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如何书写汪东兴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 作者:解玺璋 | 发布时间: 2015-12-24 | 4319 次浏览 | 分享到:
有的人,盖棺即可论定;有的人,未盖棺或已论定;另有些人,盖了棺也未必能够论定。汪东兴就属于后面一种。

文|解玺璋
《国家人文历史》2015年9月下

有的人,盖棺即可论定;有的人,未盖棺或已论定;另有些人,盖了棺也未必能够论定。汪东兴就属于后面一种。

新华社所发消息,称他为“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已经是一种论定。但历史如何书写他,实际上还是一桩悬案。

亲密关系从这里开始

对汪东兴来说,这一生最重要的,是遇到了毛泽东。因此,历史对他的书写,不可避免地要和毛泽东纠缠在一起。1916年1月,汪东兴出生在江西弋阳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少年时期就参加了方志敏领导的农民暴动,任弋阳县河潭乡儿童团团长。1932年,他加入共产党,随后参加了方志敏等人创建的红十军。1933年初,随红十军转入中央苏区,在红一方面军历任排长、政治干事、连政治指导员、特派员、大队政治教导员、团总支书记等职,参加了第四、第五次反“围剿”和二万五千里长征,到达延安。1947年3月调到毛泽东等中央领导身边担任警卫工作以前,他是康生、李克农领导的中共中央社会部的工作人员,担任过第三室副主任、第二室主任等职。

1947年3月18日,中共机关和群众撤离延安当天,汪东兴接到命令,“马上带领中央警卫团团长刘辉山、中央社会部治安科慕丰韵和一个骑兵分队立即由枣园到王家坪执行保卫毛主席和周副主席撤离延安的任务”。

1947年6月,陕北王家湾。由左至右:王荣(毛泽东警卫员),龙飞虎,王鹤寿(周恩来警卫员),汪东兴,郭仁(任弼时警卫员)
汪东兴后半生与毛泽东不离不弃的亲密关系,就是从这里开始的。有一个流传甚广的故事,说明毛泽东对汪东兴最初的信任是如何建立起来的,但这个故事不像有些传言所说发生在撤离延安当天,而是在离开延安两个半月后,从王家湾撤离的时候。汪东兴在1947年6月7日的日记中生动记述了当时的情景。当时的形势很严峻,刘戡的部队正自青化砭,经安塞,直向中央机关所在的王家湾扑来,行进速度很快,午后已抵达离王家湾只有二十里的平桥地区,周恩来、任弼时等都请毛泽东马上离开这里。汪东兴接下来写道:

毛主席笑着对周副主席说:“不要急,不要慌,我要看到敌人才走呢!”

任弼时同志着急了,对主席说:“你别的意见我们都照办,就是这个意见不能办,你得听支队的安排,马上走!”

毛主席不紧不慢地说:“敌人急着消灭我,我不着急。要走,你们先走,我看到敌人再走也不迟。”毛主席点着一支烟,踱出窑洞,向远处望着。

周副主席、任弼时、陆定一同志看主席决意不走,马上召集我们商量对策。大家决定先派罗青长同志骑马去把支队各大队人员追回来改向西走,既然主席要看到敌人再走,不让看恐怕是不行的,能不能找个人替主席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