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青的三次流泪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 作者:杨银禄 | 发布时间: 2015-12-30 | 7673 次浏览 | 分享到:
江青应该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但她同时又好哭,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但我在她身边工作的几年里,有三次看到她真诚地伤心流眼泪。
江青应该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但她同时又好哭,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但我在她身边工作的几年里,有三次看到她真诚地伤心流眼泪。

一、为程砚秋流泪
1968年11月份的一个晚上,北风嗖嗖地吹摇着无叶的柳枝,天空中飘撒着零星雪花。江青吃过晚饭,叫我打电话给姚文元,“文元同志,一会儿,江青同志到17号楼去看电影,如果你有时间,想看的话,江青同志请你跟她一块看,如果没有时间,不想看的话,也不要勉强。”

姚文元问:“江青同志今天晚上看什么片子?”

“我也不知道,她去了,你们一起定吧。”我回答。

这天晚上刮着小北风,下着小雪,气温比较低。大约九时左右,江青坐着她的大红旗轿车先于姚文元到达17号楼礼堂,警卫员帮助她脱掉大衣,摘掉帽子,解掉大围脖儿,挂在衣架上,她坐在专为她布置的沙发上,护士过去把她的两条腿搭放在沙发前的软脚垫上,把一条毛巾被从她的胸部盖到脚部。

江青刚刚坐定,姚文元就进了礼堂,疾步走到他习惯坐的座位上。按座次排位,姚文元与江青中间还空着一个座位。江青指着那个空位说:“今天晚上,伯达、康老、春桥同志都不来了,文元同志过来坐,坐近点好说话。”姚文元在江青面前是一个非常听话的人,听江青一说,马上起身挪了一个座位,挨着江青坐下。

江青问:“文元同志,你想看什么呀?”

姚文元礼貌地说:“江青同志想看什么我就看什么,我随你。”

江青就不客气地说:“我想看程砚秋唱的《荒山泪》,你看好不好?”

姚文元说:“好好好,就看《荒山泪》。”并回头对江青的警卫员说:“大周,今天晚上看《荒山泪》。”

在江青与姚文元商量看什么电影的时候,服务人员端上了热茶水,拿来了热毛巾。

姚文元和江青会见外宾(资料图)

两位放映员李云峰、康玉和,技术娴熟,工作细致,不怕麻烦,他们把江青经常看的影片码放得井井有条,说要看哪一部,马上就能取出来,上机,开始放映。老李、小康听到说“看《荒山泪》”几个字,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开始放映了。

一开始,江青与姚文元时不时还说什么话。放映到10分钟左右的时候,江青一言不发了,摇头晃脑地看得津津有味。当放到半个小时的时候,她就拿起放在茶几上的毛巾,开始擦眼泪。

聪明又不解的姚文元,探过头去对江青说:“你如果看这部片子不愉快,就换一部别的片子看看吧。太伤心了,对你的身体不利。”

江青听到姚文元关心的话以后,连脑袋都没有转动一下,就说:“不要紧,我要看,看完它。”

室外的风刮得越来越大了,室内看电影的主人的热情越来越高,越来越入戏、入情、入景了,江青的眼泪流个不停,用过的毛巾扔了一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