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谙中国官场之道的美国人:博得蒋介石芳心,合作愉快,荣获青天白日勋章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 作者:胡博 | 发布时间: 2017-09-26 | 101093 次浏览 | 分享到: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尽管魏德迈心中一万个不愿意,但他还是在10月31日上午坐上了飞往重庆的、暂且被称之为专机的一架寇蒂斯C46运输机⋯⋯
1944年10月27日深夜,位于锡兰康堤(现为马哈努沃勒)的盟军东南亚战区少将参谋长魏德迈接到了从华盛顿派发过来的一份加急电报。这份电报是美国陆军总参谋长马歇尔所发,内容是调魏德迈前往重庆,继任美军驻中国陆军司令兼盟军中国战区参谋长。

对于这封电报,魏德迈可说是期待已久,然而当他看到电报内容时却大感失望。原来在此之前,魏德迈已经数次向华盛顿递交了调往欧洲战场带兵与德军作战的申请,可结果却是被派到重庆担任在美军传闻中素以“独断专行”而闻名的蒋介石的参谋长,这是他始料未及的。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尽管魏德迈心中一万个不愿意,但他还是在10月31日上午坐上了飞往重庆的、暂且被称之为专机的一架寇蒂斯C46运输机⋯⋯

魏德迈是谁?

1944年10月31日下午5时许,在飞机上颠簸了10个多小时的魏德迈终于抵达重庆,迎接他的是中国军队的参谋总长何应钦、中国外交部部长宋子文、美国总统特使赫尔利。在场众人中,除了赫尔利外都对魏德迈十分陌生,他们所知道的,就只是在两天前才拿到手上的一份魏德迈履历表。

阿尔伯特·魏德迈,1897年7月9日出生于美国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市。魏德迈的祖父是德裔,1830年为了逃避德国征兵移民美国。魏德迈小时候曾经立志当一名外科医生,但高中时一战爆发,受时局影响改而投军,于1917年考入西点陆军军官学校,此后因军队急需基层军官,又于1919年提前毕业。

魏德迈是从基层一步一步升上去的,但在前18年的军旅生涯中,他却从来没有当过带兵官,直到在德国军事学院毕业回国后,才正式当上了反坦克炮营的少校营长。此后直到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时,他也只是美国军官队伍中一名十分普通的中校参谋。

战争的爆发,改变了魏德迈的仕途。他先是被越级提拔为美国陆军总参谋部策略与政策组准将组长,一年后又被调到马歇尔的办公室任主任行政军官兼参谋长联席会议代表。又过一年在马歇尔的举荐下再次得到提拔,任盟军东南亚战区少将参谋长。看看以往,魏德迈用了22年的时间从少尉升至中校,但战争爆发仅仅过了两年,就已经成为少将了。

看着这么一位“火箭式”提拔的将军,在机场迎接他的中国将军们不禁产生了疑惑,“他能行吗?”

此时位于黄山官邸的蒋介石同样对这位即将到职的参谋长感到陌生。史迪威的前车之鉴,教训惨痛。当蒋介石提出要撤换史迪威时,美国总统罗斯福甚至还用过威胁手段试图迫使蒋介石放弃这个要求。总算是蒋介石坚持到底,才迫使美国人选择了妥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