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陆军第15团:“中国通”培训班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 作者:阎滨 | 发布时间: 2016-01-28 | 15224 次浏览 | 分享到:
史迪威将军作为“中国通”,洞悉国民政府的腐败,并真诚帮助了中国抗战。也许史迪威就是颇有争议的驻华“中国通”现象的一个缩影。
原载于《国家人文历史》2016年第2期,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二战后,美国曾有几十万海外驻军长年驻扎于全球数十国的上百个军事基地。时至今日,在德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等国,美国仍留有相当数量的驻军。遍布全球的海外驻军和基地网,成为美国超级大国的象征之一。但在二战前,美国还羽翼未丰,除了“后院”拉美外,美军只有在美西战争后沦为美国殖民地的菲律宾和中国长年驻军。在近代中国的屈辱历史中,列强驻军中国并不罕见,当时的美国还不是国际舞台上的主角,驻华美军也没有像战后的同伴那样在中国为非作歹,惹出像“沈崇事件”那样尽人皆知的丑事,这段历史就成了常被人忽视的尘封往事。

5000美军加入八国联军

美国在中国取得驻军权始自1901年的《辛丑条约》。在此之前,美军已经有一连串和中国打交道的记录。美军与中国的第一次接触是典型的“炮舰外交”,1844年6月,美国公使顾盛带着海军炮舰“圣路易号”和陆战队员来到广州,逼迫清政府签订了《中美望厦条约》。
在随后的半个世纪中,美军虽没有常驻中国,但在中国近海活动的美国海军曾频繁在华采取军事行动。1854年4月,美国海军单桅纵帆船“密西西比号”的海军陆战队和水手在上海登陆,和英军一起保卫遭到太平军威胁的西方侨民。当1959年7月忠王李秀成的兵锋再次指向上海时,“密西西比号”的陆战队再次登陆上海。
中日甲午战争后,列强看出了清政府的衰弱无能,在那个“社会达尔文主义”盛行的疯狂时代,掀起一波波瓜分中国的浪潮。西方列强的步步紧逼侵略行径也激起中国人“救亡图存”的激烈反弹。面对中国日益高涨的仇外情绪,1898年11月4日,来自3艘军舰上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员在天津城外的大沽登陆,去北京保护美国公使馆。11月12日,另一批陆战队去天津保卫当地的领事馆。直到次年3月15日,局势缓和后,美军才撤离。这是美国第一次派兵武装保卫在华外交机构。
同年,美国国务卿海约翰提出对华“门户开放”政策,美国希望在尊重中国领土主权的前提下,西方各国与日本在华贸易机会均等,确保这个古老帝国在最衰弱的时期能够免遭列强瓜分的命运。但美国的呼吁未能缓和列强侵略的步伐和中国人越来越炽烈的仇外情绪,义和团运动在山东兴起并快速席卷华北地区。
在义和团运动的风暴中心——北京,当局势日趋紧张时,各国普遍担心北京的义和团会进攻东交民巷的使馆区,而清政府保卫使馆区外交机构的意愿和能力都让列强怀疑。当慈禧太后的态度日益转向赞助义和团“扶清灭洋”后,列强决定派兵进京自保。1900年5月29日,从美国海军“俄勒冈号”和“纽瓦克号”两艘战舰上临时凑了50名海军陆战队员登陆大沽,乘火车去北京保卫美国公使馆。
6月20日,德国公使克林德被杀事件成为义和团武力围攻东交民巷的导火索,义和团运动进入高潮。列强出兵2000余人组成联军,在英国海军中将西摩尔的率领下,从天津出发赶往北京营救使馆区。美国也正式决定出兵参战,从本土和菲律宾陆续抽调了包括陆军第9、14、15步兵团、第6骑兵团、第5炮兵团的一个连以及海军陆战队陆战1团一个营共5000多人马,组成一个旅,来到中国参加八国联军。
美军在7月份陆续下船后与其他国家军队会合,经廊坊向北京开进,沿途不断与阻击的义和团发生战斗。8月6日美军打到杨村,14日,联军攻进北京,义和团对使馆区长达55日的围攻被打破。义和团运动失败后,列强为逼迫中国签订《辛丑条约》,在勒索大笔赔款的同时,还勒令中国拆除大沽炮台,不许在此驻军,列强却可以在北京到山海关的京沈铁路沿线要地驻军,以确保北京通往天津港口交通的安全。
美军在义和团运动平息后撤离中国,虽然根据《辛丑条约》,美国也取得了在京津地区的驻军权,但直到1911年之前,除了守卫使馆区的100余名海军陆战队外,美国没有派兵常驻中国。只有在长江和渤海湾等地,美国海军亚洲分舰队有几艘巡洋舰和浅水炮舰会来定期巡逻航行。

