上,石高二十五万的水户藩(现日本茨城县)地位非常特殊,素有“定府”之称。所谓定府,就是说水户藩的藩主不用像其他三百藩诸侯那么每隔一段时间就来江户参勤交代地来回折腾,他们有资格驻扎在江户不动弹,可以多年定居那里陪在将军身边与其随时共商国是,故称定府,也被誉为天下的副将军。

德川光圀虽然自幼顽劣,却也天资聪慧,对于中华文化,尤其是《史记》和儒学尤为倾心。1661年他父亲德川赖房病逝,33岁的光圀继承家业,成为水户藩藩主,在给自己爹爹办了一个别开生面的儒式葬礼后(当时日本葬礼多为和式),他又派人四处出访,打探寻找明亡之后来日本避难的读书人,想把他们请来水户藩。

当时就有好几个人共同举荐了此时正客居长崎的朱舜水,说这位先生自年轻时就是闻名四方的博学之人,尤擅《诗》《书》,被誉为“文武全才第一”,在学术界一般被认为是和黄宗羲、顾炎武同一级别的人物。

就这样,朱先生被从长崎请到了江户。

朱舜水到了江户之后,主要的工作是讲课,水户藩为他准备了专门的课堂用以传道授业解惑,当时前去听课的,都是些在日本叫得上号的学者,或者是跟水户藩有密切瓜葛的读书人。德川光圀也听课,不过他当然不用跟人一块儿挤教室,每有闲暇,便会亲自登门拜访,和朱舜水坐而论道。

两个人什么都谈——主要是笔谈,因为两国虽语言不通但却共用汉字。反正水户藩财大气粗买得起纸,从中国文化到日本典故无所不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