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尔斯克:最后的坦克大决战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 作者:李思达 | 发布时间: 2016-01-28 | 10370 次浏览 | 分享到:
库尔斯克战役之后,德国装甲军就一步步走向了没落,而苏联装甲军还刚刚开始向巅峰进取。
原载于《国家人文历史》2016年第3期,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1943年3月到7月之间,在俄罗斯大地上持续了2年的炮火突然安静了下来,对阵的苏德双方非常难得地处于一种相安无事的状态。然而所有人都明白,这种平静只是一种假象,一场钢铁与火的暴风雨马上就要来临。
虽然从去年夏天到秋天的战斗中,德国人在斯大林格勒城下损失了整个第六集团军33万精锐。但在当时就明白整个战争已经迎来转折点,对许多人——尤其是以曼施坦因为首的一些德军高级将领来说,未免还为时尚早。在他们看来,斯大林格勒的失败是冬天、巷战加上希特勒的愚蠢等一系列意外导致的悲剧,德国的装甲战术依然是无敌的,只要摆正位置发挥己方长处,德军就依然会是1941-1942年那个不可战胜的机械化军团。而在这年2-3月间爆发的哈尔科夫战役更是加强了他们这种自信:在曼施坦因的指挥下,德军抓住了战机,面对轻敌冒进的苏军打了一场漂亮的反击战,不仅重新占领了哈尔科夫,还差点把瓦图京指挥的苏军给包了饺子。另一方面,哈尔科夫之战的失败也给苏军最高统帅部泼了一盆冷水,让他们从斯大林格勒战役后的盲目乐观中清醒过来,明白了自己面对的敌人,是一支怎样让人望而生畏的力量。
苏联春季的泥泞,暂时阻止了双方更进一步的军事行动,迫使苏德两军沿着奥廖尔—库尔斯克—哈尔科夫和别尔哥罗德一线,处于一种纵向的“凸”字形的态势对峙:在这个纵向“凸”字上方,是盘踞于奥廖尔的德军中央集团军群,而中部库尔斯克突出部则控制在红军中央方面军和沃罗涅日方面军手中,在下方的别尔哥罗德,则是曼施坦因率领的南方集团军。沿着库尔斯克这个突出部,双方虎视眈眈对峙着,使得炮火连天的东线战场出现了一种反常的平静。但在这种平静的背后,是对阵双方马不停蹄的调兵遣将和积蓄力量。在这里,德国人想要证明,他们的闪电战依然能击溃一切想要击溃的敌人;而在这里,苏联人也想证明,他们的大纵深作战理论,才是装甲作战理论的王中之王;在这里,就在这片库尔斯克平原上,没有冬天、没有巷战、再没有任何借口,只有坦克、钢铁、大炮;在这里,苏德双方就像两个势均力敌钢铁巨兽,将要拿住自己的全部本领和实力,进行一场永垂战史的生死搏斗!

