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痛的向日葵 梵高的能量之花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 作者:黄薇 | 发布时间: 2015-12-24 | 5596 次浏览 | 分享到:
“我需要太阳把内心的寒冷驱散,使我的调色板燃烧起来⋯⋯我现在正以马赛人吃蒸鱼的热情拼命画画,当你听到我画的是一些高贵的向日葵的时候,会不会感到惊讶呢?未经粉饰的铬黄燃烧在蓝色的背景之上,从孔雀绿到品蓝。” ——梵高

⋯⋯被枪伤折磨了两天后,梵高离开了这个世界,他留下遗言:“悲伤将永恒。”

1898年,住在南太平洋塔希提的高更,请巴黎的朋友给他寄来一些向日葵籽,栽种在花园里。此时他已决意与文明社会永别。1901年,高更逃到更偏僻的马贵斯群岛,身体状况非常糟糕,赤贫依旧,离去世还有2年。他在这一年也画了2幅静物《椅子上的向日葵》,有人说他也许想起了梵高,像是一种遥远的致敬。

梵高的向日葵在20世纪大获成功。他在创作之初就反复对弟弟提奥念叨,“我不想将眼前所见原模原样地画下来”;“相反,我用色随意,为的是更有力地表达自己”;“我想这样画画⋯⋯凡是长了眼睛的人都能理解得了。”这种感性主观的用色造型直指人心,对现代绘画影响极大。即使被摘下插在瓶中,他的向日葵仍难掩绚烂、蓬勃、强悍,如同一个寂寞心灵的巨大回声,一种对尘世幸福的热烈渴望。
(参考资料:《梵高传》《蒋勋谈梵高之美》《高更与凡高的南方画室》《关于梵·高<向日葵>的审美解读》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