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陆军第15团:“中国通”培训班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 作者:阎滨 | 发布时间: 2016-01-28 | 9381 次浏览 | 分享到:
史迪威将军作为“中国通”,洞悉国民政府的腐败,并真诚帮助了中国抗战。也许史迪威就是颇有争议的驻华“中国通”现象的一个缩影。

1937年日军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后,12月12日发生了“帕奈号”事件。美国海军“帕奈号”炮舰在南京附近的长江停泊期间被日本飞机炸沉,虽然日本向时为中立国的美国道歉并赔偿,但美国国内孤立主义者在对华政策辩论中占上风,他们主张美军立即撤出中国的政策被通过。次年15团正式撤离天津,营房移交给了从北京使馆区赶来的陆战队两个连200 名官兵。
陆战队继续留守天津租界的目的,是显示即便在已经沦陷的华北,美国仍不会认同日本对中国的占领和征服。1941年底,这支小部队原本计划撤往菲律宾,但还未及上船,珍珠港事件就爆发了,他们在动身前夕全部成了日军的俘虏。值得一提的是,当时主持发掘“北京人”化石的裴文中教授为了保护珍贵的头骨化石,通过友人托付天津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将化石带走。但日本突然发动太平洋战争对美开战,在一片混乱中,化石从此消失。

毁誉参半的“中国通”

美军在天津优越的驻防条件吸引了大批杰出的军官来第15步兵团服役,他们中有几十人后来干到将军,在二战和战后担任要职,其中有后来二战中美军的陆军参谋长马歇尔、中国战区美军两任指挥官史迪威和魏德迈,朝鲜战争中先后指挥过美军第8集团军的沃克和李奇微、越战期间的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厄尔•惠勒将军等。
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美国陆军是一支非常小的军队。1923年,美国陆军只有1.2万名军官和12.5万名士兵,该兵力规模一直维持到1936年,在全世界排第17位。在这支小军队里,军官的圈子并不大,因此,曾在15团服役过的军官就成了美军中引人瞩目的一个群体,誉之者恭维他们是熟悉亚洲和中国事务的“中国通”(China Hand,这也是15团的绰号),不屑者则称他们该死的中国帮(D.C.C)。
对当年的中国人来说,“中国通”外国佬却未必是好事。二战中,中美是共同抗日的盟国,但一个“中国通”美国军人如果太熟悉军阀时代的中国军队的话,可能会把40年代的中国军队与20年代的旧军阀军队混为一谈,这是两个盟友之间摩擦不断的原因之一。
在20世纪20、30年代曾经获得国民政府高度钦佩的德国和苏联军事顾问,没有一位到任前熟悉中国,他们之所以能够对中国军事现代化做出贡献,主要是具备被中国政府看重的职业判断力、人品和热诚。同时代的很多中国人甚至所谓亲美人士,内心其实是极度厌恶所谓“中国通”的,这些中国通对中国人的态度,是租界内的中国人长期打躬作揖和阿谀奉承所培养出来的。他们住在享有治外法权的租界内,被一群专门侍候洋大人的仆人、保姆、车夫、跑腿、买办们簇拥,不自觉地养成了种族优越感和自以为是的态度和习惯。某些中国人急于讨好外国人,往往轻易恭维外国人是“中国通”,吹捧这类外国人聪明绝顶,对中国事务无所不知。这类外国人通常心安理得的接受逢迎之词。一些外国军人行为更粗暴,素养更低劣,气焰更嚣张,被中国人背地里称为“洋兵油子”、“洋营混子”。非常不幸的是,在国民政府中很多人看来,和他们的关系剑拔弩张的史迪威将军,就是这么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