史上最强大的东线德军


曼施坦因,德国南方集团军群司令
对于曼施坦因来说,哈尔科夫一战的胜利,不仅一扫他去年冬天未能救援出第六集团军的沮丧,还让他拾回了对德军装甲闪电战战术的自信。因此,早在3月哈尔科夫战役还在进行时,他就开始酝酿在晚些时候的夏季来次更大规模的作战,以求最大限度地消灭苏联的有生力量,重新夺回战略主动权。赋予曼施坦因这种自信的,除了他对德国闪电战战术根深蒂固的信心之外,更有德军新装备给他做背书:在哈尔科夫战役中,许多苏军坦克手惊恐地发现,T-34过去对其他德国坦克的安全距离,在德军新出现的“虎式”坦克面前已经变成了致命距离;不仅如此,德军的中型坦克和自行火炮(如Ⅲ号,Ⅳ号),由于普遍改装了75毫米坦克炮,也在性能上全面压制了苏军坦克。据德军“大日耳曼师”宣称,在3月7日到20日的战斗中,他们共歼灭了包括229辆T-34在内的269辆苏军坦克!
同样给曼施坦因带来自信的,还有德军在东线实力的扩充。虽然在1942-1943年战役中损失了大批人员。但由于采取了抽调西线部队和从国内征召了近200万新兵等方式,德军的实力不但不减,反而有所上升:到库尔斯克战役爆发的7月,整个东线德军已达196个师(其中2个未满员),光德军自己的野战总兵力达334.5万人(加上其他仆从国兵力总兵力可能达380万强),这是整个苏德战场上德军兵力最强盛的时期之一。
与此同时,德军坦克装备也得到了大量更新补充,在1943年3月到6月底这段时间里,德国在东线补充了1607辆坦克和自行火炮,到库尔斯克战役爆发前,整个德军在东线坦克和自行火炮总共达到了3434辆(坦克2398辆,自行火炮1036辆)。在这里我们可以对比一下巴巴罗萨计划,当时德军动员投入战斗中的坦克和自行火炮也就是3700辆左右。经过了两年血腥残酷的鏖战,在东线的德军装甲数量虽然略有下降,但是质量却有大幅度提升。德军Ⅲ型,Ⅳ型坦克普遍改装了威力更大的75毫米坦克炮,能在500米甚至更远的距离上正面贯穿苏军的T-34和KV坦克。而最新的Ⅳ号H型坦克(1934年4月投产),在防护上也得到了飞跃式的提升:正面改装为80mm整体装甲,炮塔和侧面加装了装甲裙板。至此,德军作为装甲主力的中型坦克已经开始在性能上碾压苏军坦克了。
然而,除了加强版的中型坦克之外,给予德军更大信心的,是他们新投入战场的无敌撒手锏——重型坦克。

重型坦克——德军的撒手锏

