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痛的向日葵 梵高的能量之花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 作者:黄薇 | 发布时间: 2015-12-24 | 5597 次浏览 | 分享到:
“我需要太阳把内心的寒冷驱散,使我的调色板燃烧起来⋯⋯我现在正以马赛人吃蒸鱼的热情拼命画画,当你听到我画的是一些高贵的向日葵的时候,会不会感到惊讶呢?未经粉饰的铬黄燃烧在蓝色的背景之上,从孔雀绿到品蓝。” ——梵高

4幅静物画《向日葵》,都是剪下来未插瓶的,厚重的油彩与扭曲的线条完全不同于过去常规的静物画,而能感受到花朵背后强烈的个人情感。

巴黎两年,是梵高脱胎换骨的两年,不过他最后选择离开,也是不愿总在印象派后面亦步亦趋。他说自己想去非洲,因为德拉克洛瓦就是在那儿找到自己的色彩,“我需要太阳把内心的寒冷驱散,使我的调色板燃烧起来⋯⋯画家劳特累克建议梵高不用走那么远,去罗讷河旁的阿尔就能如愿以偿,“它是画家的天堂”。

18882月,追逐阳光的梵高来到法国南部的阿尔市,很快成了当地人口中“红头发的疯子”。大自然饱满而丰富的色彩让他迷醉,他每天从早到晚狂热地作画,其他什么也不想。梵高在3个月内画了190幅画,几乎是他在巴黎作品的总和。阿尔时期的梵高,艺术激情喷涌而出,他的才能完全表露出来,奠定了个人成熟的风格。

为高更的友谊之作

梵高南下阿尔,与画家高更也有关。188335岁的高更辞去证券经纪人的高薪工作,一举投身前途未卜的画家行当,为此尝尽人间辛苦。他的艺术和其本人一样叛逆,属意“没被文明污染”的原始之美,曾远涉重洋到过巴拿马、马提尼克岛,记录当地的风土人情。188711月,梵高参加了巴黎的一个画展,两人由此相识,还彼此交换过作品。高更当时就关注到梵高的向日葵,挑选了两幅,梵高则谦虚地只收下高更一小幅马提尼克时期的作品。

他们都曾深受印象派的影响,又都不满足于此,要从中走出来开创自己的新路。梵高一直憧憬建立“南方画室”——一个画家们共同绘画、交流切磋的乌托邦团体,高更是他最先考虑的人选。18886月,他向高更正式发出邀请,还附上50法郎的路费。此时高更正在布列塔尼贫病缠身,但自尊心强的他一直拖到6月底才回复:接受邀请,不过行期未定。

梵高等他到来期间,兴致勃勃地准备起来,一再给朋友写信讲述自己如何用心布置“黄房子”里高更的房间。“我打算用一组画来装饰工作室,诚挚期待高更与我同住于此,没有什么比大朵大朵的向日葵更为合适。”在法国南部,大片的葵花田随处可见,明黄色的花朵仿佛在阳光下灿烂燃烧。在梵高眼中,这种花也是友谊的象征,温暖,慷慨。

18888月短短一周内,他创作了4幅充满生命力的《向日葵》,都是尺寸大小相近的古典长方形构图。花盘中间的葵花籽,梵高用笔触不断堆叠,看原作时感觉像是浮雕。只有花蒂与茎秆是绿色的,有时加一点粗黑线条,显得更加顽强。

现藏伦敦国立美术馆的《15朵向日葵》,是这一系列中最出名的一幅,印着这幅画的明信片销量超过该馆其他任何画作。另一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