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夺嫡与曹雪芹家族的命运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 作者:张瑞龙 | 发布时间: 2015-12-21 | 3270 次浏览 | 分享到:
​曹家以包衣身份侍候爱新觉罗皇族总共长达约一个世纪,他们在后金的辽东时期先担任家奴,接着成功转型成在江南专门承办御用事物的织造,最终则以革职抄没之结局归于卑寒。



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

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成就千秋帝业的康熙帝第三次南巡,曹寅不仅奉命在途中接驾,皇帝还驻跸其江宁织造府,曹寅的嫡母、当年康熙帝的保姆孙氏且获皇帝特赐御笔亲书“萱瑞堂”三大字。在康熙帝的六次南巡中,有四次由曹寅在江宁接驾。康熙四十五年,曹寅长女曹佳氏更被康熙皇帝指婚给平郡王纳尔苏并完婚,这很可能是第一位出身汉姓包衣之嫡福晋。这一婚事对扩展和提升曹家的亲谊网络产生了重大影响,因纳尔苏嫡子福秀娶永寿(明珠孙)长女,福秀妻的五位妹妹又分嫁傅恒、希布禅、弘庆、弘历、永;此前曹寅之妹嫁给讷音富察氏之傅鼐(官至刑部尚书兼理兵部),曹家于是与叶赫纳兰氏、辉发纳喇氏、沙济富察氏等八旗势族甚至乾隆皇帝等宗室成为远亲。四十八年,曹寅次女嫁给某侍卫(后封王)。这些姻娅关系让曹家因此攀鳞附翼,从所谓的“包衣下贱”跻身八旗上层社会。

此外,随着在江南势力的根深蒂固,曹家还积极与苏州织造李家和马家、杭州织造金家等织造家族联姻,创造出类似《红楼梦》中“备记风月繁华之盛”的家庭背景。康熙四十五年,皇帝命人传谕曹寅说:“三处织造,视同一体,须要和气,若有一人行事不端,两个人说他,改过便罢,若不悛改,就会参他。”而这恰与《红楼梦》中的贾、王、薛、史四大家族相呼应,正所谓:“这四家皆连络有亲,一损皆损,一荣皆荣,扶持遮饰,皆有照应的。”曹家的声势到曹寅时达至巅峰,其盛况正似《红楼梦》中所说的“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

曹寅死后,曹颙、曹頫虽又相继接任江宁织造至近15年(康熙五十二年至雍正五年,1713年-1727年),但曹家已开始走向败落。康熙末年的诸王夺嫡之争,与雍正登基后的清算,无疑也是曹家走向败落的重要外部因素。由于江南三织造对皇室宫廷和皇帝个人的特殊作用,雍正即位后随即对先帝江南织造的旧班底进行清理,并代之以自己的亲信。雍正元年正月,任苏州织造长达30年(康熙三十二年至六十一年)的李煦,成为三织造中首位被整肃者,被革职,抄家,后被控党附八王爷胤禩,遭流放至死。雍正五年,任杭州织造二十余年的孙文成因年迈被解职,江宁织造曹頫亦因遭弹劾去职。被康熙皇帝“视同一体”的江南三织造至此全部换届。

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当年曹寅用心经营的与八旗势族姻娅之亲,也多因雍正与允禵的斗争而遭清算。雍正四年,曹寅长女婿纳尔苏被以“在西宁军前贪婪受贿”的罪名,遭革爵、圈禁,实际上则因与允禵夺嫡密切相关。也是在这一年,作为“雍邸旧人”且当年与雍亲王“骖乘持盖,不顷刻离”的曹寅妹夫、曹頫姑丈傅鼐也因不愿对允禵落井下石,亦遭革爵、圈禁。此外,与曹家关系匪浅的叶赫纳兰氏(明珠娶阿济格第五女,其次子揆叙之孙女嫁曹雪芹的二表哥福秀)揆叙当年挟巨赀大力支持胤禩(明珠侄女惠妃之养子)、胤禟与胤祯党,揆叙次子永福还娶胤禟之女,长子永寿之妻更拜胤禟为干爹。雍正即位时,揆叙虽已先卒,但仍被清算,雍正帝自言与揆叙有“不共戴天之恨”,并在揆叙的墓碑分刻上“不忠不孝柔奸阴险揆叙之墓”等字,以昭永久。