在整个二战期间,德国人在坦克设计和工艺上一直保持着领先的优势,而且随着实战的经验,不断进行调整和改进。而这种优势在1943年2月又迎来了一个大爆发:既富有战场经验,又有理论远见的装甲战术内行古德里安被任命为德军装甲总监;而生产组织天才施佩尔被任命为德国军备与战时生产部部长。这个组合一上来就表现出了傲人的成绩:就在库尔斯克战役前,一大批性能优良、威力惊人的重型坦克和自行火炮下线,并且补充进作战序列。这些重型坦克和自行火炮被德军全军上下寄予了厚望,这就是著名的“虎式”坦克、“黑豹”坦克和“费迪南”自行火炮。
“虎式”是最早投入实战的,在哈尔科夫战役中,它的表现就非常抢眼:在一次长达6小时的战斗中,一辆“虎式”被苏军反坦克枪击中227次、被45—57毫米穿甲弹击中14次、被76.2毫米穿甲弹击中11次,但是没有一发能击穿它的装甲,其后它还碾上了3颗地雷,依然前进了60公里。而国防军“大日耳曼师”的两辆坦克在3月7日的一次伏击战中,凭借自己装备的88毫米火炮,在1200—1500米的距离上先后击中了34辆苏军坦克,而苏军的主战坦克T-34在这个距离上完全无法对“虎式”造成任何威胁!
“黑豹”坦克是在这年6月加入德军战斗序列的。这种重型坦克有一点特别引人瞩目,那就是在外形上颇神似苏军T-34坦克,实际上这正是德国人向对手学习致敬之举,他们在实战发现了苏军T-34倾角装甲的优点,也将其直接“山寨”到了自己“黑豹”的正面装甲上,使用了55度倾角设计,使得其80—85毫米的正面装甲能在理论上相当于140毫米的垂直装甲。这大大减轻了“黑豹”的重量(比“虎式”轻十几吨)。采用了和“虎式”一样的发动机后,这种坦克具有极强的机动性能,唯一弱点是侧后装甲较薄(仅40毫米,为“虎式”的一半)。
“费迪南”重型坦克歼击车是一个令人望而生畏的陆地霸主。重达65吨的它前装甲达到令人瞠目结舌的200毫米!在配备了71倍径的88毫米火炮后,攻击力惊人。只是“费迪南”由于采用了电驱动,使得故障率较高,此外由于取消了车载反步兵武器,使得其没有什么防护步兵的能力。
在哈尔科夫战役之后到库尔斯克战役之前,整整3个月德军都在休整和恢复。在经过了3年残酷战火的锤炼,东线德军在战斗经验和战术运用上已经达到了一个巅峰。而在这3个月中,大批兵力、物资,尤其是无敌的重型坦克被补充进抵达一线作战部队,使得整个军心和士气又被鼓舞了起来。去年冬天在斯大林格勒下的惨败已经被抛诸脑后,德军又重新对战斗充满了激情和渴望。到库尔斯克战役前期,德军已在前线集中了自己全部精锐重型坦克:147辆“虎式”(其中5月之后下线的虎式采用了新式发动机,机动性能更强),204辆“黑豹”和89辆“费迪南”。而这些无敌的重型坦克将作为曼施坦因计划中的进攻铁拳,去撕碎防线,合围库尔斯克两个苏军集团军!

