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撰写他所创造的历史 :诺贝尔文学奖中的唯一一位世界级政治家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 作者:郭晔旻 | 发布时间: 2017-12-26 | 111502 次浏览 | 分享到:
从很多角度来看,温斯顿·丘吉尔都是不折不扣的人生赢家。他当了55年的国会议员,31年的阁员,近9年的首相。他见证或参与15场战役,以战功获颁14枚勋章。第一次世界大战时他便是名人,第二次世界大战时他更成为伟人。

“因其(丘吉尔)在历史和传记描写方面以及在捍卫人类崇高价值的雄辩口才上表现的综合杰出成就,特此奖励。”——1953年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

冉冉上升的文坛新星

温斯顿·丘吉尔的头上戴有许多流光溢彩的桂冠,诸如经邦治国的政治家、战争中的传奇英雄……而他同时也是迄今为止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唯一一位世界级的政治家(1953年)——正如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不吝言辞赞美的那样:“丘吉尔在政治上和文学上的成就如此之大,此前从未有过一位领袖人物能两样兼备而且如此杰出。”

丘吉尔一生中写有26部共45卷(本)专著。其中的处女作是一本战地报道集,1898年出版的《一八九七年马拉坎德野战军的故事——边境之战插曲》。作为1897年英军对印度马拉坎德地区少数民族征讨过程的亲历者,丘吉尔对这次战争的报道生动而又“不失分寸”,譬如为了不损害英国军队的“文明”形象,他未向英国公众泄露敌人伤员落入英军手中时,“毫不迟疑地予以杀害”的事实。虽然如此,大名鼎鼎的《泰晤士报》依然对这部作品大加称赞:“这位年轻作者所显示的直截了当的笔锋,毫不犹豫的坦率精神和幽默感,将被认为是一个家学渊源在起作用的明显例证。”

在1940年临危受命出任首相前,丘吉尔还完成了日后被称赞为“世界上最有趣的冒险故事之一”的《我的早年生活》(这本书是丘吉尔对其青少年时代生活的美好回忆)以及耗时8年才完成的《马尔巴罗公爵传》,这本书的主旨在于研究丘吉尔的伟大祖先,第一代马尔巴罗公爵的生平事迹(并为之洗地)。这本学术性很强的著作销量倒也不错,第一卷印行了17000册,第二卷印行了15000册,三、四两卷的印数稍少于前两卷,各印行了10000册。

尽管如此,仅凭这些作品是不足以让丘吉尔登上文坛巅峰的。实际上,早在1945年时丘吉尔便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提名,在随后的8年间他先后经历了3次严格的筛选。第一次,评审者认为《我的早年生活》较为一般,《世界危机》根本不是一部历史,只有《马尔巴罗公爵传》有资格获奖,但又认为仅根据这样一部作品颁发这项巨奖不大合适。第二次,《世界危机》被承认具有重大的文学价值,但仅靠这一部作品还是不足以具备获奖资格。一直到了1953年,丘吉尔才从25位竞争者(包括海明威)中脱颖而出,荣获诺贝尔文学奖的桂冠。

捷足先登的回忆录

帮助丘吉尔赢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正是卷帙浩繁的六卷本《第二次世界大战回忆录》。其中的第一卷名《风云紧急》,写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起源及截至1940年5月10日之前的事。从第一卷下部起,就直接进入战争的记叙。第二卷主题是“英国人民怎样独自坚持战斗,直至那些半盲的人们进入半准备的状态”,这真是一句既自豪又带有自嘲味道的名言!这一卷卷名为《最光辉的时刻》,既可理解为英国单独抗拒希特勒的无畏做法,也可看作是丘吉尔本人政治生涯的光辉顶峰——他领导大不列颠英勇抗战,顶住了不可一世的纳粹风暴。第三卷名为《大同盟》,记叙在英国继续作战的同时,法西斯侵略如何将苏联和美国拖进战争,从而缔造一个反法西斯的世界大同盟。第四、五卷《命运的关键》与《紧缩包围圈》叙述了战争从盟军失败走向胜利的几个转折点(并大大夸大了英军打赢的阿拉曼战役的地位)。至于最后一卷《胜利与悲剧》则是十分重要的一卷,它几乎表达了作者对第二次世界大战结局的全部评价。作者认为尽管取得对“轴心国”的彻底胜利,第二次世界大战从表现形式上说是圆满结束了,但“我们的伟大盟国势如破竹的胜利,远未给我们这个忧心忡忡的世界带来普遍的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