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士大夫翁同龢:超越忠君报国的局限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 作者:罗山 | 发布时间: 2016-01-28 | 5553 次浏览 | 分享到:
闲居中,他写下这样的诗句自况:“谁知瓶隐庐中客,别有江湖浩荡天。”这既是翁同龢晚年心境的写照,也是他跌宕一生的缩影。
原载于《国家人文历史》2016年第3期,作者:罗山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1904年仲夏,常熟城内的翁家宅院中,一位古稀老人在笃病中长逝。十余天后,上海的《申报》在边角刊登了一篇名为《老成凋谢》的几十字短文。至此,世人方才知晓了翁同龢的死讯。此时,距离翁同龢开缺回籍已有6个年头。自戊戌政变事发之后,他被判“即行革职,永不叙用,交地方官严加管束,不准滋生事端,以为大臣居心险诈者戒”,直至去世,这项严厉的处分仍没有撤销。而据《申报》描述,翁同龢“弥留时,犹口吟感怀绝句一首,激昂慷慨,犹有心存君国之思焉”,令人唏嘘不已。

翁同龢是一个复杂的人。一方面,他全力支持慈禧的垂帘听政,因而备受西太后赏识。同时,他又被视为当之无愧的帝党领袖,推动光绪皇帝变法,却在戊戌变法刚刚开始的时候被判罢官归乡。他参与了中法战争、甲午战争的决策活动,坚决主战,反对马关议和与割让台湾,指斥时政,一时震动朝野。然而,在此后数十年,每每有文人学者将甲午战争的发生、失败及其严重后果的责任全归之于翁同龢。他与一众清流旧友一样,倾向“平和稳妥”的政治改革,宋明理学为本,泰西新学为用,却参与了激进变革传统的戊戌变法,招致了戊戌政变后以康党罪名惨遭革职,晚年不得不仔细修改日记,希望将一切与康有为有关的痕迹抹去,为后世的历史学家留下了一个个考据的疑点。翁同龢的政治生涯集内外矛盾于一身,虽然努力缓解,却最终为矛盾所撕裂。士大夫的传统价值观,使得翁同龢在近代中国社会变迁中超越了忠君报国的局限,成为理性良知的维护者和变法维新的推动者。他虽然未必处处与时俱进,却是处处染上了时代的烙印。戊戌变法时,翁同龢作为公开支持维新的朝臣,横遭贬斥,最终孤老珂里,不啻是以行动完成了传统知识分子的一次绝唱。

全力支持慈禧二度垂帘

1830年,翁同龢出生在著名的常熟翁家。父亲翁心存是咸丰、同治两朝的大学士,早年任上书房总师傅,是咸丰帝、恭亲王奕䜣、惠郡王绵愉的师傅,晚年入值弘德殿,侍读同治,历任工部尚书、户部尚书、体仁阁大学士。兄同书、同爵也都是一时名臣。翁同龢生于官宦之家,传承家学渊源,饱读经史,又得父兄荫庇,自然顺风顺水。1856年,26岁的翁同龢高中状元,春风得意,顺利跻身政坛,随后先后担任同、光两朝帝师,并授为军机大臣,兼任总理衙门大臣,历任学政,乡会试正副考官,工部、刑部、户部尚书,协办大学士,都察院左都御史,国子监祭酒等职位,言行举止“动观朝局”,成为备受朝廷倚仗的肱股重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