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少奇冤案:曲折的平反之路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 作者:盛平 | 发布时间: 2015-12-21 | 21951 次浏览 | 分享到:
刘少奇冤案的平反并非一帆风顺。以思想解放著称的1978年11月的中央工作会议和12月的三中全会,会议讨论时也只是说到不存在另外一个以刘少奇为首的“资产阶级司令部”。这是会议的底线。中央工作会议上各个分组提出了很多应当平反的冤假错案,但因为刘少奇案件太大,牵扯面太多,涉及许多重大政治问题,许多人认为提出这个问题的时机还不成熟,因此在会上极少有人提出为刘少奇平反。

《国家人文历史》2015年4月下,篇幅所限有删减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刘少奇冤案是党的历史上最大的冤案。据最高人民法院1980年9月统计,因刘少奇冤案受株连被错判的案件多达22053件,涉及2.8万多人。刘案案情复杂,直接关系到八届十二中全会通过的决议正确与否,关系到对“文革”的评价,关系到毛泽东的一系列论断和决策正确与否。1976年10月粉碎“四人帮”后,在大局未稳的情况下,刘少奇仍然作为反面人物,继续受到批判。

1977年8月党的十一次代表大会对刘少奇问题的提法仍然与九大、十大一致:“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粉碎三个资产阶级司令部的斗争,清楚地表明,刘少奇、林彪、王张江姚‘四人帮’这样的死不改悔的党内走资派,的确是复辟资本主义的主要危险。”“我们党相继打倒刘少奇、林彪和‘四人帮’这些死不改悔的走资派,有力地证明资产阶级在我们党内的代表人物总是要失败的,我们党不愧是久经考验的政治上成熟的无产阶级政党。”

三中全会没有为刘少奇平反

刘少奇冤案的平反并非一帆风顺。以思想解放著称的1978年11月的中央工作会议和12月的三中全会,会议讨论时也只是说到不存在另外一个以刘少奇为首的“资产阶级司令部”。这是会议的底线。中央工作会议上各个分组提出了很多应当平反的冤假错案,但因为刘少奇案件太大,牵扯面太多,涉及许多重大政治问题,许多人认为提出这个问题的时机还不成熟,因此在会上极少有人提出为刘少奇平反。

于光远在《我亲历的那次历史转折——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台前幕后》一书中写道:

在11月25日开(中央工作会议)第三次大会前夕,各组提了许多重大案件要求中央处理,对许多尚未平反的冤假错案也要求解决。在中央常委听取各组召集人汇报时,邓小平说:“大家提的问题要解决。六十一人的问题要解决,杨尚昆、陶铸的问题要解决,但是提出的问题不能全部解决。”与会者心中有数。比如刘少奇根本没有什么“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问题,华国锋在中央工作会议开幕会上肯定历次路线斗争时就包括第九次路线斗争——对刘少奇“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斗争,而这种说法是写进了十一大政治报告中的。估计这个中央工作会议乃至会后举行的三中全会都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因此各组讨论时也只是说到不存在另一个以刘少奇为首的“资产阶级司令部”的问题。

华国锋、叶剑英、邓小平在12月13日中央工作会议闭幕式讲话中,都没有谈到刘少奇的问题。刘少奇冤案的平反,仍然任重道远。

从秦城接回王光美

1978年12月22日,中央组织部根据胡耀邦的指示做出决定,王光美被释放出狱。

据王光美回忆:“那时,我没有家可回。出狱那天,我被有关方面直接送到了厂桥的中办招待所。孩子们马上赶来厂桥见我。他们告诉我,这里是‘两个凡是’那几个人掌管的地盘,可住不得啊,应该住到中央组织部长胡耀邦分管的地方,这样才安全。经过耀邦同志的过问,我便搬到翠明庄的中组部招待所去了。那时,我一身是病。耀邦同志十分关心,又送我到医院去治病。”(高建国:《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新华文摘》1998年第11期)

造化弄人,1946年翠明庄是军调部中共代表团的驻地,是王光美走上革命道路的第一站。

1979年1月27日是农历大年三十,中组部派人接王光美去人民大会堂参加春节联欢。在刘源和万里的儿子万伯翱、万仲翔搀扶下,王光美走进人民大会堂。这是时隔多年以后,王光美第一次公开亮相。1月28日春节,《人民日报》报道了王光美出席春节联欢会的情况。

3月,中央组织部经过审查,对王光美的所谓问题做出结论:“王光美同志政治历史清楚,没有问题。”随后,中共中央决定结束对王光美的审查。

6月5日,在胡耀邦的安排下,王光美在全国政协五届二次会议上被增补为政协委员。6月16日,《人民日报》刊登了王光美与其兄王光英在政协会议上的照片。这是她在春节联欢晚会上露面之后,首次参加重要的政治活动,更加引起国内外各界人士的关注。11月,王光美任中国社科院外事局局长。

赞许《人民日报》造势

王光美出狱后急于为屈死的丈夫刘少奇申诉平反。胡绩伟和《人民日报》编发了王光美在翠明庄写的申诉材料,经胡耀邦批转给中央领导。

十一届三中全会前,《人民日报》总编辑胡绩伟经常向胡耀邦请教、联系工作,两人来往甚多。“二胡”为他人仗义执言,在老同志中间是出了名的,他们推动了一批老同志冤案的平反,例如陶铸和陆定一。

在中央为刘少奇正式平反之前,《人民日报》在胡绩伟和秦川的组织下,影印出版了几千册延安时期党中央编印的《整风文献》。为了找到延安原版《整风文献》,秦川千辛万苦,最后在中宣部图书馆寻到1949年新华书店重印本。书中有刘少奇的《论共产党员的修养》,该文在“文革”中被批为“黑修养”,在全国家喻户晓。

《人民日报》的这个举动得到胡耀邦的赞许支持。胡绩伟后来回忆:

记得当我把报社重印的《整风文献》送给他时,我说:“我们买了一台影印的机器,为了试一试这个机器的效能,我特别选了《整风文献》,印出来的效果很好,比延安时期的老版本漂亮多了。”他看了看目录,把少奇同志的《论共产党员的修养》翻了一翻。对于应该很快为少奇同志平反,我们都心照不宣,他高兴地说:“你真鬼!”这三个字对我是很大的鼓励。当时,有的权威人物批判我“胆大妄为”,我也满不在乎了。(胡绩伟《胡耀邦与人民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