纵深防御——劣势中的苏军对策

希特勒在视察过“虎式”坦克营之后曾经得意地夸口,一个“虎式”坦克营就可以抵得过以前一个德军装甲师。这的确不是随便说说,在德军编制中,一个“虎式”坦克营包括营部3辆“虎式”(2辆为指挥车); 3个坦克连45辆“虎式”(连部2,每排4辆),作战人员1093人。而在此之外,还配备了6辆高炮装甲车、10辆装甲车、8辆坦克回收车、8辆坦克维修车、17辆四轮维修车、25辆四轮指挥车、2辆民用汽车、64辆吉普和111辆运输车辆做辅助车辆,这样强大的战斗力的确令人望而生畏。
对于防御库尔斯克的苏联红军来说,虽然他们不可能知道“虎式”坦克营具有如此强大的配置,但是通过前期的哈尔科夫战役,他们已经察觉到了一些不妙的迹象。事实上,在战争初期,苏军坦克装甲并不处于下风,尤其是T-34的60度倾角装甲设计,使得小口径火炮容易产生跳弹;而KV-1正面装甲能达到100毫米,也曾经让德军坦克大吃苦头。但是随着战争深入,大片领土尤其是工业基地和矿产资源沦落于敌人之手,苏军坦克装甲质量明显开始下降。而且在战争中,德军还发现T-34坦克火炮俯角较小,遭遇起伏地形时必须前倾作战的弱点,因此在战斗中大量采用占据棱线俯射的战术,让T-34的装甲倾角优势消失殆尽。
到了库尔斯克战役前,苏军坦克已经在技术上处于劣势。此时,德军中重型坦克的正面防护达到80—200毫米,而苏军中重型坦克仅能达到70—90毫米,德军主力坦克基本上可以做到在500—2000米距离上摧毁苏军的T-34和KV,尤其是德军的“黑豹”和“虎式”,在实战中1000米命中率能达到90%以上,而且基本上都是一击致命!而反观苏军坦克,却必须抵近至少500米的距离,才有可能对德军中型主战坦克的正面装甲造成威胁。对德军重型坦克“黑豹”“虎式”和“费迪南”而言,苏军坦克装备的火炮即便是按最佳理想值都无法击穿其正面装甲,唯一的可行办法就是冒死抵近敌军500—600米距离内,设法击穿黑豹或虎式的侧面。
面对德国坦克,苏军步兵也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克制武器。苏军步兵师中标配是45毫米反坦克炮,对德军中型主战坦克(改良之后的Ⅳ号)都已无法造成威胁,更不用提敌人王牌的重型坦克了。事实上,苏军发现他们唯一能在1000米距离上击穿虎式正面的,只有85毫米高射炮——但是已经来不及配备了。
面对德军在技术上的明显优势,苏联从最高统帅部到防守库尔斯克的两个方面军(北部中央方面军,司令员罗科索夫斯基;南部沃罗涅日方面军,司令员瓦图京、政委赫鲁晓夫)都意识到,在这种情况下,苏军是不可能主动进攻的,唯一可行的,是采取防御战术:利用人数上的优势建立广大纵深防御,不断迟缓德军的装甲攻势,直至其实力消耗殆尽,再投入预备队发动反击。从理论上说,这和斯大林格勒的战略指导思想没有什么差别,但是唯一的问题是,这次没有坚城作为依托,只能在原野上和德军装甲突击力量硬碰硬。
在战役爆发前3个月的休整期中,德国人在不停地补充武器,苏联人则在不停地建战壕和反坦克工事。为了层层阻击德军,他们在库尔斯克地区构筑的8道防线,其总纵深达到了250—300公里(相当于从张家口经过北京直达天津)!在这8条防线中,仅第一道防线纵深就有5—6公里,其中有五条彼此间隔100到200米的战壕。在这些战壕之中,苏军修筑了大量的反坦克阵地。每个阵地通常部署3至5门火炮(多的甚至可达12门),甚至还有高射炮和榴弹炮等大口径火炮。这些阵地作为火力支撑点彼此呼应,负责正面防御敌方坦克集群的攻击。针对德军坦克侧后方装甲较弱的特点,苏军特地将自己的反坦克阵地修成一个弧形,使得士兵能方便地从侧翼攻击德军坦克。此外,苏军还在这些反坦克阵地周围挖掘了大量的反坦克堑壕,并大量设置反坦克地雷,以求迟缓德国坦克行动。一旦德军坦克行动受阻,就立即用部署在防线后方的重炮进行火力打击。对于可能造成威胁的德国步兵,则用这些部署阵地上的机枪和迫击炮加以杀伤。在德军坦克可能的行进路线上,苏军还配备了快速设障分队和工兵分队,负责干扰和阻滞德军坦克进攻。
到了库尔斯克爆发前,苏军在这个突出部已经部署两个方面军(中央方面军、沃罗涅日方面军133万人,近2万门火炮、518门火箭炮和3489辆坦克及自行火炮),此外还有作为战略预备队草原军区的57万人(1639辆坦克和自行火炮、8510门火炮及563架飞机)。并且修筑了大量的防御工事(仅在沃罗涅日方面军防区,就有8万多个步兵掩体、5322个指挥和观察所,堑壕和交通壕长度达4240公里!还有近30万反坦克雷和30万反步兵雷;而中央方面军防区则挖了5000公里的堑壕,埋设了40多万枚地雷)。虽然,苏军总兵力和装备数量上都超越德军,但是面对德军在重型武器和战斗人员的经验和训练上的上质量优势,能否以己方数量压倒质量而能胜出?苏军最高统帅部其实心中无底。

