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能帝师 下为泼皮 文人董其昌的市井气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 作者:国家人文历史 | 发布时间: 2015-12-22 | 4907 次浏览 | 分享到:
不畏强权,寄情山水说文论道,董其昌俨然一个遁世脱俗的高雅文人,却摆脱不了贪财好色,欺榨乡民,干预司法的乡宦陋习。艺品与人品分裂至此,使他成为中国古代历史上一个复杂而真实的人格案例。

文 | 周冉
《国家人文历史》2015年12月下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董其昌是明代官阶最高的画家,自万历十七年(1589年)中进士后,历经万历、天启、崇祯三朝,官至礼部尚书,加封太傅。入仕31年,他屡次因各种原因赋闲在家,或被排挤出京,或因病归里,或逃避党祸。大部分时间从事书画创作鉴赏、研究禅学,或游历山河,交友论道。他的书画成就和理论在当朝就备受追捧,此后又影响中国百年。

不畏强权,寄情山水说文论道,董其昌俨然一个遁世脱俗的高雅文人,却摆脱不了贪财好色,欺榨乡民,干预司法的乡宦陋习。艺品与人品分裂至此,使他成为中国古代历史上一个复杂而真实的人格案例。201511月嘉德秋拍上一件董其昌的水墨作品《疏林茅屋图》以6900万人民币成交,成为今年古书画拍卖中的少有热点。我们在关注艺术的同时,不妨多花点笔墨研究一下这位充满市井气的多变才子。

官场明哲保身

董家先祖曾在朝中为官,到董其昌这一辈已家道中落。董父严格限制儿子的其他爱好,在其严令督促下董其昌13岁就得中童生,但两次参加乡试都名落孙山。董其昌31岁时还屈居平湖一代以教授私塾为生,生活清苦。为了排解郁闷,他开始接触禅学,与友人结成陶白斋文社,追慕陶渊明、白居易风骨,夜夜对酒当歌,俨然一介狂生。

万历十六年(1588年),董其昌第三次赴南京参加乡试,终于考中,因文采超群,得到王世贞的赞赏。次年,35岁的董其昌赴北京参加会试中进士,入翰林院为庶吉士,正式踏入仕途。明代有六科庶吉士,一般为期三年,期间由翰林内经验丰富者为教习,授以各种知识,3年后举行考试,成绩优良者分别授以编修、检讨等职,正式成为翰林,称留馆,其余则为给事中、御史,或出为州县官,谓之散馆。

万历二十二年(1594年),董其昌任翰林院编修后成为皇长子朱常洛的讲官。5年后群臣请立皇太子,遭到神宗斥责,董其昌受牵连被排挤出京,调任湖广提学副使,刚开始他还称病不去就任。两年后,他在湖广提学副使任上得罪当地势家,对方怂恿生员捣毁学政公署,董辞职归乡,明神宗慰留,直至半年后回到松江。此后朝廷先后任董其昌为山东副使、登莱兵备、河南参政等职,他均推辞不去赴任。

明泰昌元年(1620年)光宗朱常洛即位,思念旧讲官董其昌,下旨召他为太常少卿,但光宗一个月后驾崩,董其昌没来得及赴任。天启皇帝登基,因先帝优恤旧臣的遗命,擢升董其昌为太常寺卿、侍读学士,同年兼任纂修官,参加编纂《神宗实录》。

天启五年(1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