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所有的“仁波切”都叫“活佛”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 作者:文 | 阎京生 | 发布时间: 2016-02-16 | 3032 次浏览 | 分享到:
实际上“仁波切”的意思是“珍宝”,语境与汉语的“上师”“高僧大德”相似。凡是修行有所成就的高僧都可以称为仁波切,但仁波切不一定是活佛。
原载于《国家人文历史》2016年第2期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如今网上流传的一个段子称“在祖国首都朝阳区的大地上有三十万散养的仁波切”。实际上“仁波切”的意思是“珍宝”,语境与汉语的“上师”“高僧大德”相似。凡是修行有所成就的高僧都可以称为仁波切,但仁波切不一定是活佛。2005年中国政府发布的《中国宗教概况》称中国境内现有藏传佛教寺院3000余座,经认证的活佛有1700余人;2013年国务院新闻办发布的《西藏的发展与进步》白皮书则称西藏目前有活佛358名。但是四川省藏传佛教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张炜明介绍说,如果把各教派寺院自行认定的以及各种假冒的活佛加在一起,其数量恐怕早已过万。

藏传佛教的转世者在藏语中称为“朱古”(sprul sku),汉语一般称为“活佛”。但是“朱古”在藏语中并不具有“活着的佛”或者“现世佛”的意味。汉地在接触到藏传佛教之前,一般敬称某些被神化的高僧为“活佛”(如济公活佛),或者称慈悲为怀、救人济世的人为“活佛”,比如宋代《五代史平话》中“全活一城生灵,便是活佛出世也”。在藏传佛教传入后,遂将“活佛”的称呼套用到“朱古”的身上。清代官方也将一些大活佛称为“呼图克图”(hotogtu),这个词来自蒙语,有“圣者”“化身”“有福者”等含义。

这些年来由于某些圈子(比如演艺界人士、企业家)的盲信乱信,“活佛”身份开始与大量的经济利益相挂钩,并且导致了一些乱象。最著名的例子是前一阵英籍演员张铁林被一位叫“白玛奥色法王”的福建人认证为“白玛曲培活佛”,整个过程破绽百出,笑点颇多,给网民带来了极大的欢乐。为整治这类宗教乱象,国家宗教事务局曾经在2007年公布了《藏传佛教活佛转世管理办法》,对活佛的转世与认证作出规定。实际上20世纪30年代民国政府就曾相继颁布过《管理喇嘛寺庙条例》《喇嘛登记办法》《喇嘛任用办法》《喇嘛奖惩办法》与《喇嘛转世办法》等条例,以规范藏传佛教寺庙管理和活佛转世、僧人登记、任用与奖惩。中国历代中央政府对藏传佛教加以管理,不仅是有先例可循,也是历来有法可依的。

从家庭内继承到转世传承

在公元13世纪初,即元朝初年,西藏地区已经初步形成了萨迦、直贡、帕竹、蔡巴等重要的教派——家族势力集团,各自有不同的势力范围,占有土地、牧场、牲畜、奴隶。忽必烈继承蒙古大汗之位时,由于违反幼子继承的蒙古习惯法,因此遭到黄金家族成员的反对,并与蒙哥汗指定摄政的幼弟阿里不哥展开了激烈的战争。忽必烈击败阿里不哥后,为了压制反对势力,废除了蒙古传统的推举大汗制度,汗位改为世袭,同时大力扶植藏传佛教的萨迦派(花教),利用其完整、系统的佛学理论为自己正名分。萨迦派第五世祖师八思巴曾为忽必烈灌顶,并且创造了蒙古文字,因此被忽必烈封为帝师、国师、如意大宝法王,领总制院(后改为宣政院)事,在西藏成立了政教合一的地方政府。萨迦派在元朝统治下掌握西藏政教权力近百年,不断得到元朝的封赏,其势力发展到康区、安多(青海)、北京和五台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