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岁走马五岁射猎,从马背上的民族到欧洲骑兵,优秀的骑士都从娃娃抓起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 作者: 郭晔旻 | 发布时间: 2017-11-22 | 102680 次浏览 | 分享到:
只有一名优秀的骑士才能在马具的帮助下与坐骑人马合一,在战场上发挥出最大的威力。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培养一名优秀的骑士,较之驯服一匹马匹,似乎显得更为艰辛……


骑兵之所以成为恩格斯口中古代军事史上“具有决定意义的兵种”,在驯服的战马之外,尚且有赖于训练有素的骑士。只有一名优秀的骑士才能在马具的帮助下与坐骑人马合一,在战场上发挥出最大的威力。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培养一名优秀的骑士,较之驯服一匹马匹,似乎显得更为艰辛……

天生骑兵

随着马的骑乘的产生和传播,在欧亚大陆北部广袤的草原上出现了许多骑马民族,其中有的还创造出了灿烂的游牧文明。对于这些“马背上的民族”而言,“上马则备战斗,下马则屯聚牧养”。骑射是一种生产,又是一种生活。他们对马的一切,包括习性、功能、调教等都非常熟悉,犹如农民熟悉土地、农作物一样。因此,骑马民族的战士,称得上是天生的骑兵。

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强大的游牧民族——匈奴,极其重视骑兵队伍的训练。匈奴人自幼就开始训练骑射技术,所谓“儿能骑羊,引弓射鸟鼠;少长则射狐兔,用为食。士力能弯弓,尽为甲骑。”契丹人也是如此,北宋文学家欧阳修出使辽朝时,在《五言长韵》中写道:“儿童能走马,妇女亦腰弓。”至于蒙古人的情形在《黑鞑史略》里记载得更是一清二楚,成吉思汗时代蒙古人,“孩时,绳束以板,络之马上,随母出入。三岁,以索维之鞍,俾斯手有所执,从众驰骋。四五岁,挟小弓短矢。及其长……凡其奔骤也,践立而不坐……左旋右折,如飞翼,故能左顾而右射”。诸如匈奴、契丹、蒙古这样“马背上的民族”,不分男女,自幼就练成一套马上的活动本领。不鞍而骑并不稀罕。甚至能在马身上连续活动两昼夜,趁马吃草的机会,坐睡在马背上。马可·波罗曾讲:“他们(指蒙古人)之能接受艰苦,世间无匹。他们能够一而再地几个月没有食物全靠马的乳汁和弓箭所猎取的禽兽为生。”又讲:“如果在特殊环境之下,他们可以一次驰骋十天不食人间烟火。”

在蒙古汗国时代,这种围猎一般在冬天举行。大汗把准备围猎的命令通知到各帐幕,每十户必须拨出规定的男人参加。参加围猎的队伍也按类似军队的组织结构按十户、百户、千户组织起来。在一个月或更长的时间内,大汗指挥马队把一个方圆千里的广大地区包围起来,“用一两个月或三个月的时间,形成一个猎圈,缓慢地、逐步地驱赶着前面的野兽,小心翼翼,唯恐有一头野兽逃出圈子。如果出乎意料……千夫长、百夫长和十夫长会因此受杖,有时甚至被处极刑。如果有士兵没有按照路线行走,或前或后走错一步,就要给他严厉的惩罚。”大汗和他的助手严格地监视围猎秩序,如果有人擅自离开正在收拢的圈子会受到严惩,即使是遭到猛兽袭击时也不得后退。这样的围猎不亚于一次围歼战。成千上万蒙古骑兵布阵、行进、追踪、驰射的过程中,颇需要统一号令,集中指挥,协调进击。从战斗程序和激烈程度言,作为骑兵军事演习是绰绰有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