天津——驻华美军大本营

美国最早在天津曾有过租界。1860年中法签署《北京条约》后,天津开埠,美英法三国最早在天津设立租界。此后德国、日本、俄国、意大利、奥匈帝国、比利时相继在天津获得租界,天津形成了九国租界的局面。但1896年美国正式关闭了租界并归还中国。义和团运动后,美国曾想恢复租界但是未成。
辛亥革命爆发后,列强担心中国在中央政权倾覆后,再次发生大规模排外骚乱,纷纷向中国增兵。1911年10月13日,武昌首义后仅3天,美国海军的“海伦娜号”炮舰和一批陆战队员即沿长江而上,抵达汉口保护美国侨民。同时,陆军第15步兵团的两个营从本土赶赴菲律宾补齐缺员后,于1912年1月由菲律宾开赴中国。这是美军正式常驻中国的开端,15团作为驻华美军的主力,开始了在天津长达27年的驻军历史。
15团在天津最初的使命是保卫京津之间铁路交通的畅通,他们受美国国务院的控制,听命于驻北京的公使。在军事上,还同时归美国陆军部直接指挥。列强认为,只有当中国出现稳定的政府、纪律严明的武装力量,能够承担起由外国驻军所担负的维持稳定和秩序的责任时,外国驻军才能撤军。
在军阀混战的20年代,美国将北京使馆卫队的规模扩充到500人,并在天津成立了驻华美军司令部,由一名准将统一指挥。在此期间,15团曾多次卷入“非战争军事行动”,第一次、第二次直奉战争中,军阀张作霖、吴佩孚、冯玉祥的部队在平津地区多次大打出手。为保护天津和京津沿线地区民众免遭乱兵劫掠,美军曾与其他国家驻军一起,武装封锁天津市区并警戒、疏导过境的军阀部队,客观上保护了当地民众的安全。第二次直奉战争后,天津民众为感谢15团“保境安民”之举,特地给美军赠送了一座汉白玉制成的中国式牌坊以表谢意。
到1928年,蒋介石领导的国民政府在形式上完成了全国统一,局势大体稳定下来,驻华美军司令部也在1929年撤销。但随后国民政府在华北和侵略势力一家独大的日本关系日渐紧张,美军继续留驻中国,部分原因出于对抗日本对中国主权和领土的蚕食,尽力维护一战后《九国公约》所确定的在华“门户开放”政策。但卢沟桥事变后,日本大举侵华,华北全部沦陷,“门户开放”彻底破产,1938年3月,华盛顿不得不将15团撤离了中国。那座镌刻有中国民众感谢辞的汉白玉牌坊,也被15团的官兵带回了美国,今天还安放在佐治亚州本宁堡步兵学校里,成为中美关系的一段特殊见证。

最令人羡慕的服役地点

15团的绰号是“Can Do”,来自一句中国化的英语“胜任”。这代表着该团在天津渡过的那段非常特殊的岁月。革命后的中国陷入军阀混战,长期局势动荡,中国是当时美军在世界上难得的可能随时卷入冲突的地方。对职业军人来说,在天津服役,有机会磨炼自己的职业技能,得到建功立业和提拔的机会。
天津的生活条件对美国军人和家属也很有吸引力。当时天津是中国仅次于上海,最国际化的城市,东方的“购物天堂”。在20年代美国实行禁酒令的年代,中国是可以开怀畅饮的地方。后来大萧条来临时,中国又是理想的避难所。在美元金本位时代,官兵们的薪饷发的是金币美元,美元汇率兑换中国银圆时对美国人特别有利。
在当年的美军海外服役地点中,去中国任职远比去其他国家受欢迎。1929年,一份权威杂志对349名有意去海外服役的军官进行了问卷调查,有163人首选中国,129人选菲律宾,19人选巴拿马,只有14人选夏威夷。
15团军官们的服役条件很优厚,一座有多达10个房间并包含有佣人住所的大宅邸当时每月只要15美元租金,雇佣四五名仆人以及保姆和勤杂工,每月只需支付35-50美元的工资。一位军官的妻子以前住在墨西哥边境的军营时,经常得在沙漠中擦洗煎锅,到中国后却有大量的佣人包办家务。那个时代外国人在中国享有特权也被认为是“天经地义”。一些在本国属无名之辈的外国人,在中国也会被看作重要人物。当年的著名大学教授辜鸿铭在报纸上写文章挖苦道,中国是个奇妙的国家,如果想在火车旅行中享受头等车厢待遇,会讲几句英语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