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部杰作告诉你 这才叫青春片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 作者:时间之葬 | 发布时间: 2016-02-22 | 4561 次浏览 | 分享到:
在电影史上,确有大量优秀的青春片直指少年时代的青葱懵懂与生涩迷茫,成为一代又一代人的心灵航向标。“青涩”“迷茫”“叛逆”“残酷”和“热血”这些熟悉的母题,在先辈巨匠手中书写出的却是截然不同的气息与质感。
《我的少女时代》在国内收获超过3亿元的票房,成为内地史上票房最高的台湾电影。青春片再度成为电影业内热议的话题。事实上,从2013年到2015年的两三年时间里,中国电影总票房从200亿的基数上翻了一番,青春片可谓首功之臣。从《致青春》的滥觞到《同桌的你》《匆匆那年》的爆冷热卖,再到《何以笙箫默》《栀子花开》顶着糟烂的口碑日进斗金。这与当下电影观众低龄化的大趋势密不可分,随着越来越多的影院座席被90后甚至95后们占据(这批观众的数量大约占总数的1/3),题材上天然迎合他们喜好与口味的青春片自然更受青睐。与此同时,无须大场面、复杂特效的校园题材也有着成本低廉、改编容易入手的制作优势,在不失机巧的商业包装下,往往能有数倍甚至数十倍于成本的回报。但伴随着超高投资回报率的,却是令人尴尬的影片质量。“狗血”“生硬”“俗套”的批评不绝于耳,“怀孕—堕胎—分手”的烂俗桥段一再上演。情节雷同、表演粗糙的国产青春片,仿佛成了中小成本烂片的代名词,除了用人气超高的年轻偶像吸引粉丝,堆砌各种怀旧元素恶俗煽情外,我们的青春片似乎从不关心真正的少年成长。所谓青春,只剩下一层校服包裹的商业外衣。

无独有偶,近年来的好莱坞同样呈现出低龄化风潮。新世纪好莱坞青春片以《歌舞青春》系列、吸血鬼爱情题材的《暮光之城》系列、刚刚完结的《饥饿游戏》系列为典型代表。不难发现,好莱坞包装这批青春片的手法与国内可谓如出一辙,让广受年轻人喜爱的扎克•埃夫隆、克里斯汀•斯图尔特、詹妮弗•劳伦斯等人挑起大梁,赚足粉丝效应。只不过在偶像的光环下,好莱坞还有自己素来擅长的歌舞、爱情或是冒险题材,虽然俗套粗浅,但起码足以支撑起一个完整的故事。2012年,成本仅7800万美元的《饥饿游戏》第一集意外地在全球席卷了近7亿美元的票房,让《分歧者》和《移动迷宫》等效仿者蜂拥而上,剧设、人物和剧情一个比一个雷同,主角也一个比一个年轻(《分歧者》的主演谢琳•伍德蕾近来大有取代最年轻的奥斯卡影后詹妮弗•劳伦斯人气女王的趋势),故事也一个比一个令人汗颜。这些后来跟风者虽然未及《饥饿游戏》般风光,却都以不算高的成本成功以小博大。为了多圈一次钱,《暮光之城》和《饥饿游戏》的完结篇都故意分成上下两部分别上映,硬生生把三部曲拖成四部曲,让原本就薄弱苍白的剧情兑了更多水分。在商业利益面前,好莱坞的开发能力比中国只强不弱。

看起来,如今全世界的青春片都有陷入固定程式之嫌,逐渐沦为无创意批量生产的廉价复制品。但在电影史上,确有大量优秀的青春片直指少年时代的青葱懵懂与生涩迷茫,成为一代又一代人的心灵航向标。“青涩”“迷茫”“叛逆”“残酷”和“热血”这些熟悉的母题,在先辈巨匠手中书写出的却是截然不同的气息与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