闪电战梦碎——无法达成的突袭

按曼施坦因的想法,“城堡”(亦称“卫城”“堡垒”,德军对库尔斯克战役作战代号)作战应该在春季泥泞期一结束就发动,以达到闪电战战术所强调的突然效果。在战后他的回忆录中还坚持认为,希特勒的犹豫不决和拖延才导致了“城堡”准备时间太长,留给苏军足够时间构筑坚固的防线,使得作战最终失败。然而这也怪不得希特勒,他寄予厚望的王牌——“虎式”坦克等重型坦克生产的实在太慢,平均每天只能生产一辆,完全没有办法满足前线发动战役突击的需求。对当时的德军来说,其实是一个两难的处境:要积攒足够强大的突击力量,就必须耗费宝贵的时间等待;而要抢在苏军反应过来之前发动突袭,那就等不到威力巨大的重型坦克。归根到底,作为一个好的装甲指挥官,曼施坦因只是从战术的角度出发考虑作战问题。而他根本没有看出来,他引以自傲的装甲闪电战战术,其实背后是以整个国家工业国力作为支撑的。在1943年,经过2年血战的纳粹德国,国力已经有了相当大的消耗,已经和当年全盛时期不能相提并论了,而对手的苏联也不能与昔日的波兰和法国同日而语。此时的德国国力,其实早已无法对苏联再实施任何完美的闪电战战术,在“城堡”作战中,德军无法做到战役突然性和战术攻击性两全就是明证。
直到6月底,德军才在库尔斯克集结完毕。其装甲部队大约是当时整个苏德战场一线战场上所能动员的75%左右(约2600—2700辆),在战役爆发后,还有1个连的虎式和一个装甲师陆续加入。在整个“城堡”作战中,德军共分为两个攻击方向,北面是莫德尔指挥的第九集团军、第二集团军(一部),突击力量是753辆坦克和自行火炮,其中“虎式”31辆、“费迪南”89辆、“灰熊”45辆;南部则是主攻方向,是由曼施坦因指挥的第四装甲集团军、“肯普夫”战役集群及第二集团军一部,突击力量是1508辆坦克和自行火炮,其中“虎式”102辆、“黑豹”200辆。
7月4日,沉寂了一百多天的俄罗斯大地被炮声所震撼,史上最大的坦克决战——库尔斯克战役爆发。德军从南北两个方向气势汹汹地向苏军防御阵地杀来,企图将苏军切断合围在库尔斯克。在战役开始,德军一改昔日的攻击方式,反而模仿起苏军的惯用战术:先以工兵和步兵在炮火支援下突破阵地,摧毁反坦克炮并清除雷场,然后再将装甲主力投入战场。这样他们就可以保证坦克在开战初期避免不必要的损失,并且能够完整地进入敌方纵深并扩大战果。
在北面战场20公里宽的正面上,莫德尔指挥的6万德军在400辆坦克和自行火炮的带领下,像一道装甲洪流般涌向苏军阵地。“虎式”和“费迪南”对于苏军的炮火毫不在意,然而却未能很快通过苏军防线。事实证明,苏军的防御战术生效了:众多的反坦克地雷阻挡了德军坦克前进的步伐,而后方的重炮则对陷入雷场的德军装甲部队不断开火,而德军步兵也被机枪和迫击炮封住了去路,等德军好不容易在雷场中开辟了4条通道之后,又被苏军快速设障分队所阻挠,这些勇敢的战士一边用燃烧瓶和手榴弹袭击德军坦克,一边就在德军坦克履带前布雷。
这种无畏的攻击方式,对没有反步兵装备“费迪南”威胁尤其大。苏军的纵深防御招招克敌,使得德军的装甲突击进展缓慢,鏖战了一日付出不小伤亡之后,北部的德军才正面突破了6—8公里,然而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又是苏军第二道防线。
在北面德军陷入苦战的时候,5日曼施坦因指挥的南方集团军群也向北发动猛攻。密集的装甲队形,就像堵钢铁之墙一样,恶狠狠地压向苏军阵地。一开始,德军坦克技术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他们在2200米的距离上一举击毁了苏军为数不多的坦克,但接下来却在苏军防御阵地前遇到了麻烦:和北面德军一样,他们仅前进了3公里就陷入了苏军地雷阵,被苏军的炮火尤其是76毫米火炮打得抬不起头。直到10个小时之后,才在以损失了36辆“黑豹”的代价冲了过来,突破了苏军的防线。在这一天,德军动用了上千辆坦克和自行火炮,在付出了300辆左右的代价之后,仅仅是突破了苏军第一道防御线,抵达其第二道防御线。
7月4日和5日的战斗,是整个库尔斯克战役的缩影。的确,德军的坦克,尤其是重型坦克在整个战役中对苏军坦克拥有压倒性优势,但是苏军实现构筑好的多层次、大纵深的防御体系,却给他们带来极大的麻烦。在战役中常常出现这样的情况:
德军在重型坦克的带领下发动突袭,但在苏军阵地前沿就会陷入反坦克雷场,而他们一旦为了躲避地雷降低坦克速度,就受到苏军炮火的猛烈的打击,甚至在战斗中出现过“费迪南”被榴弹炮直接击中舱门,整个被炸得粉碎的情况。如果德军步兵或者工兵试图前进开辟坦克通道,则受到苏军预设的机枪和迫击炮的攻击。这种场面在整个库尔斯克战役中不断重复。虽然德军战功赫赫,不断大量歼灭苏军坦克,然而自己也在进攻中消耗殆尽,在突破了10—20公里之后往往就损失了大量重型坦克,无法继续扩大战果。而苏军虽然付出了惨重的人员代价,但仍然依靠大量坚固的大纵深阵地、密集的雷场和庞大的战略预备队,在没有特别有效的反坦克武器的情况下,有效地迟缓了德军的装甲突击,使得德军攻击无法达成任何战略目标——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德国的装甲闪电战战术,实际已经被苏军用纵深防御破解。

