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战马老去,火药时代来临,骑兵是否被彻底踢出战场?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 作者:白孟宸 | 发布时间: 2017-12-01 | 84149 次浏览 | 分享到:
随着封建体制这座大厦在生产力发展的碾压下逐渐腐朽崩塌,商人为代表的资本实力借助火药武器炸碎了封建主们赖以维持统治的城堡和盔甲。骑士的战争开始让位于商人、雇佣兵和火药武器为代表的新战争形式。
骑兵在东西方战场上称王称霸的时间长达数个世纪,这与封建体系的巩固与发展是相吻合的。但随着封建体制这座大厦在生产力发展的碾压下逐渐腐朽崩塌,商人为代表的资本实力借助火药武器炸碎了封建主们赖以维持统治的城堡和盔甲。骑士的战争开始让位于商人、雇佣兵和火药武器为代表的新战争形式。

火药是对手还是救星?

但无论如何,西方骑兵在骑士时代被火药武器终结后,仍在进行着快速地发展。甚至一度夺回了战场最强的宝座。而东方骑兵,尤其是中国战场上骑兵的发展却因为大一统国家体系不同于正常封建时代的发展,而产生了“凝固”的状态。大一统国家对于火药武器发展的遏制,使得中国在元以后相对于西方逐渐丧失了火药武器技术水平的优势地位。到明末清初时,中国已经要从西方引进先进火器,而且在火器装备比例和武器质量上都全面被西方超越。

火器的落后,使得中国军队继续依靠原有的弓弩。中国投射武器体系的意外先进,又进一步使得早期火药武器的优势被削弱。而作为中国最后几支强大的投射骑兵,满洲八旗的强大骑兵压力,迫使明王朝一度将火器作为拯救战场颓势的法宝。车营和红夷炮一度让满洲骑兵十分头疼,也让这些比较晚接触到文明的天赋骑兵们对火器抱有一种近乎本能的厌烦。

于是,即便清朝依靠火药武器摧毁了明帝国的筑垒防御体系,但他们却没有像西方那样在骑兵中普及火枪,而是执拗地以弓马作为“祖宗成法”。而对于汉族依靠火药武器打败满族骑兵的担心,又进一步限制了清朝在步兵单位中普及火器的可能性。这样一来,中国战场上并没有基于对火药武器的使用实践发展出一套用火枪火炮克制骑射骑兵的战术体系,骑射就这样在东方继续成为战场的统治者。

当然,我们必须承认,在较为开明的康熙皇帝推动之下,明清争霸时期保留下来的火药武器技术至少在相当一段时间内仍然得到了有限的发展。这种发展也是康熙能够平三藩、统一台湾的军事基础之一。康熙二十九年(1690),为了平定叛乱的准噶尔噶尔丹叛军,康熙再次祭出了火药武器。

有趣的是,准噶尔部作为漠西蒙古一支,同样不是单纯依靠弓马的传统蒙古铁骑军团。作为瓦剌的后裔,这些蒙古骑兵借助与沙俄的交流,为自己大量购买和装备火器。准噶尔的骆驼骑兵拥有较强的机动性,同时在作战中又能组成“驼城”,迅速构成对于弓弩有相当防御力的野战筑垒。在《圣武记》中,魏源这样描述驼城:“以万驼缚足卧地,背加箱垛,蒙以湿毡,环列如栅,士卒于垛隙发矢铳。备钩距,谓之驼城。”并评价“似较车营尤得力”。这一战术与欧洲哥萨克和胡斯战争中曾使用的车营有着类似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