普罗霍洛夫卡坦克大决战

在库尔斯克战役中,最让后人津津乐道的,就是在7月12日爆发的普罗霍洛夫卡之战。这场遭遇战,以史上最大的坦克会战而闻名——在这一天,苏军近卫第五坦克集团军,在这里遭遇到了从南面和西南面奇袭过来的德军党卫军第二装甲军和第三装甲军。苏军在普罗霍洛夫卡西南展开,共有858辆坦克和自行火炮,而德军则共有坦克、自行火炮816辆(部分在修),足足1600辆坦克在此捉对厮杀,书写了战史上永恒的传奇。
早上8时,苏军在炮火准备之后,发出“钢铁、钢铁、钢铁”的信号,300辆苏军坦克,沿铁路线向 “希特勒”师率先发动猛攻。而德军凭借“虎式”88毫米坦克火炮的威力,不断在800米距离上击中苏军坦克。而苏军则依靠数量的优势,不断蜂拥过来,迫使德军坦克且战且退——在付出30辆坦克的代价之后,苏军得以迫近,在近距离上击毁虎式。随后,战斗在普罗霍洛夫卡各处展开,德军在士兵娴熟的技术和出色的装备火力下,不断给予苏军坦克重大杀伤。而苏军以大量的牺牲为代价,冲到德国坦克面前抵近射击,也不断给德军造成减员。在战斗中,德军坦克最开始占尽优势,在开阔地上不断远距离击毁苏军坦克,然而他们的乐观并没有持续太久,苏军坦克就像“不要命的疯子”一般冲了过来,尽管他们不断后撤想要拉开距离,但是源源不断的苏军坦克不断逼近开火,仅一个连就有5辆“虎式”被击中起火,而其他的德军坦克也都不同程度受损!
虽然德军在作战上占据优势,但是长时间的作战带来的疲劳和弹药的损耗却无法得以弥补,到了中午的时候,苏军又投入了第二梯队共100多辆坦克。德军在这时已经无力再战,在一半战车丧失战斗力之后,不得不撤出了战场。战斗过后,双方的坦克残骸布满普罗霍洛夫卡原野,天空弥漫着黑色的硝烟、大地上遗留着燃烧钢铁,就像整个苏德战争的火与铁浓缩到这里一般。
在普罗霍洛夫卡之战中,苏军损失了280辆坦克和自行火炮,德军损失了约150辆,虽然付出了重大代价,但是苏军却挫败了德军奇袭普罗霍洛夫卡的企图,而且更关键的是,德军为数不多的“虎式”大量损耗,而后续又很难补给上,苏军的数量优势,最终开始显现威力。胜利的天平,已经慢慢开始向苏军倾斜了!

大纵深的最终胜利

在普罗霍洛夫卡战后不久,整个德军已经对库尔斯克战役胜利失去信心,除了曼施坦因一个人固执地认为胜利在望,只差最后一把劲之外,没有人还觉得这场战役有打下去的意义了。随即,希特勒以盟军在意大利登陆需要支援为理由,将党卫军的装甲师调走,在事实上中止了“城堡”——也就是库尔斯克战役。
此刻的德国装甲军必须面对一个残酷的现实:他们最精锐的部队、最精良的武器、最杰出的指挥官和最拿手的装甲战术,在已经成长起来的苏军面前,再也无法取胜了。经过德国装甲军这个最好的“教练”两年多的“悉心栽培”,苏联装甲军已经成长为一个让人胆战心惊的强大对手。虽然他们仍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通过库尔斯克战役,他们向世人展现出了苏式大纵深装甲作战理论的巨大威力:防守时,他们可以抵挡住世界上任何一支装甲军的攻击;而在反攻时,他们又能用钢铁洪流淹没任何一个对手。库尔斯克战役之后,德国装甲军就一步步走向了没落,而苏联装甲军还刚刚开始向巅峰进取。而他们库尔斯克的手下败将德军,则在1944年的阿登反击战中,用了很多苏军的作战经验,在油弹双缺的情况下,狠狠地“教育”了一番西线盟军的装甲军,间接让英美领教到了苏联装甲军的可怕威力。其后果就是,在整个冷战之中,用大纵深作战理论武装起来的苏联坦克洪流,一直是北约最大的梦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